爱生活,爱CP,就是不爱搞对象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51

第五十一章


伍岳拎着乌石强一直走到了露天甲板的最边缘,把人往前头一扔,便皱着个眉头用雷州话问道:“乌石强,你怎么来的?”


“我跟徐少爷和柳少爷来的啊。”乌石强站直了身子,骄傲的仰起头来,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学着谭小飞的样子,一手在伍岳拎过的地方扫了几下像是掸灰尘似的。


伍岳见到乌石强这个样子,是顿时万分讽刺的冷哼了一声。就乌石强这种人,死了不都不可惜,谁让他眼瞎呢。


“老虎,你现在怎么混得这么惨啊?”乌石强指着伍岳幸灾乐祸的嘲笑,颇有种小人得志的感觉。


伍岳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乌石强,最终意味不明的摇了摇头。这人算是彻底完了,那间沙龙里现在坐着的,是跟他们完全处在两个世界的人,如果他们是天边的云,那么他们就是地里的泥。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那个叫Kris的人既然会把乌石强这种臭虫一样的人物带到这里来见纳文少爷,肯定是有所图,而且还所图不小。就像当初黎杰明明一个正局级的干部,却在他的面前装尽了孙子,他以为黎杰是真的怕他、佩服他,却不知道实际上人家是为了要夺走他努力拼搏得来的一切。


他也是吃了大亏,才明白这个道理的……


“老虎,来来来,你过来我问你个事儿。”乌石强姿态摆得特别高,对伍岳随意的招招手,跟叫狗似的。乌石强现在是彻底反应过味儿来了,害怕的那股子劲儿也过去了,心说老虎现在已经不是过去海康说一不二的雷老虎了,他不过就是个保镖罢了。用人家韩先生的话来讲,就是年过半百的保镖,人家纳文少爷敬老才收留的旧人。


老虎已经是昨日黄花了,而他,才是蓄势待发的明日朝阳,那他还有什么可怕的啊。


“里头那几个人的身份,到底是几个意思啊?我怎么瞧着这么厉害呢!”乌石强问道,他以前也见过一些家里衬个几亿资产的富二代什么的,反正也就那样吧,也没看牛逼到什么地步,还是跟普通人一样的过日子。


“纳文少爷是我在泰国的时候就跟着的老大。”伍岳觉得这事儿也没什么不可说的,反正乌石强迟早也会知道:“他出身费格南黑帮世家,那是一个很了不得的家族,整个东南亚的毒品和走私基本都被这个家族垄断。纳文少爷在家族里排行第十三,主要负责费格南家在里中国南海这边的走私生意。”


整个东南亚地区,中国是最大的走私市场,一年的净利润就可以约等于其它地区加起来的总和。而南海这片海域,是东南亚去往中国的风水宝地,所有的交易几乎都在这里完成。这么一大片的海都归给了纳文去经营,足可见纳文的手段在众兄弟之中到底有多厉害……如今能跟纳文拼一把的,大概也就只有负责马六甲那边的五少爷乍伦,和掌管大洋洲接壤海域的九少爷班锺了。


“排行十三!他那么些个兄弟!”乌石强目瞪口呆的,他这些年拼个老命的生,如今也不过才两个儿子罢了。其实在这之前,他还有三个女儿,不过都没上户口,全让他给卖出去了。反正那些赔钱货留在家里也没什么卵用,还得交超生罚款。卖了还能创造点价值,不然就只能弄死,多他妈费事。


“你以为呢,老爷子这一辈子,光是有名号的情妇就不下二十个,才生了十几个儿子而已,这都算少的了。”伍岳白了乌石强一眼,现在老爷子年纪也大了,近两年身体越来越差,为了争夺费格南家族最后的族长之位,这些少爷到最后能剩下的估计也没几个。伍岳自然是希望纳文少爷能赢的,这样,他们这些跟着纳文少爷的人才有活路走……


“那位韩先生,是老爷子的朋友,跟纳文少爷关系不错,外号叫秃鹫,是东南亚最有势力的军火商。他老婆姓蒋,外号凤凰,在中国的黑道里非常有名气,你肯定听过,北京纽伦古堡只手遮天的蒋老板。”


乌石强有点头晕,他扶着甲板的栏杆,努力的站直了腿,混身直发抖。不过他这不是怕的,而是激动的……


他兴奋啊,他太兴奋了!乌石强认为,这是他的机会啊,天大的好机会啊!就这些他以前连做梦都不敢想的大佬们,现在就在他的眼前站着,啊不,坐着了!这简直,这简直,太他妈的美妙了!我操如果有这些人跟他合作,他还有什么是干不起来的?


“至于带你过来的那两位徐少爷和柳少爷,我以前也没见过。虽然不太清楚他们的来头,但是既然他们能跟纳文少爷还有韩先生相交颇深,平起平坐的谈生意,那么肯定也不会是什么简单人物。说不准就是中央高官的儿子,或者北上两地的顶级富豪的儿子。”


这头伍岳正说得乌石强瞠目结舌呢,就见到那位长发飘飘的女管家Lim走出来了,她对乌石强微微的颔首,用非常标准的普通话说道:“乌石强先生,纳文少爷有请。”


“诶!好的好的!”乌石强闻言顿时精神抖擞,跟在那位漂亮的女管家身后,点头哈腰的就走进了沙龙。还有请,就算纳文少爷然他滚着进去,他都得乐颠颠的滚进去啊。


“乌先生。”纳文走过去揽住了乌石强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架势哈哈的笑着。也没搞懂乌石强只是常礼强的外号罢了,人家根本不姓乌:“事情我都听Kris说了,你可能听不懂英文,Kris就是柳少爷。我觉得乌先生很有潜力,我对你的生意很感兴趣,不如我们好好的谈一谈吧。”


乌石强被巨大的惊喜砸中了,他也没解释有关自己姓氏和外号的问题,人家纳文少爷说他姓乌,那他就姓乌!人家堂堂东南亚的黑帮世家少爷主动的邀请他合作谈生意,这种天上掉馅饼一样的好事,就算是在乌石强曾经做过的最夸张的梦里也是想都不敢想的。


“纳文少爷,您想谈什么?怎么谈?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乌石强手舞足蹈的在那儿表达着自己对纳文最诚挚、最由衷的敬意。


“那我们就先喝点酒,互相了解一下吧。”纳文倒了一杯红酒递给乌石强:“90年的康帝勃艮第,不是什么好东西,让你见笑了。”


90年的康帝勃艮第,还不是什么好东西!乌石强满怀着激动的心,用颤抖的手接过了这一杯酒。他以前在网上看到过,这一瓶红酒就四十多万的人民币啊!顶上他的一辆车了!


“那我就先开始了。”纳文显然很有经验,态度不疾不徐,还很有礼貌,会让人产生一种不由自主去信服他的感觉:“其实我个人代表费格南家族,在中国从事的领域有很多。比如说奢侈品、高档食品、电子产品、汽车,这些都是中国近几年来最受欢迎的商品。整个广东省大大小小36个沿海港口,都有我的合作伙伴。但是在广东的36个港口里面,我最重视的,还是传统的四大港口,湛江港,广州港,汕头港还有蛇口港,想必原因乌先生也明白。”


“嗯!嗯!明白明白!”乌石强急不可待的点头,其实乌石强明白个屁,他根本不知道纳文最重视传统四大港的原因,但他觉得他也不需要去追究原因。他只需要知道,人家纳文少爷特别重视湛江港的生意,还有在湛江合作的伙伴,这就足够了。


纳文看乌石强那故作了然的样子,也知道这人其实根本什么都不懂,所以更觉得可笑。什么都不懂,却贪婪得可怕,中国人有句话叫人心不足蛇吞象,说得就是乌石强吧。


纳文重视传统四大港,因为这里经营的时间足够长,有很多复杂的人际关系,所以导致了其中弊病丛生,官员贪腐情况严重,最容易收买。跟近几年才开始兴起的那些管理程度相对严格、完善的港口相比,这里是走私商的天堂。


“在广东的众多港口里,我最重视传统四大港。而在这些众多的商品当中,我格外的重视的,是汽车,因为它产生的利润空间最大。想必乌先生也知道,中国的进口汽车税太高,如果通过合法手段购买,很多人一辈子都开不起一辆名牌好车。所以走私汽车,在中国市场备受推崇,人们对它趋之若鹜。鉴于此,我想跟乌先生合作的领域,也是汽车行业,不知道乌先生对此有没有什么问题?”


“没问题!汽车行业好啊!纳文少爷真是太有眼光了!”乌石强煞有介事的开始鼓掌,拼了老命的在那儿夸纳文:“我们中国人,就好一个名牌奢侈品跟豪车,但奢侈品进价就高,如果做高仿,咱们可比不过人家淘贝网。况且现在不是还有什么微商啊、海外代购啊什么的,利润空间也就那么点。可这汽车就不一样了,你总不能上淘贝网去买个车,或者请海外代购帮你开到中国来,他们可没那个能力,所以这才是咱们这样的大人物应该做的大事儿啊!”


言罢,乌石强还竖起了双手大拇指,给纳文点了双倍的赞。


纳文平时喜欢假笑,还能假笑得特别阳光可爱,他的脸上永远都带着纯真的笑,但其实他根本没有在笑,他也很少有开心的时候。可这回听了乌石强的话,看了乌石强的这个样子,他却是真的笑了,真开心啊,只不过没人发现罢了。他看向谭小飞,忍俊不禁的感慨道:“Kris, where did you find this silly cunt? ”


谭小飞没回答,只是耸了耸肩膀笑了一下。


“You've made my hat off to you again, he is so inconsistent with the course of nature, physically impossible. ”纳文真是不懂了,世间怎么会有人能蠢成这样呢?而且蠢成这样居然还好好的活着……这真是不可思议啊。等到事情结束的时候,他倒是可以把这个乌石强弄到泰国去,就当养活了一个猴子,让他天天负责逗他乐。


纳文嘻嘻哈哈的跟谭小飞说的这一嘟噜的鸟语,乌石强是一个字儿都没听懂,他茫然的看着四周,最后视线落在了看似最好说话的张晓波身上,期待这位“徐少爷”能给他解疑答惑。


“他们在夸你呢。”张晓波特别真诚的对乌石强睁着眼睛说瞎话:“说你特别聪明,举一反三,是个干大事的。”


韩恕闻言在旁边强憋着笑意,咳嗽了几声,太他妈逗了……他就知道跟着谭小飞和张晓波这两个人,指定有好玩儿的热闹瞧。


“好吧乌先生,既然你对我们在汽车买卖方面的合作没有任何异议,那么接下来我也想了解一下你个人的情况。”纳文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我最关心的问题其实很俗气,说出来让你笑话了,但这也是每一个做中国海上生意的外国人都最关心的问题。”


纳文说着,似乎还有那么点不好意思的,一张可爱的笑脸透着无辜的表情:“首先,我想知道你的十五艘船舶,都是什么型号的?它们的载货量都有多少?这样我才能知道你究竟能不能吞下我的出货量。”


“我手机里有图片!”乌石强闻言立刻凑上前去,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开始对着图片解释了起来。


他手机相册里头有他的十五艘船舶的所有信息,大部分都是小吨位的甲板船,加起来单次过驳运输量大约在四万吨。除了甲板船,乌石强还有一艘载货量一万吨的杂货船。如果所有的船,全部用来装汽车的话,这意味着他一次性可以过驳四万辆左右。


“四万辆,纳文少爷,够吗?”乌石强不知道以前老虎和黎杰每次都是走多少辆,但是他个人觉得四万辆应该已经算很多了吧?肯定能吃下纳文少爷的出货了吧?如果不够的话,他还可以再继续租借或者购进船舶……又或者,他可以借用一下这几位少爷先生的势力,先把吴虎来搞死,把速美货运的那十三艘船舶抢过来!


四万辆,还“够吗”……纳文这回是真的确信了,乌石强的确是一个完全的生张。没有人一次性出货四万辆的,那是神经病找死。不过既然乌石强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找死,他还真的不好不成全他……


“Okay……”纳文点了点头:“乌先生,我知道最近这段时间,湛江的情况有点乱。不过到年后,新的缉私局局长就会上任了。到时候情况就会稳定下来,徐少爷和柳少爷会具体负责教你如何摆平中国的官府。你需要的一切,所有的资金和礼物,徐少爷和柳少爷都会为你提供。我们不会露面,这方面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我们会尽最大的可能去帮助你,但你也得让我们看到你的能力才行,是不是这样?”


“是这样的,纳文少爷,你放心!我一定帮你们把路子全都摆平了!”乌石强信誓旦旦的夸下了海口,只要手里有钱,还怕攻克不下那些官老爷么。


“不过纳文少爷,在此之前,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各位少爷、先生,能够帮帮我。”乌石强捏着手指头,表情夸张的形容着自己的请求到底有多小。


“你说吧。”纳文跟谭小飞对视了一眼,果然是贪心到没边了,这还什么都没发生呢,就敢提小小的请求了。


“我在湛江有个敌人,我怕他会破坏咱们的合作计划,所以在新来的局长到位之前,我想借个势,先把我的那个敌人给搞掉。”乌石强这话里说的人,自然就是他的老仇家吴虎来了。


评论(59)
热度(390)
Top

© nite-ow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