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CP,就是不爱搞对象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49

第四十九章


这两天广东的天气有回暖的趋势,尤其是湛江,阳光特别好。穿一件绒衣,再套一个薄薄的风衣,基本上就可以出门了。


既然现在谭小飞和张晓波已经分别是柳少爷和徐少爷了,那么除了硬件配备要符合角色设定以外,服装之类的软件设施也肯定得跟上步伐。


谭小飞已经很久不穿名牌了,但选衣服的品位依然还在。他今天穿了一身Versace的黑色皮衣皮裤,配了个Lagerfeld的大墨镜。身上滴溜当啷的一串Chanel大项链,手腕上乱七八糟一连串的Gucci手链,连耳钉都是Cartier的大钻石。梳了一个冲天头,喷了许多孔雀蓝的染色发胶定型,就这种BlingBling会发光的打扮,嚣张又中二,还真有点像张晓波刚认识他那会。


张晓波自己比较随意,就随便捡了一身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平常东西随便穿了一下。不过张晓波虽然觉得是平常东西,但看在乌石强的眼里,这可不是什么随便穿的平常东西啊……


乌石强还以为刚才那位柳少爷穿得就够夸张的了,没想到这位徐少爷有过之而无不及。那身Armani的乳白色高领羊毛衫配铁灰色休闲西裤,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低调而奢华。套了一件Givenchy的黑色长款风衣围了一圈Dormeuil的宝蓝色条纹围巾,拎个HUGO BOSS的手提包,手腕上居然还戴了个鳄鱼皮表带的Patek Philippe的手表……这一身下来,我去,都他妈快上百万了。


张晓波和谭小飞俩人这一身华丽的打扮,一个一米八,一个一米九,都是浓眉大眼的大帅哥,站在一米七出头贼眉鼠眼的乌石强身边,那简直就是把乌石强都给衬到海底两万里去了。


走在喜来登酒店的大厅里,上至八十岁下至八岁的所有小女性,从顾客到服务员,俩眼睛全都盯在谭小飞和张晓波身上,回头率那是百分之百啊。


走到酒店门口,代客泊车的服务生早已经把那辆铁灰色的兰博基尼雷文顿开过来停好了。谭小飞从服务生手里接过车钥匙,转脸对乌石强问了一句:“常先生有车吗?”


“我有我有,我是开车过来的。”乌石强连连点头,不过就是他那车跟他这人一样,估计在这两位少爷的座驾旁边,肯定是得被衬到地底下去……他都不好意思让肥镖开过来了。


“那好,我们在前头,你跟在后头。”谭小飞说着玩味挂起一抹冷笑:“就是不知道,你到底能不能跟上了。”谭小飞一脸特别不屑一顾的样子,直把一个自视甚高、目空一切的讨人嫌富二代演得活灵活现。不过实际上他也不需要太演,因为他原来就这样嘛。


乌石强都无言以对了,心说他能跟上就怪了,您那是兰博基尼雷文顿,他那是一汽大众帕萨特,这能比吗!


“如果跟不上的话,就直接去海滨大道,姚先生的码头。”张晓波说道:“我们的船停在那儿。”


“好好好,没问题!”乌石强比了一个OK的手势,觉得还是徐少爷比较温柔啊,看着就特别好相处,说话也好听。


“那我们就回头见了。”谭小飞言罢,打开飞翼车门坐上了驾驶席,张晓波也坐进了副驾驶,银灰色的跑车开出了公路,马达轰隆隆的一声就不见了。


乌石强遥望着那辆车消失的方向,无比的羡慕嫉妒恨的感慨了一句:“这他妈才是人过的日子啊!”跟这两位少爷相比,他们这日子过得,那都跟猪没什么差别了。


“老大。”肥镖把车开了过来,摇下车窗跟乌石强打了声招呼。


“去海滨大道。”乌石强说着,无比嫌弃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轿车。他这都奋斗大半辈子了,究竟要到什么时候,他才能开得起兰博基尼雷文顿呢?


谭小飞跟陆风借来的那艘快艇如今就停在姚家码头,姚家码头是一个专门为小型船只停泊服务的私人码头,老板姚先生本人也是个富二代,跟陆家关系不错,从小在澳洲长大是个航海的爱好者。


起初人家开这个码头的时候,也没图着能挣多少钱,不过就是为了方便自家人出海罢了。所以姚家码头的规格虽然不算大,但是各方面服务都做得非常精致高档。姚先生是个懂行的人,对于游艇的改装和日常保养都很了解,许多喜欢从湛江出海的富豪都很放心的将自己的私人游艇停放在这里。


姚先生是知道谭小飞的真实身份的,他跟陆风关系好,以前陆风回广东的时候经常跟他提及谭小飞这个人。所以这回谭小飞来湛江,姚先生也是拿出了十足的东道主诚意,还给谭小飞配备了一个特级大厨,专门负责在出海的时候跟随谭小飞和张晓波,为他们做餐饮服务。


当乌石强乘坐着那辆帕萨特,经过半个小时的周折,终于抵达姚家码头的时候,就看到谭小飞和张晓波早就已经坐在了那艘布加迪纳尼特的驾驶席和副驾驶席上等待了。快艇甲板上的后两排座位上空荡荡的,只坐了一位背着一个大箱子,穿着雪白制服、别着特级厨师胸章的私人厨师。


乌石强双眼放光的盯着那艘88英尺的大宝贝,好一番感慨,这简直太他妈漂亮了。如果他也能有一艘,真是让他用全家人的命去换,他都乐意啊。


等到乌石强小心翼翼的登上甲板,坐在那舒服的座位上。谭小飞便将快艇驶出了码头,待抵达宽广的海面后,一下就将航速推到了最高节。对于乌石强来说,幸福来得太突然,走得更突然……在完全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他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的瞬间。


谭小飞开船的驾驶风格非常迅猛,跟他开车时候是一个样,从来不给人缓冲的时间。但见那整艘布加迪纳尼特在谭小飞的手中,是充分的发挥了所有的速度潜能,在海上乘风破浪,一路颠簸跳跃,就像是长了翅膀要飞出去了一样。


乌石强吓得腿都软了,一下从座位跌到了地上,赶紧趴在围栏上死死握住扶手。海风呼啸袭来,吹得人眼睛都睁不开,衣角翻飞,不断的拍打着身躯。乌石强只能闭着眼睛低着头,瑟瑟发抖,被风吹得个七零八落,连脸都变形了。


而那位厨师李先生,因为已经跟着谭小飞出了两天海,熟悉了谭小飞格外狂放的驾驶风格,所以还算淡定,但脸色也有些惨白。他戴了一个硕大的方框眼镜,一手按着自己的帽子,一手扶着栏杆。转脸一看乌石强的模样,顿时心里就舒坦了,原来他不是最丢脸的那个。


最从容的大概就是张晓波了,早在开船之前就戴好了墨镜,并用那条Dormeuil的大围巾把自己的整个脑袋都包了起来,系好安全带,握好扶手。所以当谭小飞开始夺命狂奔的时候,只有他能做到从容不迫。毕竟是睡一张床的,自家那口子走的是什么风格,张晓波还能不知道。


“我跟徐少都不是很擅长海上垂钓。”谭小飞高声道:“没那个耐心,所以姚先生给我们准备了一箱子今天早上刚打回来的海鲜。这位李大厨是姚先生家的私人厨师,擅长做日式料理,常先生吃得惯日料吗?如果不习惯的话,我们可以给你单独做一份广式料理。”


“没事,不用了,我什么都吃的。”乌石强仍旧闭着眼睛,跪在甲板上趴着围栏,一听谭小飞提到吃,顿时就有点恶心了。他现在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是处在失重空间里一样,胃里头直反酸水,还哪里吃得下啊。


“那就好。”谭小飞看了一眼GPRS航海图,继续以航速38节的最高速度向目的地狂奔。


顶多也就是一个小时左右吧,这船就已经差不多要开到海口了。天气开始变得热了起来,谭小飞把快艇停了下来,转换为沿航线自动慢速驾驶,飘在茫茫的大海中。


“就在这儿吧。”谭小飞看了一眼手表:“下午两点的时候,我约了人在三亚的海域见面。”现在的时间是十一点整,吃完了午饭,正好开到三亚,跟Nalwin碰面。


张晓波把墨镜一摘围巾一拆,眼球一点不红,发型丝毫不乱。扭头看了一眼后座地上趴着的那位,我去,头发全都爆起来了,整个儿一嘴歪眼斜。张晓波无比庆幸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瞧见没,这都是经验啊,现在知道为什么出门的时候谭小飞非要喷一堆的发胶了吧!


纳尼特的甲板下层船舱是一个小型沙龙,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他们今天就是在这里开餐。


李大厨从箱子里亮出了自己的家伙什,还有今儿早上刚打回来的新鲜海味,开始了自己的工作。章鱼、海参、海胆、鲷鱼、鲑鱼、虾蟹、贝类,全部做成刺身,整齐的摆放在冰盘中。海鳗用来蒲烧,鱼头鱼骨用来炖汤,搭配新鲜的海菜、海蘑菇等小吃,再温上一壶清酒,一桌漂亮的海鲜席就成型了。


“常先生做运输几年了?”谭小飞喝着一杯咖啡,身边坐着张晓波,对面坐着乌石强。


“区区不才,只有八年而已。”乌石强笑道,这只是谦虚的说法,其实八年的时间已经不算短了,足够摸清一个行业的底细。


“实不相瞒,这两天,我和徐少见了不少人。”谭小飞说道:“应该说,是他们自己找上门来的。整个湛江,除了常先生和吴先生以外,整个海运行业里稍微有头有脸的人都来齐全了。”


乌石强一听这话,心里头紧张啊,难道说已经有人在他和吴虎来之前捷足先登了?


乌石强期待着谭小飞的下文,焦心的等待了足足有一分钟,等到那边两位少爷吃了三片生鱼片之后,才终于又听到谭小飞开口道:“但是,我跟徐少对他们都不是特别满意,那些公司的规模还是太小了,吃不下我们两个的手里的资源。”


乌石强松了口气,心说这柳少爷说话也是够大喘气的了。


“这是肯定的!”乌石强一拍大腿,急切的说道:“两位少爷,湛江的情况你们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乌石强开始口沫横飞的讲起了雷老虎跟黎杰的那些往事,那些谭小飞和张晓波已然熟知的故事,从乌石强的口里说出来,因为角度不同而在细节上更丰富了,还包括了老虎打压同行、垄断海运的种种雷霆手段。在黑色恐怖笼罩下的湛江航运,除了老虎一个人的海康综贸,其他公司是根本没有半点的可能去插手的。后来就到了那个什么黎杰,他更过分,连海康都整倒了,其他人就更加不敢插手了。


“所以,您两位说说看,就这么个情况,怎么可能会有第二家具备规模的海运公司存在呢。就算是我这样大胆的人,也是在半年以前才终于敢放开手,贷款购置了大大小小足足十五艘的船舶,开始搞国内的海上运输。”乌石强说得头头是道的。


现在湛江的这些个航运公司、海运公司,全都是半年前才刚开起来的。现在那个新的缉私局长还没影子,上头也不知道是怎么个安排,所以许多手里头真正有钱的大佬们都还在观望,不敢轻易下海。而那些敢于下海的,大部分都是手里头钱很有限,所以想趁机赌一把的小喽啰。像这样的人,就算他们想把规模弄大了,也没有那个资本啊。


乌石强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下手才够快够狠,一下子就购进了十五艘船舶,风风火火的就把国内的航运线先做了起来。这大半年的光景,他接手了海康原来的那些国内运输线路,生意搞得很是不错。可以很自信的说,除了吴虎来的那个速美货运以外,现在的湛江,绝对是由他的强龙货运独占鳌头的!只要打败了吴虎来,这螃蟹肯定就是他的了。


“常先生说得很有道理,我跟徐少也是这样想的。”谭小飞先是点了点头,肯定了乌石强的话,随后又补充道:“但是据我所知,速美货运的规模跟强龙是不相上下的,所以我跟徐少现在也还在考虑,到底是选择跟常先生合作比较好,还是跟吴先生合作更好。”


乌石强正怕这两位少爷有意要跟吴虎来合作呢,这就怕什么来什么了。


“柳少爷,您不了解吴虎来这个人。”乌石强觉得他今天必需得打消对面两位少爷跟吴虎来合作的可能:“别看吴虎来他长得人高马大的,似乎很果敢的样子,但实际上他人特别磨叽,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干脆,缺乏魄力。如果您要是等着跟他合作,那真是要等到黄花菜都凉了。”


乌石强开始七嘴八舌的拼命抹黑起了吴虎来,其实人家吴虎来根本没有那么差劲,不然也不会跟乌石强拼得不相上下。人家只是做事喜欢谨慎一些罢了,不像乌石强那样没有底线,什么都敢碰。结果到了乌石强嘴里,就变成磨叽、缺乏魄力了。


“好了。”张晓波见乌石强滔滔不绝的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实在听得有点不耐烦,所以出声打断了乌石强的话:“常先生,背后言及他人的时候,还是应该注意点用词。你的意思,我们大概也听明白了,你不用再继续了。”张晓波觉得这个乌石强,也算是他跟谭小飞这段时间以来见到的品格最卑劣的人了,而且还格外的贪婪,行事大意,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概就是他了。


“常先生的诚意,我们看到了。就我个人而言,我是很喜欢你这样有冲劲的合作伙伴的。”谭小飞睁着眼睛说瞎话,还说得特别让人信服。


“这样吧,常先生,正好今天下午,我要去三亚,跟泰国来的Nalwin先生谈一谈我们在国际海运方面可以彼此合作的项目。如果常先生感兴趣的话,到时候可以到Nalwin先生的游轮上,我们大家一起坐下来谈一谈,你认为如何?”谭小飞问道。


“纳文先生……”乌石强呆呆的重复了一遍谭小飞的那个古怪的泰文发音,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呢?纳文先生?


纳文先生!


乌石强一下想起来了,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他隐隐约约还记得,雷老虎以前还在的时候,经常会牛逼哄哄的跟别人炫耀他在国外跟的那个泰国老大,据说是一个什么黑帮世家的少爷,特别了不起的样子,那人名字好像就叫纳文,雷老虎叫他纳文少爷!


“Nalwin PhaiNgam先生,你可能听过他。”谭小飞抽着烟:“据说,原来海康的那个雷老虎伍岳,就跟Nalwin先生有点关系。”


评论(78)
热度(435)
Top

© nite-ow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