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CP,就是不爱搞对象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48

第四十八章


这里是湛江赤坎老区一个地方警察局,时间大概是上午九点钟左右,拘留所牢狱的大铁门一开,放出了二三十个带伤的男人。


“十五天到了,你们可以走了。”看守拘留所大门的小民警面色严肃的对那帮闹事的人说道:“自己对号,拿好你们的东西。以后注意点,最近发生了什么你们不知道啊!”赶着这种时候闹事,这也就是运气好,上头不愿意再添麻烦所以不作为,不然聚众斗殴这可不是区区十五天拘留的事儿了。


打头的两个男人,一个看起来干瘦矮小,顶多一米七出头。另一个体形较为高壮,皮肤黝黑。他们俩走在最前头,显然就是这斗殴的两伙人的老大。


此二人听罢了民警所言,口头上虽然并没有反驳,但心里却颇不以为然。心说就是到了这种时候,他们才要赶紧的分个高下出来。


待到众人分别拿了自己的随身物品,走出警察局,方见到那黑壮的男人操着一口雷州话,咬牙切齿的对那矮小的男子开口说道:“乌石强,这事儿咱们两个没完,你给我等着瞧!”


“还不知道要完的是谁呢,吴虎来,你话可别说得这么满。”乌石强阴沉沉的回敬了过去。


乌石强和吴虎来都是做长途汽车货运的,熟悉这行的人都知道,里头猫腻多,身上不带点黑料很难吃得开,所以生意基本上都是被黑帮瓜分了,正经的生意人根本插不上手。


原本乌石强和吴虎来占据着湛江这么个天然港口,尤其是徐闻那片,不去做海运却去做陆路运输,实在是挺浪费的。但他们也是没办法,以前湛江这整片海,不是公家的就是被雷老虎和黎杰瓜分的,留到他们这儿还能剩下个屁啊。所以海路没得做,只能去做陆路了。


这不,半年多以前,雷老虎一枪把黎杰给崩了,然后就畏罪潜逃了。对于跟着那两个人混的手下而言,这肯定是件坏事,因为他们的老大一个死了,一个杀了人跑了,再也没办法罩着他们了,这便是树倒猢狲散。可对于乌石强和吴虎来这种一直以来都挣扎在夹缝中间的小帮派老大而言,却是天大的喜讯。那两个人都没了,便意味着他们出头的时候到了。


就在这黎杰死后的半年光景里,乌石强和吴虎来都不约而同的贷了款、买了船,把自己原本的汽车货运生意给扩大到了海面上。于是原本做汽运时就存在的争端和矛盾,也随着双方事业版图的扩大,而愈演愈烈。最终升级到了带着人马当街动手,被警察一溜儿逮回去拘留了,今天才放出来。


等到手下小弟们开着车队过来接人,乌石强坐在自己的小轿车上,是狠狠地伸了一个懒腰。


他妈的,这号子里头床板硬得直硌脊梁骨,睡了十五天是把他给弄得腰酸背痛。


“去老地方,咱们蒸个桑拿,吃点海鲜,再找几个美女爽一下,去去晦气。”乌石强对自己的私人司机肥镖吩咐道。


“好的老大。”肥镖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对了,老大,就你跟吴虎来进去的这两天,有两只肥羊来了。”


“肥羊?什么肥羊啊?”乌石强靠在后排车坐上闭着眼睛漫不经心的问道。


“是前天才到的湛江的两个人,一个姓徐,一个姓柳,是汕头那边的黄老大介绍的。据说是什么什么二代少爷,国外有关系,看咱们这儿出事了,想趁机玩儿点刺激的,在海上折腾一下。住得是喜来登酒店的总统套房,开的是兰博基尼雷文顿,车牌是京字号。还有一辆私人快艇,布加迪纳尼特,老他妈牛逼了,就在霞山停着呢。”


乌石强一听这话,顿时是腰也不酸了背也不疼了,腾的一下子就坐得倍儿直溜,俩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


“吴虎来知道这事儿吗?”乌石强赶紧追问。


“那两个人来得挺大张旗鼓的,再加上黄老大跟湛江这片所有人都打了招呼,说这两位身价那都是好几十个亿的,所以要咱们一定好好的接待,到时候少不了好处。这么大阵仗,我估计吴虎来那边肯定也得收到消息。”


“快快快!调头调头!”乌石强一听这话,是立马几巴掌拍到了肥镖的肩膀上,急赤白脸的下命令。


“不是去老地方洗桑拿吗?”肥镖没明白,换新家了?


“还洗他妈什么桑拿,赶紧给我去喜来登!”乌石强这船也买了,钱也花了,如今正愁着国外没关系呢,肥羊就送上门了!还洗桑拿?如果让吴虎来抢了先,就轮到人家把他放蒸笼里洗到熟了!


这边乌石强正想着要放弃洗澡,那边张晓波已经刚洗完澡,穿着白色大浴袍,一边拿毛巾擦头一边从浴室里走出来,就听到有人按门铃。以为是客房服务,于是就把门打开了。可站在门口的却不是制服整洁的服务员,而是一个又黑又瘦的矮个儿男子,一口大黄牙,长得是有点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


“您是?”张晓波好奇的打量了一下这位伤眼睛的。


“您一定是徐少爷了!”乌石强拿出了自己最灿烂的笑容一步上前,热情的握住了张晓波的手,使个劲儿的上下摇啊摇。


徐少爷和柳少爷是张晓波跟谭小飞的化名,取得是他们的母姓。孙望在汕头找了当地的一个非常有势力的黑帮老大,叫黄森,帮忙介绍谭小飞和张晓波二人到湛江,这样才显得分量足,可以取信于人。


当时他们去见黄森的时候,谭小飞灵机一动,便说自己姓柳,说张晓波姓徐。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他俩又找陆风借了人家广东家里的那些称头的车和快艇撑门面,再加上孙望的证言,果然就骗得那些人相信了他们的身份。


“徐少爷,鄙人姓常,叫常礼强。”乌石强操着一口特别不标准的普通话,从兜里掏出一个名片夹取出一张来,毕恭毕敬的双手奉上:“这是鄙人的名片,敬请笑纳啦。”


张晓波接过那名片来看了一眼,强龙货运有限公司……微微挑起眉梢,原来又是一个上钩的鱼儿。


谭小飞也是刚起床,穿着一个黑色的浴袍。听到门口说话声,便从客厅里走了出来。来到门口处,从身后搂住张晓波,低头在人脖子上亲了一下,便抬眼看向了那位不速之客,问道:“谁啊?”


他跟张晓波现在就是世间根本不存在的柳少爷和徐少爷,所以他们也根本不需要顾虑那许多,该什么样就什么样。


乌石强看这一派奢靡的基佬架势,当时就懵逼了,肥镖只跟他说了一米八左右的那个姓徐,一米九左右的那个姓柳,但可没说过姓徐的和姓柳的是一对啊……


“强龙货运公司,常总。”张晓波也是大大方方,懒洋洋的微微偏着脖子任由谭小飞在那儿啃,头都没回,就用两根指头夹着那张名片递给谭小飞。


“原来是常总。”谭小飞把那个名片接过来,随意的揣在了浴袍的口袋里,又问道:“您过来有什么事儿吗?”


“您,您一定是柳少爷了吧……”乌石强吃力的咽了口唾沫,继续保持笑容。心说就这两位的价值,别说他们是基佬了,就算是外星异形,他也必需得面不改色的拿下:“两位少爷叫我乌石强就可以啦,常总可不敢当啊。”


“我听汕头的黄先生说,两位少爷想到咱们湛江来做海上的生意,正好我们强龙货运就是现在湛江最好的私人航运公司了,所以鄙人就斗胆厚着脸皮,上门来向您两位毛遂自荐了。”


谭小飞闻言,傲慢的笑了一下:“是这样啊,那你进来吧。”


原来这个就是传说中的乌石强……谭小飞不打没有准备的仗,来湛江的第一天,他就找了赵慧兰,具体的打听了现在所有蹦跶得十分欢乐,在湛江还算排得上号的小喽啰。乌石强大概算是其中下手最黑的一个。乌石强出身雷州的乌石镇,做房地产起家,当时是勾结了乌石镇政府,假造材料,非法侵占了一个村子里上千亩的集体土地搞度假村,赚了几千万,弄得很多当地农民家破人亡,手里头好几条人命。后来广东省搞黑帮清查,有巡视组过来,乡政府的领导看乌石强实在太嚣张,怕搞出大事来没法收拾,于是才把他那个度假村给赶紧查收了。


房地产没得做之后,乌石强又出来搞货运,做得还算可以,因为他下手够狠,普通的人也不想惹他。所以湛江这片,除了老虎跟黎杰以外,乌石强跟速美货运的吴虎来大概也能算得上是拥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了。前两天,乌石强跟吴虎来产生了冲突,聚众斗殴,结果两个人都在号子里蹲了十五天。


“你又不把头发吹干就出来。”谭小飞揉了一下张晓波湿润的卷毛:“你这样老了会得头风病的。”


“太麻烦,懒得弄。”张晓波嫌吹头发费事。


“你坐下喝杯牛奶,我给你吹。”谭小飞把张晓波往餐桌前椅子上一按,给张晓波倒了一杯牛奶。


“媳妇你真的太贤惠了。”张晓波拉着谭小飞的手,把人扯过来亲了一下。真是感恩的心感谢有你啊,今儿晚上他就给谭小飞按个摩当回报吧。


乌石强站在旁边,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快瞎了,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过他最纳闷的还是这两个人的上下关系,怎么听着这么乱呢?看身高的话,刚才乌石强还觉得徐少爷肯定是下头的那个,但是现在徐少爷又管柳少爷叫媳妇……所以到底是谁上谁下呢?


谭小飞在房间里拿了个充电式的吹风机出来帮张晓波吹着头发,看了一眼乌石强:“常先生别站着了,随便坐吧。”


“诶,好……”乌石强闻言,颇有些局促的坐在了不远处的沙发上。


“招呼不周,还请常先生见谅。”谭小飞说道:“我们两个才刚起床,还没有收拾,所以你可能还得稍等一下。”算算时间,乌石强应该是今天早上才刚出狱,这一出来,对他跟张晓波的身份连查证一下都不查证,没有半点小心谨慎的就直接上门毛遂自荐。冲动、贪婪、愚昧、狠毒,要的就是这种人。


“不急不急,两位少爷慢慢收拾,我今天也没什么其他事儿。”乌石强连声道。


“那好,正好我跟徐少等会想出海,去吃点新鲜的,咱们就到时候边吃边谈吧。”


乌石强一听这个兴奋啊,出海?出海好啊!这两位少爷肯定是打算坐那艘布加迪纳尼特出海了。他活这么大岁数,最有钱最风光的时候,也不过就是衬个几千万罢了,就布加迪纳尼特那种富豪大玩具,他就算是倾家荡产估计也买不来一艘。今儿居然能白坐一回,能不高兴么。


张晓波喝了一口牛奶,也看了一眼兀自窃喜的乌石强,忍不住的觉得有意思。瞧他俩把这人给唬得哟,一愣一愣的,都快傻了。


评论(64)
热度(445)
Top

© nite-ow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