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CP,就是不爱搞对象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45

第四十五章


不得不承认,张晓波说出的话,是让郑世则不禁费解的,他想过很多种可能,但是真没有把雷州那件完全跟谭小飞不相干的事儿与这次谭小飞的到访挂上钩。


雷州的问题,郑世则知道得可是清清楚楚,毕竟全程的案件调查和人员调配他都参与了决策。


四月中旬的时候,黎杰被人枪杀,省委和中央那边都立刻派人去查了。由于事件发生的太突然,省委这边怕湛江海关工作一下子乱套,所以就下了文件,由湛江公安局的赵慧兰赵局长,临时兼任海关缉私局代局长职位,暂时组织工作。虽然不怎么合规矩,但他们也是没办法。赵慧兰临危受命,接了这个烫手山芋,一直管到现在。


到五月中旬,中央决定撤回调查人员,不敢再继续追究,只象征性的判了几个黑社会团伙的核心人物对媒体大众交差。


这再然后,就没消息了……省里边多少次的发文件过去问,也只得到了等待、静候的回答。


赵局那边也知道自己这个代局长就是临时破格的,而且还是特别不符合党内制度的那种临时破格,所以在工作岗位上也是战战兢兢,再加之黎杰留下来的摊子实在是太烦人,乱到家了,她更是难做,恨不得每星期都打一个电话到省委这边来问新局长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到位?


省政府这边呢,想插手也是有心无力。因为中央那头明确的表示过了,让他们“等待、静候”,他们也不能不等,就自己随随便便的下决定。于是这一等,就等到了现在。


直到十天前,中央那边才正式下达了红头文件,说是春节之后,中央委派的新任湛江海关缉私局局长马敬之同志就会到位……这里头拖了这么长时间,究竟怎么回事,郑世则心里是清楚的。


广东这边的政务呢,尤其是人事调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由省政府来自主安排的,中央那边只需要批复就好。这回省里的官员出了大纰漏,正好给了中央插手的理由,有太子党想吞了这个位置,这是个大好的机会。这位年后就将到位的马局长,说不准是谁的人呢。


“郑世伯,广东省政府这边,原本是想让谁上的?”谭小飞问道,肯定会有这么一个人。


“原本是想让汕头那个副局孙望,调过来提拔一下,毕竟他在副局的位置上也坐了很久了,也该到时候了。”郑世则说道,其实原本他们就是这么安排的,等到黎杰任期满了之后,就把孙望调过去。本来一切都安排得好好的,谁知道这黎杰居然能闹出这么大的事儿来,任期还没满呢,人就先死了。


“现在湛江那边的副局是谁?”谭小飞又问。


“也是个临时的,叫包悦,是赵慧兰的副手,原先那个副局跟着黎杰一起犯事,被中央撤下去了。”郑世则也是挺头疼,本来如果中央不插手呢,他们是能把事情很快的都安排妥当的,毕竟下头一堆人等着出头呢,两个位置摆在那里还怕没人坐?绝对不致于都大半年过去了,还乱七八糟的。


“郑世伯,您看看,能不能这样操作。”谭小飞想了想说道:“等马局上任之后,就把孙望调过去,当马局的副手。”


郑世则政治嗅觉多敏锐啊,一听这话,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谭小飞的意思。


“马局是王家那边的?”郑世则反应了一下,看来,那个过去名不见经传的马敬之同志,应该是王博全提拔上来的无疑了,谭小飞想让孙望过去给马敬之拖后腿。


“我想跟孙望合作。”谭小飞笑了起来:“郑世伯也知道,我爸在国外有路子,尤其是东南亚一代,只要手里有钱,敢跟我做生意的外国商人多得是,只需要牵个线就可以了。”


“你想干哪行?”郑世则问道。


“汽车。”生财最快,也是最容易出事的。


“只要马局也下去了,孙副局不就上来了,想必省政府这边也是乐意看到这种结局的。”湛江那边的缉私局党委书记肯定是广东省政府的自己人,再加上一个急于推掉头上的大山自己上位的副局,这上下左右的同时夹击,除非马局长清廉到跟海瑞一样,否则肯定连一年都挺不了,而他要做的,就是把马局长跟王博文牢牢的绑在一起。


“可以。”郑世则同意了下来,反正他只需要做几个人事调动就可以完成这个布局,谭小飞的提议是符合广东领导班子的利益的,广东的事广东自己了,不需要太子党在中间碍手碍脚。


“武警部队年后也肯定要重新调动,这回王博文会把他的人派到湛江来驻扎,给马局保驾护航,到时候赵局可能也要辛苦了。”谭小飞知道,任哪个地头蛇在本地干得好好的,却忽然来一条外地的强龙说要瓜分利益,人家都不可能心甘情愿。只要有所不满,那么就肯定会做出一些对抗之举。


“我会提前通知赵局的。”郑世则这回也从谭小飞的言谈中知道了不少北京那边不外传的消息,看来斗争也是极具的白热化了,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明年就是19年了……


14年陈国强刚上位的时候,就把那个过去被压得几乎喘不过来气的常石磊给提拔上来,做了副手。但熟悉中国政坛规矩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个副手的位置可不是谁都能坐的,当初王博文在09年的时候就是坐上了副手,大家都认为他能稳稳当当的走马上任。所以这个副手代表的意义,心照不宣,大家都心知肚明。


陈国强有意愿要扶持常派,所以才提拔了常石磊,可是常石磊本人资历的确不够。不管陈国强意愿再怎么强烈,再怎么提拔,这青蛙也不可能吹着吹着的就成了牛。最终都是不合规矩的,叫人看了也不像话。所以陈国强也颇有些有心无力。一年之后再换班,估计常石磊是肯定要下去的,到时候谁能坐上副手,谁的胜算就越大。


“目前看来,刘清江确实比王博全要有希望。”郑世则点点头说道:“你的选择也没什么错。”郑世则现在是真有点听信了北京那边的传闻,觉得谭小飞的确是投靠了刘清江,所以才会有此一言。


“毕竟王博全09年的时候就上了一次,结果却闹了个大乌龙,这次要是再想上,估计难了。”郑世则叹了口气。


“王博全不可能上了,我也不会让他上。”谭小飞根本没把王博全放在眼里,有谭军耀留下的证据,他想要弄掉王博全其实很容易,只需要把证据给刘清江就完事了,根本不需要绕这么大的弯。可是他不能太快太直接的把王博全弄掉,因为他需要时间吊足了刘清江的胃口,然后找机会把王博全那里的脏东西转移到刘清江那里去,最终连刘清江也一起弄掉,这才是谭小飞一箭双雕的根本目的。


“那我就等着看了。”郑世则稳坐广东自然可以没事看戏了,广东这边的规矩跟其他地方不太一样,他只要在省内站好了队,别像那个黎杰一样做得太过,就可以不受中央换届变动的影响。


“对了,谭小飞啊。”郑世则忽然说道:“原来那些生意,我现在也不想做了,你爸去了之后,我一直都在不断的清洗收缩。”郑世则口中说的生意,自然是谭军耀以前留给他的那些行当。


“其实现在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可毕竟原来搞得摊子太大了,要是全都我自己来呢,可能还得再过个几年才能彻底收拾干净。但是……如果你看着行,可以把那些东西也一并转到马局那边去。”郑世则垂下眼帘,摆弄着手里的香烟。他怎么也得在谭小飞的这个计划里,给自己谋一点福利不是。正好那些要命的东西他现在也是真的不想、不敢再做了,有谭军耀的前车之鉴还不够么,如今能有个现成的接盘手,岂不是皆大欢喜。


“没问题,这事儿我来帮您操作,您大可以安枕无忧。”谭小飞笑了笑:“郑世伯,这是决定金盆洗手了?”其实……谭军耀以前曾经跟谭小飞提到过郑世则的为人,不是特别贪婪,就是胆子有点小。当初被谭军耀哄骗着上了贼船,结果这一上就不敢再下来了。现在谭军耀死了,给他挡风遮雨出主意的人已经没有了,所以他自己也就会慢慢的退回去,很正常。


“是啊,想金盆洗手了。”郑世则颇感慨的道:“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儿,早点脱手我也早点安心。”见谭小飞答应了自己的要求,郑世则这心啊是一下就放下来了。不仅放心,还有一种如释重负的喜悦。不由得想道,果然是福兮祸之所依,祸兮福之所依啊。原本还以为谭小飞一来,自己这就算是完了呢,结果却没想到峰回路转!这样的话,他也可以早点退了!


等再做一届吧,他现在是省委副书记,估计再过几年,肯定得任一期省委书记。他这么多年也没干过几件好事,等坐上那个位置,倒是可以安安心心的下来,真正为广东省做点什么。等任期结束之后,他就办个病退,他跟老婆还有女儿的移民计划,也可以早几年实施了。


这人活着总需要有一个盼头,以前郑世则就没盼头,每天都愁绪万千的,不知道自己的那些旧账什么时候就会被人翻出来,到时候落得一个跟谭军耀一样的结局。就算能平平安安的躲到国外去,可万一查出来,也是有引渡条例的。所以这种种的苦恼压在郑世则的心上,每一桩每一件都似乎无法善了,都找不到解决的路,活着真是一点滋味儿都没,只剩下苦闷了。


可现在知道王派那两兄弟即将成为他的背锅人,彻底的免去了他的后顾之忧,他能不开心么,几乎都要开香槟庆祝了!


“谭小飞,你办事,我放心。”郑世则笃定的说道:“至于你拜托我办的那些事儿,你也可以放心了!”毕竟是谭军耀的儿子,前两天郑世则有多害怕,现在就有多兴奋。谭小飞的那些手段,要是拿来对付他,他当然会非常苦恼啊。但如果不是对付他,而是要对付别人顺便帮帮他,那他还有什么好担忧的呢,直接坐等看戏就好了。


谭小飞听到这里是跟张晓波彼此对视了一下,两个人偷偷笑了一声。谭小飞心说,看来张晓波这先礼后兵的招数,还真是挺管用的。瞧把郑世则给乐的,只笑得见牙不见眼,估计都迫不及待的要赶紧帮他冲锋陷阵了,不知道的还以为郑世则才是求人办事的那个呢……



评论(51)
热度(408)
Top

© nite-ow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