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CP,就是不爱搞对象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番外15

番外15


当谭小飞跟随蒋老板秘书的指引,走到韩恕那间套房的门口时,就被门口摆放着的一车奇怪的刑具给吓得心跳都差点停止。那些狰狞的电椅烙铁,闪着寒光的银针钢刺,奇形怪状的刀具利器……


谭小飞并不是没见识,他以前也见过这些东西根本没有必要如此惊讶,但是只要一想到,如果他再晚到一步,就会有人将这些东西用在张晓波的身上,谭小飞就完全无法克制自己,几乎恐惧得混身发抖。


“韩先生口味有些与众不同。”秘书小姐微笑着解释道,这也是为什么君姐怎么都不喜欢韩恕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君姐觉得韩恕这个人太变态,喜欢的东西太重口,跟他玩不起。


“略有耳闻。”谭小飞只能这样说,据说韩恕这个人,一般不会真的跟自己的玩具上床,仅仅是施加酷刑,为了折磨而折磨。韩恕喜欢从生理和心理两方面出发,击溃人的防线,将人彻底逼疯或者逼死……也就是传说中的那种对刑罚和血腥有极端爱好的人。


“谭少,我就送您到这里了,祝您好运。”秘书小姐个人觉得,这位谭少还挺有意思的,她很有好感,毕竟很少有人会为了自己的小玩具去开罪大人物,看起来……蛮有人情味儿的,这在纽伦地下世界里很少见,堪称是一朵奇葩。


谭小飞敲了敲门,不多时,房门便打开了。毫不意外,来者肯定是韩恕,这是谭小飞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大人物。他的形象非常温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军火走私贩,而像是一位教授或者是医生什么的。


“韩先生,抱歉打扰了您的雅兴。”谭小飞低头说道,强压着自己一贯嚣张的脾气,把以往所有的不可一世都统统收了起来。除了面对谭军耀和潘志龚,谭小飞人生中就没有对外人低过几次头。


“你就是谭少?”韩恕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眼前这个比他高出半个头的男孩,一头奇怪的白毛儿,娘唧唧的耳钉,胸前若隐若现的乱七八糟的纹身……呵呵,韩恕乐了,原来也不过就是个傻乎乎的叛逆少年而已嘛,谭军耀就生了这么个东西出来?果然当初他不要孩子的决定是无比正确的,所谓虎父也不一定就能生出虎崽子来,说不准生出来的就是个名副其实的犬子呢。


“请进吧。”韩恕也不理会谭小飞,转身走进了套房。


谭小飞一路跟在韩恕身后也进了房间,走到客厅便见到了躺在床上混身赤裸的张晓波。谭小飞咬紧牙关握紧了拳头连额头上的青筋都挣了出来,最终解开了自己身上的黑色浴袍,轻轻的盖在了张晓波的身上。


谭小飞无法忍受别人这样侮辱张晓波……也许,令他更加无法忍受的是,这种侮辱是他带给张晓波的。他明知道带张晓波来这种地方,也许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但因为心情不好,因为谭军耀和潘志龚跟他的私人恩怨无法发泄,他却还是把无辜的张晓波拉到了这个肮脏的世界里来,自私的期待着张晓波给予他毁灭或者是救赎……


“对不起。”谭小飞觉得他应该要道歉,他欠张晓波一句对不起。


“你怎么还真来了……”张晓波皱起了眉头看着谭小飞,而且还一副奔丧似的表情:“我又没死……你道个什么歉啊……”其实张晓波是想说,没关系你别放心上,但他对谭小飞实在是说不出那么好听的话来,所以就这样吧。总之,这事儿是他自己选择要做的,就像他说过的,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他就愿意这么走,谭小飞没有必要为他的选择而道歉不是吗?


谭小飞俯身,假装帮张晓波整理耳边的发丝,然后趁机在张晓波耳边悄声道了一句:“张晓波,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


韩恕看着不远处那俩人,颇有些郎有情妾有意的互动,不以为然的嗤笑了一声,转到酒廊里选了一瓶红酒,倒了满满两杯。


“82年的拉菲。”韩恕对着谭小飞扬了扬酒杯:“谭少,不来一杯吗?”


韩恕说话的口吻是完全不容拒绝的,所以谭小飞闻言也仅仅只是踌躇了一个瞬间,而后便毅然决然的走到酒廊里,伸出手端起那杯酒,干脆利落的一饮而尽。由于喝得太急,谭小飞的脸瞬间就红了,被酒精热辣的口感呛得不停剧烈的咳嗽。


“不常喝酒?”韩恕见状很是惊讶,谭小飞这样子明显就是根本不会喝酒嘛,这倒是挺稀奇的,一个叛逆的官二代少爷居然不喝酒。


“不经常。”谭小飞仍在咳嗽,这是谭小飞第一次喝酒,他的酒量明显浅得不能再浅,仅仅只是一杯红酒而已,就已经开始有点熏然欲醉的感觉了。


谭小飞……喝酒了……张晓波望着那熟悉的人,高而瘦的身影,他被韩恕逼得喝了一满杯的酒,捂着嘴咳嗽。张晓波没想到谭小飞居然也会低头,毕竟不喝酒也算是谭小飞的原则之一,没人敢逼他喝,他也不需要给任何人面子。如今谭小飞这个样子,看起来都不像他了。


“那谭少还挺乖的,我喜欢乖巧的孩子。”韩恕漫不经心的夸了一句。


“不,韩先生,我并不乖,所以才会有今天的事情。”谭小飞摇摇头,单刀直入,他并不想兜圈子,继续让张晓波暴露在韩恕这个男人的眼皮子底下,哪怕一秒钟都不想。


“所以说,谭少,这就是一个经验,一个教训。”韩恕说得像个过来人:“可以让你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自己的宝贝一定要看好,别随随便便的拿出来在人前炫耀,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属于你的东西就会被更有能力的人抢走。”


“韩先生,我受教了。您的意思我懂,您便是那个更有能力的人,您想碾死我只要动动手指头就可以了。”谭小飞毫不怀疑,如果他真惹怒了韩恕,韩恕绝对会杀了他。反正他的国籍已经在巴拿马了,又是黑道里出了名的硬茬子,国内的人或事根本威胁不到他。


“但是张晓波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赎回他,请您谅解。”谭小飞对韩恕深深的鞠了一躬。他过去从没求过人,也不知道怎么求人,因为他没有遇到值得他弯腰的人,也没有遇到需要他弯腰的情况。但今天不一样,张晓波是值得他弯腰的人,而韩恕,则是他必需弯腰的对象。就像蒋老板所说的,这个世界遵守着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他没有能力跟韩恕抗衡,甚至连谭军耀都没有那个能力……


“谭少,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的愿望,但我这个人脾气比较古怪,普通的条件恐怕无法打动我。”韩恕并不否认谭小飞此行的诚意,但是这种诚意放在心里是没用的,必需要化作行动,让他看到。


“韩先生想如何?”谭小飞问道。


“很简单。”韩恕的眼中透出丝丝危险的意味:“如果你不愿意让你的小宝贝儿牺牲,那么你自己来牺牲,不就可以了吗。”


谭小飞没有想到韩恕会这样说,所以他的确有那么一瞬间呆住了,然后他听到了张晓波的虚弱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谭小飞……你丫给我滚出去,我他妈用不着你多管闲事……你他妈爱飞叶子爱看热闹,就老老实实滚出去飞你的叶子,看你的热闹,跟这儿充什么大瓣蒜……你给我滚啊!”


然后谭小飞就笑了,就在大约半个小时之前,张晓波说他不懂他。的确,那个时候他是不怎么懂的,但现在,他想,他开始愿意学着去懂了。


“可以。”谭小飞对韩恕说道,他知道韩恕怎么也会给蒋老板和谭军耀一个面子,不会真的把他弄残了,顶多也就是折磨一下,看他丢脸,看他失去尊严罢了……谭小飞想……他大概可以忍一忍吧。反正,他的尊严也早就在谭军耀的碾轧下支离破碎,没什么价值了……


韩恕看着谭小飞的表情,觉得这事儿实在太有趣了,于是他终于忍不住捧着肚子乐不可支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谭少,你真是有意思……”韩恕说着依然笑得直不起腰:“你跟张晓波真是我今年这一年遇到的最有意思的一对了。”


张晓波急得心里都快冒火了,恨不得现在就跑下去,扯着谭小飞的脖子把人扔出去。可偏生他全身上下哪儿哪儿都动不了,只能干着急,俩眼睛都急充血了。张晓波可以接受自己缺胳膊断腿,但他没有办法接受谭小飞缺胳膊断腿,他不想也不需要谭小飞为他做到这种程度。


“谭少,你放心吧,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韩恕终于放弃继续跟谭小飞开玩笑了,再开下去他肚皮就要笑裂了。韩恕并没有说谎,谭小飞确实不是他喜欢的类型,这不是外貌的事儿,韩恕对谭小飞这种已经自暴自弃的人不感兴趣。因为你根本就不需要想方设法的去击溃他的心理防线,彻底摧毁他的坚持,他本身就没有所谓的坚持,活着等同于死了,这种人很无聊的,玩儿起来都没有什么成就感。


“谭少,我这里有点助兴的小玩意儿。”韩恕拉开冰箱,拿出了一管装载着淡蓝色液体的注射器,将它摆在了谭小飞面前。


“很普通的肌肉注射,只要谭少现在把这东西用了,然后跟你的小宝贝儿在我这屋里待一晚上。等到明天早晨,不管结果如何,我都可以把今儿晚上的账一笔勾销。反正我对钱那东西也没什么执着的,那1200万,就当我买了一场好戏。”韩恕可没那么好心眼,他这瓶东西是拉美那边最近推出的一款新型毒品,劲儿可大着呢,不仅能让人飘飘欲仙失去神志,还能激发性欲让人彻底变成野兽,注射一次就足以成瘾。既然谭小飞不想让他折磨他的小宝贝儿,那么就让谭小飞自己亲自动手折磨吧。至于谭小飞用了这玩意儿之后能不能戒掉,那就不是他的责任了。


“谭小飞,你丫个臭傻逼……你赶紧把那药用了,然后我就自由了,可以走人了……有你这种二傻子为我擦屁股,我真是做梦都要笑醒了……”张晓波用尽全力的去讽刺谭小飞,辱骂谭小飞,他希望谭小飞生气,赶紧拂袖而去。平时这人不是挺好面子的么,随便说两句就动火,怎么今天却跟个木头的似的,不管他怎么说都不管用!


张晓波不知道那注射器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看韩恕的表情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万一是什么海洛因之类的硬毒品,那谭小飞不就完了么!


张晓波红了眼眶,眼泪几乎在其中打转,心里歇斯底里的呐喊着,谭小飞,你别这样,我求你了……


谭小飞知道韩恕拿出来的东西,肯定不普通,他今天也许会栽得很惨。


谭小飞转过身,看了一眼张晓波,就在此时,张晓波也在看着谭小飞,彼此视线交汇的地方,似乎双方都一瞬间的懂了什么。谭小飞安抚的冲张晓波笑了笑,那一抹笑容是前所未有的明亮,而后他便拿起了柄注射器,扎在了自己手臂上……


“谭小飞!”


====================

最近回家过年了,所以时间会比较有限,大家懂的,从回家的第一天就开始各种局各种被逼婚,我尽量多抽时间更新~

评论(124)
热度(476)
Top

© nite-ow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