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CP,就是不爱搞对象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番外14

番外14


当张晓波被人拍走之后,谭小飞一方面吩咐陆风说要把那个姓沈的小姑娘带走给侯小杰送去,另一方面又急吼吼的表示说他要去找蒋老板救张晓波,那么这个蒋老板究竟是何许人也呢?


其实这个人便是纽伦古堡的主人,很少有人知道纽伦古堡的蒋老板全名到底是什么,反正大家都一直蒋老板蒋老板的叫着,也不需要去管其他。


谭小飞是少数知道蒋老板姓名的人,而他之所以知道,也要归功于潘志龚。蒋老板的全名叫蒋凤君,从这个名字里就可以看得出,她其实是一个女人,一个在黑道这个几乎被男人占领的行当里混得风生水起,坐到了无上高位的女人。


“这么说,我的人是被韩恕拍走了……”谭小飞听到这个名字,心中更添焦虑,韩恕也是混黑起家的,现在已经入了外籍,在哥伦比亚那边做军火,是东南亚一带鼎鼎大名的军火走私商。但谭小飞真正担忧的并不是韩恕的身份,而是韩恕这个人玩儿得实在太狠,张晓波要是真的在他手里过一晚上,那估计命就没了!而且就算能救回来,下半辈子也算是彻底完了……韩恕以前的玩具,不是残了就是疯了,根本没有一个是能全身而退的。


“我想要回我的人。”谭小飞坚定的说道,今天他既然全须全尾的把张晓波带进来了,那么就必然要全须全尾的带走,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谭少这样说,我会很为难的。”蒋凤君弹了弹烟灰,优雅的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一身香奈儿经典的红色礼服长裙穿在她的身上显得恰到好处。她的脸蛋并不是太漂亮,但没人能否定她确实很美,她拥有一种独一无二的气质,是旁人根本模仿不来的。


“我定下的规矩,没人可以打破,连我自己都不可以。”蒋凤君爱莫能助的耸了耸肩膀。


“我并不想让蒋老板为难,您也不需要为我坏了规矩。”谭小飞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大的脸面,他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一个官二代罢了,就算他父亲坐得位置再高,那荣耀也并不属于他,蒋凤君根本没必要给他面子。


“蒋老板,我只想要一个跟韩先生单独交易的机会,私人交易,这应该是符合纽伦地下世界的规矩的,您可以打电话给韩先生问问,看他是否愿意跟我单独做交易,如果不愿意,那么就算了。如果他愿意,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去赎回我的人。”谭小飞之所以敢这么提要求,是因为他知道蒋凤君和韩恕的关系很特别,只要蒋凤君打了这个电话,韩恕就一定会答应蒋凤君。确切来说,是韩恕个人很喜欢蒋凤君,追求了蒋凤君十年,所以只要蒋凤君开口,韩恕愿意为了她做任何事,赴汤蹈火都在所不惜,更何况是一个小玩物的去向了。


蒋凤君闻言垂下眼帘,浓密纤长的睫毛闪了又闪,稍稍思索了片刻。


“谭少,你倒是聪明。”蒋凤君是什么道行的人了,岂会看不出来谭小飞的打算。如果谭小飞是真的想跟韩恕做交易,不违背任何纽伦地下世界的规矩,那么他只需要跟工作人员说一声,让工作人员去打内线电话跟韩恕沟通不就好了么。可是谭小飞偏偏来找她打这通电话,这说明就连谭小飞自己都知道,如果没有她的介入,人家韩恕根本就懒得理他。


“谭少,你父亲是老潘的主子,既然你过来了,我也不能把你推出门外置之不理。”蒋凤君若有所思的说道,谭小飞是老潘的少爷,提出的要求也不算不合规矩,所以她还真不能不答应啊……


蒋凤君年轻的时候受过潘志龚的恩,那时候她还不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蒋老板,只不过是五羊城里一个只有几条街的地盘,踌躇满志却无法施展抱负的古惑女而已。因为是东北人,而且还是个女人,所以在广东那个地方备受歧视和欺压,经常有人来寻她的晦气,甚至还有要求包养她的,被她给打趴下了。


直到有一天,她在街上吃大排档遇到了仇家,她当时只有自己一个人,而对方却有七八个大男人,所以为求脱身,她便趁人不备,抓起了桌上的筷子直接捅到了对手的眼球里,把那人的眼球活生生的拽了出来,将对面几个大男人吓得尿了裤子。


潘志龚当时在湖南已经颇有势力了,那次是来广东跟人“谈生意”的,走在街上看到了这一幕,便相中了她。潘志龚看中了她的狠劲儿,很欣赏她所以帮了她很大一个忙,让她最终得以干掉天河区的冯老大,把冯老大的地盘和人脉都统统揽在了自己的手里。那是她起步期最关键的一场战役,潘志龚帮她打赢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恩。


“谭少,就我个人而言,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我实在找不出理由听从一个二世祖的吩咐。这个世界遵循的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我有足够的能力踩在你们头上,所以我也就有足够的资格拒绝你们的要求。”蒋凤君吐出了一口香烟,这话说得是格外的霸道,并且也半点不客气:“谭少,今天这通电话我可以打,但你记住了,我不是给你面子,也不是给你爸面子,我是给老潘面子,懂吗?”出来混的,多少要讲点情义,尤其是恩情,过河拆桥这种事儿在黑道里是很忌讳的。蒋凤君以前也听老潘说起过谭小飞,这孩子就是个不懂事的大少爷,让老一辈人操不完的心。


蒋凤君不耐烦的拿起了电话,对于蒋凤君来说,韩恕就是一条恶心的癞皮狗,她甩了十年也没能甩掉的牛皮糖,如非必要,她是真的不想跟那人说一句话。


就在蒋凤君打电话的时候,韩恕的那些工具已经送到了门口。显然,蒋凤君主动打电话给他这件事,吸引了韩恕全部的注意力,让他暂时的忘记了他新买的小宠物。


“蒋老板,你居然也会主动给我打电话,这可真是稀奇啊。”韩恕自嘲般的说道。


“韩恕,我不想跟你废话。”蒋凤君声音冷若寒冰,没有一丝起伏:“谭少,就是湖南谭军耀的儿子谭小飞,你刚买下来的拍卖品叫张晓波,是他的人。他现在提出要求,要跟你进行私人交易。不管你提出什么要求,他都愿意答应。你乐不乐意,给我句准话。”


韩恕闻言,略显诧异的看向了张晓波,而后一只手十分感兴趣的在张晓波脸颊上滑动了一下。真没想到小宠物的来头还不小,居然连凤凰那种从来谁的面子都不给的人,都惊动了。


“别人跟我说呢,我就肯定不乐意,毕竟对于我来说,一个美好的夜晚,是千金不换的。但凤凰你跟我说,那就不一样了……”韩恕柔声耳语,暧昧的对着电话说道:“凤凰,你就是叫我去死,我都肯定立马去死,不会眨一下眼睛。”他追了蒋凤君十年,可她从来没给过他一个好脸,宁可养一堆空有外表的小狼狗,也不愿意跟了他,还放出话来说她蒋凤君要钱有钱,要势有势,不需要任何锦上添花,所以她挑对象要求就三条:貌要够好,活要够巧,脑要够小,而韩恕不符合最后一条,气得韩恕七窍生烟,一点办法都没有。


韩恕喜欢挑战,越是难,他就越不会放弃,十年的时间,蒋凤君已经成了他心里头最大的执念。就连他自己都分不清,他到底是不服输,还是真的喜欢这个女人……反正,他是做好了准备的,大不了耗上一辈子。


对于韩恕的表白,蒋凤君并没有任何的感动,态度仍作稀松平常,只是优雅的红唇微启,冷冷淡淡的吐出了一句格外粗糙的东北脏话:“滚鸡巴犊子。”


蒋凤君最烦的就是韩恕嘚儿呵的这一出,一天天的老能诈唬了。头上插个鸡毛掸子,没事包个狗皮毯子,还真以为自己能装神兽了。


闻言,韩恕是瞬间难以自持的闷声笑了起来,连肩膀都一耸一耸的。他就喜欢听蒋凤君用东北话骂他,特别爽,骂得他浑身舒畅,比做一百次爱还有快感。


“你让那个谭小飞来我房间谈吧。”韩恕答应了下来,既然连凤凰都惊动了,那么如今这事儿看起来还真挺有意思的了。他倒要看看,江湖上传得神乎其神的赛诸葛谭军耀,他的儿子究竟是个什么人物,愿意付出什么代价,赎回他的人。


张晓波迷迷糊糊间,似乎听到那个姓韩的说了谭小飞的名字,这让他的思维稍稍的清醒了那么一瞬间。


“谭小飞……谭小飞……”张晓波瞪着眼睛疑惑的念叨着,谭小飞找姓韩的了?他干嘛找姓韩的?


韩恕听到了张晓波说话的声音,他的视线颇为遗憾的在张晓波身上扫了一圈,这样极品的男孩,真是可惜,煮熟的鸭子似乎要从嘴边上溜走了。不过能让凤凰欠他一个小小的人情,也是很值当的买卖。


“小东西,你叫张晓波是吧?别着急,你的主人谭小飞,很快就会过来救你了。”韩恕半开玩笑的在张晓波耳边说道。


“我不用……他救……”张晓波从没指望过谭小飞能帮他,或者救他,他们彼此也不过萍水相逢,而且还有那么一桩抢女朋友外加划车的公案横亘在两人中间,根本就是仇人嘛,人家谭小飞凭什么救他?他自己惹的事儿,他自己平,大不了豁出一条命,用不着别人。不管是张学军,还是谭小飞,他都不用。


韩恕一听这话,越发的觉得有趣了起来。他俯下身去,跟张晓波聊天:“小东西,你虽然不拿谭小飞当回事儿,但谭小飞却似乎很宝贝你啊。他现在要来跟我谈条件,他说可以付出任何代价赎回你。”


谭小飞既然能求到凤凰那儿去,恐怕也是把这人放心上了,才愿意冒这个险。毕竟一旦弄不好,得罪了凤凰,从今以后估计连喝水都得担心被人下毒。


“宝贝……个屁……”张晓波吃力的吐出这一句骂,谭小飞是个小变态,把他抓起来非法禁锢,打得他满脸豆花开,不给他饭吃,带他飙车,让阿彪打了张学军,还把他带到这个地方来戏弄他,这他妈叫宝贝?


“姓韩的,你别为难他……我自己的事儿,我自己圆……你砍哪儿都可以,要我的命也成,但你别把谭小飞扯进来……”张晓波看着韩恕,努力让自己涣散的目光凝聚起来,虽然谭小飞对他不好,但是他也不想把谭小飞扯进这些麻烦里。谭小飞再厉害,也不过是个未成年的小狐狸,怎么跟这些已经成了精的老狐狸斗呢?


哈哈,有意思,见张晓波这样,韩恕忽然就乐了,谭小飞和张晓波这个两个人,简直太他妈有意思了。


评论(129)
热度(481)
Top

© nite-ow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