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CP,就是不爱搞对象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番外13

番外13


“大勇!”谭小飞推开战勇那间包厢的门便闯了进去。


“立刻帮我举牌!”谭小飞望着舞台的方向,双眼锁定那个在灯光下仿佛会发光的卷发少年。


大勇见谭小飞神情严肃,遂赶紧点亮了包厢里的举牌灯,所有竞拍过程都在包厢内用于竞拍的平板电脑上有显示,目前底下的价格已经炒到300万了,因为每人每举一次牌就是十万。大家竞拍张晓波的热情很高,所以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就已经有超过20次的举牌数了。


“小飞哥,这到底是闹什么?”陆风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他们来纽伦,一般也就是看个热闹,从来不曾真正参与过竞拍。


“我没法参与竞拍,但我不能让他被人拍走。”谭小飞喘着粗气急促的说道,张晓波是他带进来的,名字挂在他的卡号之下,按照纽伦的规矩,他现在已经成为了交易者,也就是卖张晓波的卖家,失去了竞拍资格。只能他让同行的其他兄弟帮忙参与竞拍,把人买回来。


“大勇,不管多少钱,你只管给我往上加。”谭小飞这些年净不务正业了,虽然天赋过人,但从来都不曾认真的想过挣钱,毕竟谭军耀给他的生活费多得花不完,所以他一直以来都只是随便在金融上玩一玩罢了,手头上并没有太多的闲置资金。但这一回,他就算把全部的财产都花光,今儿也必需把张晓波赎回来。


“小飞哥,有紫金卡的人参与竞拍了。”战勇一皱眉头,看着电脑屏幕上竞拍者行列里,忽然蹦出来的一个闪烁的紫金色头像。紫金卡是比黑金卡更高级别的会员卡,像他们这种二代三代的少爷不会有,因为紫金卡的持有者大抵都是他们父辈本人,不是中央常委级别的领导就是首富……


“紫金卡有优先竞拍权,我们也没办法。”战勇家里人倒是有几张紫金卡,但紫金卡的管理非常严格,根本不可能给他们这些小辈借用。所谓优先竞拍权,就是当竞拍者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那么不管黑金卡持有者叫价多高,最后只要拥有紫金卡的人启用优先竞拍权,给出了一个同样的数字,那么拍卖品的归属权就属于拥有优先权的那个人。


战勇给出了800万,剩余的竞争者已经寥寥无几,但紫金卡的那个买家仍然在不断的加价,直到最后竞争者只剩下了战勇和那个紫金卡持有者,最终,紫金卡的持有者启用了优先竞拍权,以1200万的最高价格,将张晓波买了下来。


“让我们恭喜这位紫金卡的持有者,以1200万的价格,获取了我们今日的特殊拍卖品!”主持人笑容满面的宣布,1200万啊,她这个主持人也能从里头拿个几万块的奖金,能不笑得开怀吗。


张晓波真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挺值钱,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个什么孙先生的一条腿也就是100万而已,他居然比人家多了十倍啊。


“这位先生,沈小姐的归属权,现在属于你了,而你的归属权,则属于那位紫金卡的持有者,请问你对此还有异议吗?”主持人最后一次问道。


“没有。”张晓波摇了摇头,走到了笼子旁边,里头的小姑娘还在沉沉的睡着。


“把她放出来吧。”张晓波说道:“然后把她交给跟我一起来的那位……朋友,我相信他应该知道我的想法。”张晓波看向台下,他不知道谭小飞现在在哪儿,但如果此刻谭小飞正在注视着他,那么他希望,谭小飞能够从他的眼睛里读懂他的心。


张晓波还是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尽管那挺傻的,而且也毫无道理,但他始终还是觉得,谭小飞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坏人,他的心里应该藏着一片纯净的乐土,那里充满了阳光、鲜花和笑容。


“小飞哥,怎么办?”陆风都懵了,在纽伦,规矩就是如此,只要这人被卖出去了,那么以后是生是死他们可就再也插不上手了。他们过去总嚷嚷着说,如果张晓波还不上钱,就要张晓波一条腿,但他们的意思其实也就是打断一条腿而已,接上骨头养三个月,照样生龙活虎。但纽伦这边可不像他们这样好说话,人家那是真刀真枪的砍啊。陆风长这么大也没惹过这种麻烦,能不懵吗。


“我去找蒋老板。”谭小飞握紧了拳头,指甲深深的嵌在了掌心里,带来一阵难以言喻的刺痛:“你们把那个小姑娘给侯小杰送去,让他把人安排好了。”侯小杰是他们这群人里心最软的,把小姑娘交给他处理总是没错的。


张晓波被那些保全人员押下了后台,看到那些铺着白色单子的病床,还有铺陈在旁边台子上各种各样的手术刀、电锯等等物品,他也不是不害怕,他其实怕得要死,吓得混身直冒冷汗跟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因为他不知道那个什么紫金卡的持有人到底想要他身上的什么零部件?是腿还是胳膊还是什么其他的部位……未知才是最让人恐惧的。


“先生,请喝掉这杯水,躺在5号床上。”工作人员递了一杯东西过来,那玩意儿是透明的,无色无味跟水差不多,但想也知道绝对不会是真正的水。


“这什么东西?”张晓波将水杯接了过来,心中有些忐忑,不会是毒药吧?直接把他毒死?不过毒死也干脆,省得痛苦了。


“您放心,只是一点……能够让您放松的小药水。”工作人员倒是没撒谎,的确是能够让人放松的东西,镇定类药品而已,一般被麻醉的人,会有头晕目眩、四肢无力等等的表现。紫金卡的贵宾希望拍卖品送过去的时候是清醒的,能认人能说话,但又不希望拍卖品具有太强的行动力,所以他们只好用这种型号的麻醉剂了。


张晓波的视线扫过那些五大三粗的保全,还有那些将他团团包围的工作人员。这种情况他是肯定逃不出去的,既然早也是死,晚也是死,那就不如早死早托生了。抱着这样的念头,张晓波将杯子里的东西咕嘟咕嘟的一口全喝了下去。


仅仅也就是三五分钟之后吧,张晓波开始感到了强烈的眩晕,手脚发软,完全丧失行动能力的瘫倒在了床上。张晓波以为自己会彻底晕过去,但奇怪的是,虽然反应能力慢了很多,但他的意识却还是很清醒的。这种感觉,有点类似于喝大了,但比喝大了要严重得多。虽然动不了,但那些人说的话,做的事儿,张晓波都能看到,也都有感觉。就比如说现在吧,他就知道,有人在脱他的裤子……他妈的连内裤都扒了,那个什么紫金卡的人该不会是想要割掉他的小弟弟留收藏吧!


“把人送到韩先生的房里吧。”后台主管吩咐道。


“不把人料理好了再送过去吗?”工作人员疑惑的问道,清洁身体这种事儿一般都是要工作人员来做的,毕竟是产品,不管是男是女,走前门还是走后门,总得弄得干干净净的才好给客人享用。


“不了,韩先生说他不喜欢别人乱碰他的东西,这种事情他一向都习惯自己来。”


张晓波听到了这些人的对话,从他们的言语中,透露出了几个信息。首先,那个买了他的人大概姓韩。而且,那位姓韩的脾气还挺古怪,喜欢自己动手砍人……变态中的变态啊。


直到现在,心思单纯的张晓波也依然坚定的认为那个买了他的人是想要把他大卸八块,而不是做其他的什么事情。


张晓波躺在那张带轮子的床上,被人像推着一席珍馐佳肴一样,一路推出了后台,七拐八绕的在这个地下迷宫里转了好久的圈圈,最终被推进了一个套房里。张晓波睁着朦胧的双眼打量着四周围,这间套房跟谭小飞的那间格局差不多,但空间要更大,装潢也更加华丽,一看就知道这个韩先生的等级肯定比谭小飞高。


就在此刻,门口处传来了一阵开门的动静,张晓波吃力的转动了一下头,将视线望过去,终于知道了那位传说中的韩先生究竟长什么样。张晓波想,如果他碰上这位韩先生的地点不是在纽伦地下世界,而是在街边随便的某条大道上,那么他也许会认为这是一个好人。因为韩先生形象实在挺具备欺骗性的,他大约四十岁上下,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睛,长得不错,笑起来很温和的样子……


但张晓波知道,所有的温和都只不过是假象而已,这个人的笑容……给了张晓波一种强烈的威胁感,比谭小飞要剧烈得多。这说明,这个人比谭小飞要危险得多。


“你叫什么名字?”韩恕伸出手来,轻轻的抚摸着张晓波的头发,望着张晓波的眼睛感慨着:“你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你知道吗?”格外的干净,纯粹……他已经有好久都没有见过这么让他动心的小玩意儿了。他也许会把这个人留在身边,直到彻底玩儿坏了为止。


“你有病……”张晓波断断续续的说道,口齿不甚清晰,但语气却依然坚定,态度却依然嚣张:“你他妈要杀要剐就干脆点,别整这些没用的……”


韩恕闻言哈哈的笑了起来,显得非常开心。走到旁边打了个内线电话,叫人把他最顶级的那套工具送到房里来。


“您是说……在A号仓库里的那套工具吗?”接到电话的工作人员闻言真是有点心惊胆战的,韩先生已经很久没有动过A号仓库里的东西了,今儿这位拍卖品倒是个极品,居然把韩先生那方面的要求都给勾起来了。A号仓库里那套家伙什要是都上了,那估计明天早上他们就只剩下帮那位主儿收尸这一条路了……


“嗯,送过来吧。”韩恕兴味盎然的欣赏着张晓波的身体吩咐道。


韩恕的性癖跟别人有点不一样,就喜欢玩儿刺激的,要越暴虐越好,越血腥越好……小东西脾气还挺冲,但没关系,他有很多好东西,就是专门用来驯服这种脾气冲的。


评论(124)
热度(419)
Top

© nite-ow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