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CP,就是不爱搞对象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43

第四十三章


张晓波迎着瑟瑟的寒风,站在旋转木马旁边吃着一份芝士冰激淋可丽饼,穿得里三层外三层还套着谭小飞的大衣。


“真不知道你到底是冷还是热?”谭小飞无奈的叹道,裹得跟个熊一样还要吃冰激淋。


“你又不懂了吧?”张晓波把手里那香甜的饼凑到谭小飞的嘴边上:“冬天吃冰激凌别有风味儿,你也来一口呗。”


两个大男人站在游乐场里,你一口我一口的分享同一份食物,画面明明应该很违和的,但是也许是因为这两位主角实在是太帅了,又或许是他们的气质太搭,竟给人一种明亮而温馨的感觉。路过两人身旁的游客们不断的回头注视着,并有小姑娘开始兴奋的拍照,口里念叨着什么太配了之类的话。


谭小飞就着张晓波留下的牙印咬了一口香甜的可丽饼,冰激淋绵柔的口感在舌尖蔓延开来,味觉美好的体验仿佛一路延伸到了心底。


虽说这次谭小飞和张晓波两人来到深圳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办事,但既然人都来了,怎么也不可能不出去玩玩。尤其是张晓波,爱热闹喜欢新鲜,什么欢乐谷啊、野生动物园啊、世界之窗啊,肯定都得去溜一圈。


谭小飞自然是唯命是从,张晓波说什么就是什么,于是两个人一大早吃了早茶之后就到了欢乐谷。说句实话,谭小飞以前从来没有去过游乐场。听起来挺不可思议的,但是仔细想想谭小飞这小半辈子的经历,似乎也并不难理解。


柳如是在谭小飞三岁的时候就得了抑郁症,一个抑郁症患者是肯定不会想起来要带儿子去什么游乐场的。至于谭小飞他爸谭军耀就更不可能了,谭军耀平时连正眼看谭小飞一次都很少。由父母牵着小手快乐的在游乐场里玩耍的经历,距离谭小飞实在太过遥远,尽管那对于普通的孩子来说是再平凡不过的幸福。


所以,这是谭小飞第一次到游乐园玩。


张晓波人来疯,一路上笑笑闹闹得,玩得特别痛快,那种愉悦的心情也感染了谭小飞,他任由张晓波牵着他穿梭在人群中,陪着张晓波坐在过山车上呛风喝冷的尖叫,吃那些他以往不屑一顾的垃圾食品,仿佛重塑了童年一样。


“说起来,咱俩这算是第一次约会吧?”张晓波后知后觉的提出了这个疑问,自从跟谭小飞在一起之后,不是上床就是上战场,似乎很少有机会能够这样两个人安安静静的出来玩。


“我以为咱俩的第一次约会是在王府井。”谭小飞笑道,虽然当时张晓波可能并不那样认为,但在谭小飞心目中,那就是他们第一次的约会。


“你家约会的时候还给对象弄一手铐。”张晓波想起来了,谭小飞说的是他们俩刚认识那会儿,曾经一起去过一次王府井小吃一条街,他还骗谭小飞喝豆汁来着,当时谭小飞脸都绿了……


最后谭小飞忽然说那天是他生日,但是家里从来都没一个人能记得他的生日。谭小飞当时说这话的样子看着是可怜兮兮的,所以张晓波最后买了个拨浪鼓送给谭小飞当生日礼物。他那时候身上就几十块钱,穷得叮当山响买个拨浪鼓糊弄人,其实也就是随便意思意思而已。可谭小飞却特别珍惜,还专门买了个盒子装起来。每每思及那时谭小飞孤独的握着他送给他的那个小拨浪鼓的样子,就总是让张晓波有那么点心酸。


“我这一生做得最正确的事情就是当时把你铐回了家。”谭小飞栖身上前,在张晓波沾着冰激淋的嘴角亲了一下。他做过的错事太多了,简直数都数不清,唯一做对的一件事儿就是把张晓波抓到了身边,那改变了他的一生。


“谭小飞,你给我从实招来,你丫是不是那时候就看上我了?”张晓波总觉得自己被算计了,从谭小飞在自己家门口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就掉谭小飞为他挖出来的坑里了。


现在回想起那时候的很多事,忽然就有了答案。谭小飞把他锁到了自己的房间同睡一张床,出门的时候让阿彪照应着他,在那个纽伦古堡里为他解围,陪他一起在平民区杂乱的小巷子里吃爆肚,生日的时候拉着他出去玩儿,还有他逃跑前一天的晚上发生的一切……如果说那时候谭小飞就喜欢他的话,那么这过去许许多多让张晓波觉得困惑的地方,便一下子就拨开云雾了。


“你猜。”谭小飞并没有正面回答,一如既往的狡猾。


“切,你不说我也知道。”张晓波白了谭小飞一眼,得意洋洋的抬起了下巴磕。这人啊,长得帅就是没办法,弄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多不好意思啊。


此刻,就在谭小飞陪着张晓波玩得正开心的时候,对于某些人其他人而言,时光却不怎么美妙。


郑世则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收到了一条短信,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短信上只有简单的一句话:我已到深圳,署名是谭小飞。自打看到这条短信之后,郑世则就跟丢了魂似的,跟单位请了病假待在家里坐卧难安,已经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


“老公,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郑太端着一碗燕麦粥,放在郑世则的办公桌上,颇担忧的开口问道。像他们这样的人家,一旦出事那可就是大事,郑太不得不急啊。


“没什么,你别担心,一切都好……”目前为止,一切都好……郑世则闭上眼睛深深的叹了口气,有些事情,一步走错步步皆错。


郑世则是典型的天之骄子,读书的时候就是北京大学的风流人物,毕业之后顺风顺水的成为了公务员,并一路高升的当上了深圳文化部二办的一把手,那时候……他年纪轻轻,前途无量。


遇上谭军耀,就像命里头的一场劫难,他没能渡过去,于是就栽了。


当年谭军耀以重利为饵,将他拉下水,等实习期结束之后,要了他的一封推荐信,便留下了一个大摊子去了湖南。之后郑世则便接手了谭军耀的那套“生意”,继续的把它们给做了下去,并且此后一直跟谭军耀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听从谭军耀给他的一些建议,也跟谭军耀共同合作一些“项目”,两人互惠互利。直到谭军耀落马,他当时急匆匆的撇清关系落井下石,满以为以谭军耀的性格肯定不会放过所有跟他有过生意来往的人,却没想到谭军耀最终却什么都没说。


谭军耀的死,给了郑世则很多感慨,现在,他虽然仍有生意在做着,但已经慢慢的开始收缩了,大概再过几年就能完全脱手。当初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贪念,是他的不对,但他也有自己的不得已!深圳的物价与日俱增,可公务员的工资却永远像一潭死水一样,如今他都坐到正部级了,每个月也依然是领着1万来块钱的工资,在深圳这么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够干什么!老婆要家用,女儿要读书,父母要奉养,他不贪的话这些钱要从哪儿来?


中国政府部门十官九贪,当初校园里好好的正直老实人,一走进这个大染缸就变味,不是因为大家都心眼太坏,而是被逼得没办法。老百姓生活有种种的难处,有关妻儿的,有关父母的,难道他们当官的就没有家人没有难处了吗!他坐到如今这个位置足足熬了三十多年,而且他还算是走运的,最起码他熬出头了。外头有多少人,熬了一辈子也不过就是个科级干部,领着五六千块钱的工资,比保姆月嫂还不如,对于那些人而言,他们不贪能怎么办。


人家国外是高薪养廉,咱们倒是也想效仿,但基数摆在那儿,成本太大根本高不起。从中央到地方,一层又一层的政府部门,里头一堆一堆的人,牵一发而动全身。想说要撤掉一些闲置部门或者是职能重叠的部门,可盘根错节的关系又摆在那儿,撤谁都不合适。上头总说要改革要改革的,结果说了这么多年,也没见改过什么。依然是顶着全球最多的公务员数量,铺陈着全球最复杂的一堆杂七杂八的政府部门,官员薪资待遇全球倒数。


郑世则现在这么说并不是他想规避自己的问题,找借口逃避自己的错误。他是有错,他是有罪,但如果非要问责的话,也绝对不能把错误全都归结在他身上!这个社会,这个制度,这个环境,难道就一点错都没有吗!


“老婆啊,这两天,我有个朋友家的孩子可能要过来,我得跟他谈点要紧事。要不……你就先带着囡囡回你妈那儿住两天?”郑世则对自己妻子说道,他不确定谭小飞会不会找上家门,但总归他不想让妻子和女儿看到他狼狈的一面。有一句话叫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现在谭军耀的儿子来讨债了,那么他还的时候,估计也到了……


“好。”郑太体贴的点了点头,并抱了抱自己的丈夫:“工作别太辛苦了。”


郑世则安慰的拍了怕妻子的后背,他老婆是个顶单纯的人,他也不想让她知道他在外头做的那些事儿。现在一切都还不甚明朗,也许是他杞人忧天了也说不定。谭小飞来深圳的目的,也许只是想找他帮个忙罢了,而不是记恨他当初过河拆桥的作为,要把他这艘船凿沉。


郑世则对着窗口的阳光,仔细的思量,将所有从北京那边传来的消息翻来覆去的咀嚼,想找出谭小飞这回来深圳找他的目的。据说谭小飞跟王家斗起来了,前一段日子让王家吃了好大一个闷亏,连王博文都被牵连得降级降职了。又有人说谭小飞是跟刘清江那边连成一线了,也许以后要帮助刘派上位,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郑世则想了很久,到最后都依然没有想明白,这些中央里头的弯弯绕,跟他这个远在广东鞭长莫及的人能有什么关系?他又有什么价值,值得谭小飞大老远的跑到深圳来找他?


“等吧……”郑世则轻声念叨着,该来的时候就来了,该知道的时候就知道了。


评论(74)
热度(566)
Top

© nite-ow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