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CP,就是不爱搞对象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番外11

番外11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纽伦地下世界!”


漂亮的主持人站在舞台上慷慨陈词,一束追光灯打在她的身上,将她那件挂满了水晶吊坠的礼服衬得越加光彩照人。


“感谢一直以来大家对纽伦古堡的支持,今晚的拍卖会即将开始,在此之前,请大家先欣赏一段由纽伦地下世界精心准备的表演,衷心祝愿诸位尊贵的客人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伴随着主持人的话语,现场开始变得安静起来。舞台上穿着性感的舞者们已经站定就位,乐声响起,张晓波也不好再继续跟谭小飞吵吵闹闹,便怀着满心的郁闷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顺手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把自己的愤怒都化为了饮酒的动力。


“你什么时候开始吸毒的?”张晓波不傻,从方才经理稀松平常的态度里就可以看得出来,显然吸毒这种习惯已经伴随了谭小飞一段时间了。


“大概两年前吧,16岁左右。”谭小飞是从那次车祸之后才开始吸毒的……思及车祸的那天晚上,谭小飞的手又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池元宝也是如此,每每想起那事儿就浑身直哆嗦,这是他跟池元宝两人的秘密,也是他们共同分享的后遗症。


那天,他跟池国原一前一后的飞驰过那条路。池国原从内弯道超车与他齐头,两辆车挨得很近。当那个中年男子突然出现在公路上的时候,池国原没有看到,于是他冲了过去。而谭小飞看到了,所以他踩了刹车。可是,那种情况下,即使踩了刹车也是根本来不及的,所以当池国原把人撞出去之后,他的车又从那个人的身上碾过去了……


也许,这正是谭小飞的心结所在,他永远也不会弄懂,那天晚上,那个男人究竟是死在池国原蓄力的撞击之下,还是他最后的碾轧之下……池国原并不知道其中的关键和奥妙,因为当时池国原撞了人之后就整个人都懵了,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但谭小飞不同,谭小飞当时很理智,他明白那一切是怎么回事儿,只是他不想去分析也不敢去分析什么罢了。


他最后选择扛下那件事儿,除了他仍然把池国原当兄弟,不希望看到对方前途尽毁这一个原因以外。也是因为,他根本不分不清那人到底是怎么死的,他跟池国原,究竟谁的错更多一些?


谭小飞始终过不了自己心里这关,他无法忘记自己的车从一个人的躯体上碾轧而过的感觉,车座传来的每一缕颠簸,方向盘的每一丝震动,他都记得清清楚楚,永远不会忘记。过于巨大的精神压力令谭小飞越来越无法承受,他是如此的厌恶着这个世界,正如同他厌恶着自己。所以打那以后,他就开始喜欢上了很多极限运动,喜欢上了那种在死神的刀尖上跳舞的感觉。并且,他也开始尝试以往从没有尝试过的危险与堕落,比如吸毒……


“他妈的弄了半天,你丫今年才18岁?”张晓波颇有些目瞪口呆,对于谭小飞的年纪,他是真没想到。张晓波倒是一早就有感觉谭小飞比他小,光从人家那满脸的胶原蛋白还有那没长开的五官就能看出来,绝对小。但张晓波也是真没想到谭小飞居然才18,这他妈不就是一小崽子吗!


“过了年就19了。”谭小飞强调,毕竟现在距离过年也没几天了。


“你19也是一字打头啊!有他妈什么区别!”张晓波就弄不懂了,现在这帮毛都没长齐的娃娃们一天到晚的都在想些什么呢?居然连毒品都敢碰,真拿自己不当回事儿啊!


“这玩意儿要是真上瘾了,戒起来要人命,不戒更他妈要人命。”张晓波跟谭小飞有过节归有过节,但这过节也真没严重到恨不得对方赶紧死的程度。若说看着谭小飞倒点小霉张晓波是十分乐意的,可他不会真盼着对方人身安全上有个好歹。


“已经上瘾了。”谭小飞无所谓的嗤笑了一声,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他无所谓,转过天去,他就要离开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在那个名叫加拿大的国家里,他死了活了,还有谁会在意呢?也许尸体臭了都没人发现,因为他爸在加拿大买下的是一个庄园,连他妈邻居都没有。


张晓波看着谭小飞精致却冰冷的侧脸,谭小飞才刚刚洗过澡,那些浓墨重彩的妆容都被卸掉了。当除去那些华丽的装饰之后,张晓波只看到了一个病态的少年,他的皮肤透着不健康的苍白,嘴唇几乎毫无血色,微微泛着青色的眼底流露出浓浓的疲惫……而这些,都是张晓波以前从来不曾注意到的。


“戒了吧。”不知道为什么,连张晓波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他居然就说出了这样一句类似于规劝的话。年轻人底子好,戒掉之后好好养养,总归比现在这样强。


谭小飞略显诧异的望向张晓波,试图在对方的神色里找出一些端倪,以证明他方才那句规劝其实是虚伪的幸灾乐祸。但张晓波落落大方的态度,和坦坦荡荡的眼睛,却说明了他内心真实的想法。张晓波是真心希望他戒掉……


就在谭小飞不知该如何反应的时候,舞台上的歌舞表演也结束了,开始进入了今晚活动的正题——拍卖会。


“有请我们今晚的第一个拍卖品,孙先生!”


当主持人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张晓波有那么一瞬间是认为自己绝对是听错了,第一个拍卖品孙先生?这他妈搞笑呢吧!人也能拍卖。


然而,直到一个看起来颇为瘦弱的中年男子走上舞台的那一刻,张晓波的不以为然才终于被现实打破了。他开始明白了过来,方才他并没有听错,那个舞台上的孙先生就是拍卖品。


那位孙先生看起来面黄肌瘦,弱不禁风,并且一边走还一边吸着鼻涕,双眼眯缝着透着一股子的急切。他的形象特征太明显了,即使是像张晓波这样的外行人也都能一眼看出来,这是个不折不扣的瘾君子。


“今晚孙先生即将在纽伦拍卖会场拍卖他的左腿,底价为30万人民币。现在,竞拍开始,请举牌!”


张晓波晃了晃脑袋,使劲儿敲了敲自己因为主持人的话语开始变得混沌的头壳。


“谭小飞,我他妈没听错吧?刚才那人说孙先生要卖什么?”张晓波希望是自己搞错了。


“那人要卖他的左腿。”谭小飞淡定自若的回答。


“怎么卖?”张晓波神情木然的追问,该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自然是砍下来卖了,不然你以为怎么卖?”谭小飞说得那样理所当然:“最终竞价成功之后,就会由专人现场把腿砍下来,制作成标本,交到买家手里,当收藏品。”


纽伦古堡的主人是东北人,早年就去了广东那边混,在黑道里地位颇高,路子很广,最后把生意开到了京城。手下有很多非法的行当,比如赌场、贩毒、地下钱庄等等,一些烂赌鬼欠钱还不起的,或者是吸毒倾家荡产的,没有别的方法可以凑钱,就可以向老板要求自愿到这个拍卖会场来拍卖自己身上的零部件。现在这个社会如此病态,总有那种喜欢玩儿刺激的人,对购买收藏人体零部件很感兴趣,所以拍卖市场长盛不衰。


这人的腿价格算是比较低的,毕竟是个瘾君子,健康状况肯定不那么良好,所以腿的成色也肯定不漂亮。一般喜欢收藏的人都会更倾向于选择女人身体的零部件,比较具备美感。


张晓波有生以来从没有听说过世间还有这种奇葩的交易,那些人买条腿来干嘛呢?


张晓波尚没有从震惊中回神,底下的第一个拍卖就已然结束了,有个人花了一百万把那人的腿给买下来了。然后就看到一伙五大三粗的保全人员,将那位孙先生拉到了舞台中央的白色幕布之后,不多时,后方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白色的幕布喷上了点点血迹……


张晓波再也忍受不了了,他感到非常恶心,这种恶心不仅仅是心理上的,更是生理上的。他捂住了嘴,急匆匆的起身,弯着腰冲到了墙角处,扒着包厢的墙壁就开始剧烈的呕吐了起来,吐得昏天黑地,仿佛要把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统统吐出来一样。


谭小飞侧过头去望着张晓波呕吐的背影,神情变幻莫测,不知道在想什么。



======================


本来是想更正文的,但是结果却更了番外😂😂,明天再更正文吧~

评论(98)
热度(452)
  1. 糖浆烧酒Jnite-owl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甜keng的
    大大评论里说可能要出本子!!!(ฅω*ฅ)好棒 夜么虎子:
Top

© nite-ow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