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CP,就是不爱搞对象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36

第三十六章


刘清江今儿一整个晚上都挺心急的,他今天本来策划得好好的,把谭小飞弄进会场来,把人安排在身边坐着。就谭小飞而今那么个四面楚歌的状况,在这个会场里还不得靠他罩着。而只要谭小飞一直在他身边待着,那么就可以给人一种既定事实的假象,那就是谭小飞和他已经联合在一起了。一旦大家都认定了谭小飞是他队伍里的人,那么到时候谭小飞就算不想站他的队,旁人恐怕也信不过他。


可事情的发展却从头到尾都不大顺利,首先谭小飞进场的时候,身边居然跟了十多位的重量级少爷,这就是头一个刘清江计划之外的变数。这十多位的少爷,身后就代表着十多个家族的力量,让谭小飞一下就成为了全场的焦点,令众多大鳄都前来致意的人物。


王博全跳出来搅局的情况刘清江倒是预料到了,但是刘清江对此一直很放心,因为任谁都知道谭小飞就算是站遍全天下人的队伍,也不可能再去站王博全那边了。所以王博全跳出来搅局反而不是坏事,而是好事,因为谭小飞想脱身,想找到足以跟王博全抗衡的力量,就只能选择他。


而池老的突然出现,又成为了刘清江的第二个意料之外。并且一向不问世事的池老居然会选择替谭小飞解围,还为谭小飞作了很大的面子,这就更加是让人始料未及了。谭小飞一下子成为了一枚香饽饽,在这个会场里众星捧月左右逢源的,比那些大明星还招人待见。如此这般,他能发挥的余地就不剩下多少了,最初的计划也可以算是彻底报废了。


但刘清江也不想放弃最后的尝试,毕竟今天谭小飞能有这个机会正式亮相,他可是功在社稷。可以说没有他,谭小飞连这个大门都进不了,所以他也总有资格要求点什么的,不是吗?


所以,等到谭小飞和张晓波回到席间的时候,就看到刘清江已经坐在不远处的位置上,一副恭候多时的样子。


“张老板和谭贤侄今天晚上可以说是出尽了风头啊,估计等明天的时候,整个北京城圈子里的人,就都知道你们两个的大名了。”刘清江晃了晃自己空空的酒杯对谭小飞笑道。


“谭贤侄啊,到底是熟人了,不跟我喝一杯吗?”


张晓波看了谭小飞一眼,主动的拿起了桌上的一瓶红酒,走到刘清江身边。


“刘大爷,今儿晚上玩得可还尽兴?谭小飞这人吧,从来不喝酒,酒量也不行,不如我替他敬您一杯吧。”张晓波扶着酒瓶给刘清江倒了满满一杯,然后又在自己的酒杯里倒了同样满满的一杯。


“张老板太客气了,当是我敬你才对,我早就想跟你喝一杯了,感谢你替我教育犬子。”刘清江虽不知道张晓波到底跟谭小飞是什么关系,但无论如何这人已然入了池老的眼,而且听池老那话的意思,张晓波还跟池家的小少爷关系有那么点密切,经常一起喝酒什么的,那么以后就不可等闲视之了。


“说到小红,这人怎么没在了?”张晓波周围张望了一下,确实没见刘鸿了。


“唉……”刘清江闻言是非常无奈的闭上眼睛摆了摆手:“别提那臭小子了,一提他我就来气。”刘清江这话是三分假七分真,他的确故作夸张了,但他也是真来气了。


“这不是会场这边今天来了挺多的明星嘛,刚才,省人大常委会的瞿主任过来敬酒,身边跟着一位什么青春偶像组合里的女队员。小女孩确实挺漂亮的,刘鸿一看当时就走不动道了。瞿主任也是太客气,见刘鸿不依不饶的拉着人家姑娘的胳膊非不让人走,所以两三句话的功夫,就委婉的把自己的女伴让给刘鸿独自离开了。”刘清江简单的把事情叙述了一遍,这中间的过程里还有更多更可笑的事情呢,他都没好意思说出口。


“张老板你是没看到,当时场面那个尴尬啊,我都替刘鸿臊得慌,简直太不像话了嘛。”刘清江拍着桌子,这番话他是一点假货都没掺,刘鸿是看不出来,但他能看不出来么,人家瞿主任表面上虽然没说什么,依然是客客气气的,可离开的时候明显就已经很不高兴了。人家好好的明星女伴带出来,居然被别人像对待妓.女一样拉拉扯扯的,瞿主任怎么可能不生气。要不是为了维持自己的面子,不想再继续跟刘鸿纠缠,瞿主任根本不可能那么轻松的就把自己的女伴让出来。


听刘清江的描述,张晓波几乎可以想象到那个画面。对于刘鸿的所作所为,张晓波是毫不意外,这种事情发生在刘鸿身上那简直太正常了嘛。刘鸿都能毫无自知之明的调戏到他的头上来,还有什么不要脸的事儿是他做不出来的呢。


“那……现如今这是,带着人家小姑娘出去了?”张晓波问道。


“嗯。”刘清江点了点头:“这不是酒店里有个什么KTV吗,带着人姑娘下楼唱歌去了。”


下楼唱歌?张晓波心下里不以为然,嗤之以鼻,依他看是下楼开个KTV包厢做爱还差不多吧。


“不说刘鸿了,刘大爷,来,我敬您一个。”张晓波举起了杯子,跟刘清江碰了一下。


这一杯红酒的量对于张晓波而言,还不是小菜一碟,一口就干了个底朝天一滴不剩。


“张老板真是好爽快啊,怪不得池老喜欢你呢,年轻人以后大有可为啊。在咱们国内,不管是经商还是从政,要想走得高走得远,就必定离不开这杯酒。”刘清江真真假假的夸赞,也同样的一口将自己手里的那杯给干了。


“大有可为我可不敢当,能混口饭吃我就满足了。”张晓波开怀的笑着。


“接下来,难道张老板就不打算利用手头这大好的资源,做些什么吗?”刘清江可不信张晓波这话,跟池老交好能得到的东西可不仅仅只有名声而已啊,这盛名背后隐藏的利益,才是人们追逐名声的最终目的。


“我有打算啊,我的打算就是再敬您一杯。”张晓波说着又给刘清江满上了。


“看来张老板这是有大计划了,不乐意跟我这个老头子说啊。”刘清江心照不宣的笑,看张晓波对他的问题顾左右而言他,刘清江就更加认定了张晓波一定会借着这次机会,跳出平民阶层,做点什么了不得大生意。


“刘大爷您真是太懂了,明白人!咱们俩今天可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能喝多少是多少!”张晓波又跟刘清江碰了一下,咕嘟咕嘟的把满满一杯的红酒干了进去。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张晓波根本懒得跟刘清江解释什么,因为他知道,不管他再怎么解释,说他唯一的打算就是回家洗洗睡了,刘清江也肯定不会信的,但那的确是真话。


张晓波的内心里实际上并没有多么喜欢这个上层世界的光怪陆离,就像他也并没有多么喜欢鱼子酱松露和鹅肝酱。如果有机会他永远不会拒绝去尝试,因为人拒绝走出自己熟悉的世界去尝试自己不了解的事物往往只会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恐惧退却,第二是自我否定。


张晓波认为自己既不胆小,也不自卑,所以他昂首挺胸的走进了这个世界里。他享受了这个世界里的豪车美服,华丽的高堂广厦,昂贵的美酒佳肴,高尚的身份象征,无处不在的众人艳羡的目光。然后,他就可以把牙剔干净,毫不留恋的拍拍屁股重新回到他的不到三十平米的小屋里睡觉了。塞壬迷惑不了没有欲望的舵手,正如庙堂之高迷惑不了桃花庵下的桃花仙,举国之财富亦迷惑不了一心寻道的释迦摩尼。这种感觉,懂的人不用说都懂,不懂的人就永远不懂了。


“来来来,刘书记,咱们再来!你我感情深又铁,今朝喝到胃出血!”就这一会的功夫,但见张晓波是嘴炮模式火力全开,坐在刘清江身边东拉西扯了一堆莫名其妙的事儿,说不到两句话就非要拉着人家干一杯,那可都是满满一杯的干货,而且还回回都是一口闷的状态。


劝酒的词儿都他妈快说出花儿来了,什么天上无云地下旱,刚才那杯不能算;什么能喝一斤喝八两,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什么千山万水总是情,少喝一杯就不行;还有什么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我给刘书记再倒杯酒,刘书记不喝那就是嫌我丑……


刘清江这厢是一杯接一杯,心中委屈,苦得跟黄连一样,这张晓波就是个死缠烂打的人物,酒场高手,不管是劝酒的技术,还是喝酒的架势,那都是真金火炼的硬茬子,你不想跟他喝都不行。他本来还想跟谭小飞坐下好好说说话呢,但没想到张晓波这位挡在半路的程咬金,居然还真难对付。


直到最后刘清江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干了多少杯,整个人都开始晕晕乎乎天旋地转了起来,张晓波那边也还跟没事人一样呢。


“张……张老板……我有点多了……”刘清江伸出手指,颤颤巍巍的强调着,他真的不能再喝了,他现在看张晓波都是双影的了。


“刘大爷是真心英雄,就今晚咱俩这个量,您这个忘年朋友我是交定了。最后这一杯,祝咱们俩友谊长存,刘书记岁月长青!”张晓波才不管你那个呢,一句话,继续喝!不他妈把你彻底喝趴下今儿就不算完。


“我……不行了……”刘清江这话还没说完,一杯酒就又送到嘴边上了。


“来来来刘大爷,我帮你。”张晓波喝完自己那杯,见刘清江还在推搪,便一手扶着刘清江的脑袋,一手把那酒杯往人家嘴边一凑,特别有技巧的就把满满一杯又灌进去了。


刘清江这杯下肚,是彻底绷不住了,坐在椅子上身躯摇摇晃晃了两下,便像冬眠的大狗熊一样扑通一下卧倒在了酒桌上。


张晓波叫了两声,见人的确是不行了,便淡定的站起身来拍了拍衣袖,将旁边的服务员招呼过来。


“这位是中央书记处的刘总书记,喝得有点多了,麻烦您给楼上开间套房把人送去休息休息吧。”张晓波对服务员吩咐道。


那服务员也是训练有素,这种情况见多了,立刻就招了一帮人高马大的兄弟过来,小心翼翼的把人给扶走了。


谭小飞一直坐在旁边看得是目瞪口呆的,见张晓波的视线向他扫过来,赶紧热烈的拍着自己的手掌。别说,就张晓波这一手,他还真学不会……尺有所短,寸有所长,那些什么一条大河波浪宽,端起这杯咱就干之类的话,他这辈子也不可能像张晓波那样理直气壮的说出口。


“傻看什么呢,走人。”张晓波笑眯眯的过去牵起谭小飞,他知道谭小飞还不想这么快给刘清江答复,所以肯定得找个法子混过去,那就不如干脆他上,直接把人喝倒了完事,省得废那老些的算计。


台上的节目如今已经是表演完了,酒席吃到现在也进入了尾声。其后酒店还准备了一些夜场活动,但池老年纪大了,那些夜生活他肯定就是不参加的了。池国原扶起自家爷爷退场,谭小飞跟张晓波一众少年人也紧随其后,礼数周全把老人家送出了门去。


“怎么着?小飞,咱也颠儿了呗?”


阿彪等人看着谭小飞问了这么一句。


“刘鸿不是还在楼下KTV嘛,看刘书记今儿晚上的量估计是回不去了,具体睡哪个房间怎么着也得通知刘鸿一声,然后咱们就走。”谭小飞说道。


“成,正好我也想去看看小红。”陆风闻言怪笑着把自己的拳头按得啪啪响。


一行人来在楼下KTV,问过前台知道了刘鸿在9号VIP包房,便径直过去了。虽然之前刘鸿说不让人去打扰,但前台服务员是真的不敢拦谭小飞他们,摆明了这群人都是楼上那会场下来的少爷,谁更矜贵这种事儿他们上哪儿知道去啊,都不要得罪就对了。


推开9号包房的门,顿时一股乌烟瘴气的味道便迎面扑来,味道浓重得直辣眼睛,屋里腾云驾雾跟蓬莱仙岛似的。这味道谭小飞最熟悉了,不由得微微颦眉,刚他还跟王博全他们提飞叶子来着,没想到话刚说完刘鸿就飞上了。


“我操,他妈的这一屋人是要修仙啊?”张晓波最先绷不住咳嗽了起来,还有点头晕反胃,在场的对叶子这玩意儿都是熟客,唯一就张晓波是生张,当然受不住了。


包厢里音乐叮铃当啷的,放得好像是韩国舞曲。除了刘鸿以外,还有好几位少爷,都是刘派那边家里的孩子。一个两个的倒在沙发上,睁着迷蒙的眼睛跟身子底下的男男女女们翻云覆雨,意识不清,连人闯进来了都不知道。


在楼上被刘鸿硬抢过来的那个小姑娘大概是现场唯一意识还算清醒的人,估计就她没吸,只是衣服被扒光了,正蹲墙角那儿瑟瑟发抖呢。


“别看。”谭小飞把张晓波的眼睛捂上了,这种画面怎么能自己媳妇看呢。


“谭小飞,你以前不会也玩儿过这种吧?”张晓波知道谭小飞以前喜欢飞叶子,因为他见过。但他真不知道谭小飞是不是也喜欢群场,简直太他妈恶心了:“如果你以前也这么玩儿的话,那你以后还真是别碰我了。”


“我才不会这样呢,圈子里也没几个这样的。”谭小飞赶紧严肃认真的表态,圈子里只有刘鸿这伙人喜欢玩儿这么脏的,他虽然说不上多干净吧,但也绝对到了不了刘鸿这种程度。


“张晓波,我们可以作证,小飞真不玩这个!”


“对的对的,咱们都不玩儿,都是正经交女朋友,正经谈恋爱。”


谭小飞的一班兄弟们都在那儿指天誓日的给谭小飞担保,谁乐意搞得这么乱啊,到时候再得了病。


“姑且信你。”张晓波说着,把自己西装外套脱了下来,走到墙角那儿披到了人家姑娘身上。


“你别怕,没事了。”张晓波把人扶起来,小姑娘哭得妆也花了眼睛也肿了,但还是很漂亮,而且张晓波瞧着她挺眼熟,以前绝对在电视上见过。


“这位先生,我跟那些人不一样,我是被刘少爷硬拉着出来的,我不是自愿的!他们先是要我喝酒,我喝了好多酒,然后就要我脱衣服。我不想脱,他们就打我,还把我衣服都撕碎了……”小姑娘大概是真醉了,也怕了,心理压力太大,死死握着张晓波的胳膊开始哭诉:“他们吸的那个东西不是烟,他们说是烟,但其实不是……我知道不是,所以我没吸,我锁上门到厕所里躲起来了,他们在外头笑,还踢门,我不敢开……等到我再出来的时候他们就这样了!你救救我啊,救救我!”


“他妈的畜生!”张晓波听到这儿是狠狠啐了一口,一帮大老爷们怎么能为难一个女人呢!到地上随便捡了几件衣服过去塞到了那小姑娘手里:“穿上,我们送你回家。”这小姑娘到底有没有名气他不知道,他也不追星,但好歹人家是个明星,她这个样子出去要是被记者拍到了,那演艺生涯还不完蛋了。


“谢谢你,谢谢……”小姑娘抱着衣服流着眼泪一个劲儿的在那儿冲着张晓波鞠躬,她其实也才刚出道不久,并不出名,只能算是三四线小歌星。估计他们是不敢对那些一线大牌放肆,所以就专门挑她这样的小歌星下手了。


“小飞,你找这弟妹不错,挺板正一个人。”那位军痞大哥看张晓波这举动,调笑一般的在谭小飞耳边说道。当初阿彪把这人绑来的时候,他们是真的谁都没当回事儿,却没想到还是小飞火眼金睛,一下就找到宝了。


“他历来这样。”谭小飞也笑了起来。


这会子,刘鸿也不知道是那叶子的劲儿过去了还是怎么的,反正人看着是有点清醒了,也认出了谭小飞他们。


“我操,你们怎么来了?”刘鸿那头一共有一男一女,正左右逢源双飞呢,见人来也不害臊,反而更起劲儿了。


“你爸醉了,在楼上套房里歇着呢,这是门牌号。”谭小飞把酒店给的备用房卡往桌上一扔。


“谭小飞,你不来玩玩?我听说你也喜欢来这个,我这儿有好货,从哥伦比亚那边弄来的。”刘鸿笑呵呵的指了指旁边的烟盒。


“不了,你自己慢慢玩儿吧。”谭小飞带着张晓波转身离开,这种地方真是一刻也不想多待。


张晓波才不怕刘鸿呢,临走前极为嫌恶的瞪了刘鸿一眼,光明正大的护着那姑娘走人,还体贴的找了个大围巾把人家姑娘的脸包上,省得让外头人认出来。


刘鸿的视线锁定在张晓波的身上,被张晓波那一眼瞪得是浑身发烫。这会酒劲儿和叶子劲儿全上来了,也就忘了曾经被张晓波威胁时的害怕。心说还是张老板辣啊,这些男孩女孩加起来都比不上他一根手指头。什么时候要是能上一回张晓波,那真是不枉此生了。


评论(133)
热度(728)
Top

© nite-ow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