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CP,就是不爱搞对象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34

第三十四章


就在众人落坐后交谈的功夫间,洽谈会也差不多要正式开始了。场内的灯光开始调暗,只剩下了舞台的位置灯火通明。主持人是从央视请来的一对金牌男女搭档,他们穿着华美的服饰站在舞台中央,拿着麦克风声情并茂的背了一大段的台词。内容不外乎我们国家又取得了什么成绩,经济发展又升上了什么台阶,还有就是一带一路的这个政策,自提出的那天起到今天已经开展到了什么程度,带动了多少城市多少行业的生机,反正最后的结论一定是给人民的生活带来了质的飞跃。


等主持人表演完毕了,就该轮到领导发言了。本来会场是安排了现任领导班子里一位主要负责经济的中央政治局常委过来讲话,那是一位女同志,准备了一篇长长的讲稿,但是谁知道这忽然的池老将军就过来了。于是那位常委很有眼色的把这第一个发言的位置让给了池老,等池老讲完了她再上去也不迟。


“我这个人只会打仗,不怎么会搞经济。”池老本也没什么可说的,但是既然大家坚持要他上来,他也只好在池国原和陆风两人的护送下,到台上去站了一会:“对于不懂的东西,我不能瞎说。所以啊,我就只好说说,我作为一个历经了祖国80多年风风雨雨的革命老人,对于国家现状的感受。”


池老讲了一些国家近几年经济发展好的一面,这个有很多啊,拿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跟改革开放以前人们的生活水平去比较,谁都只能知道哪个好哪个不好。也讲了一些经济发展的过程中由于财富分配不均所带来的坏的一面,这个也有很多,同样都是生活在21世纪的中国人,城市富有人群和山村贫困人群的生活水平还是存在着显著的差异。总体而言,池老希望社会主义的国家机关还是得起到它应有的作用,把人民交给国家的税收,拿去做应该做的事情,去继续发展贫困地区的经济也好,建立社会福利的保障体系也好,尽量的去调节这个分配不均带给人民的影响。


虽然发言很短暂,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其中提及的道理也很朴实,但却真的很难得能听到。这个大实话其实大家都明白,但敢在这样的场合里,把它用发言的形式当作一个问题来对待的,那大概也就只有池老有这个资格了。


等到池老讲完话之后,那位女常委也上了台,将自己原本准备的讲稿倒扣在了桌上不看,倒是顺着池老方才留下的话头,扣紧一带一路的主题,即兴的演讲了一番,极有巾帼不让须眉的风范,将场面炒得很是热烈。


领导讲话过后,明星表演也正式开始了。今天会场里着实是来了挺多的大明星,因为有不少人携带的伴侣根本就不是自己家里的那位,而是专门请来的女明星,当然了,也有男明星。他们在舞台上唱着歌跳着舞,趁着他们表演的功夫,宴会众人也集体该拿菜的拿菜,该喝酒的喝酒,该聊天的聊天,说起了那些“正事”。


为了照顾参加宴会的无烟人士,所以会场是禁烟的,想要抽烟的话可以去隔壁的吸烟室。那间吸烟室很大,基本等同于另一个会场,铺着昂贵的波斯地毯,豪华的巴洛克风格装修,全场放置着数十张咖啡色半圆形单人沙发加矮脚的圆形茶桌,还有一个硕大的欧式电子壁炉。


那鬓角泛白的儒雅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将自己的手里那根雪茄两边的圆头剪掉,用火机点燃抽了一口,吐出的白色烟雾模糊了视线。


“古巴货。”杜世昌笑着,对吸烟室内坐着的王博全等人展示了一下自己那雪茄盒,最后视线落在了谭小飞的身上:“想试试吗?”


“杜世伯,您知道的,我向来不抽雪茄,只飞叶子。”谭小飞双腿交叠,整个人靠坐在单人沙发里,两臂自然的摆在扶手处,指尖偶尔规律的弹动着,视线扫过这些王派党内的中流砥柱,又开口说道:“跟我这人的性格一样,要么就不玩儿,要玩儿就玩儿狠的,那才有意思。”


谭小飞微微下垂的眼角写满了讽刺,今儿人到得挺齐全,在场的这些人,不是他的叔叔就是他的世伯,正好一家亲呢。


“这么多年了,还飞着呢?”杜世昌问了一句,紧接着若有所指的劝道:“小飞啊,叶子那东西毕竟不好,没有必要为了耍狠,把一个不好的习惯坚持那么多年。”


“有些习惯不是那么容易改的。”谭小飞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好比杜世伯做账的时候,总是会忘记报那么0.001%的数目……这习惯也不容易改掉吧?”


杜世全闻言顿时变了脸色,一下将指间的雪茄夹给憋了,颇有些慌神失措的瞥了王博全一眼。这些年以来,王博全经他手的每一担生意,除了王博全许给他的那份儿以外,他都会暗暗再扣留那么0.001%的资金,虽然小,但积少亦可成多,总价值100亿的生意就可以积累出1000万的资金归到自己的兜里。以前谭军耀在管账的时候从来没有发现过,后来谭军耀死了,王博全自己接手管账就更没发现了。杜世昌一直以来都以为他做得很隐秘,如今看来……恐怕不是谭军耀当初没有发现,只是发现了却不说而已……


王博全的皱着眉头攥紧了拳头,并没有当场发作,但是他的内心却并不如他的表面那样冷静。知道自己的队伍里有人偷偷下手搞猫腻,他怎么可能不惊讶,怎么可能不愤怒。但让王博全更加惊讶和愤怒的并不是这个,而是在他自己的党派里发生的事,他自己都一无所觉,可谭小飞却竟然知道!这让王博全产生了一种深深的不安,让他原本就已经紧绷到了极点的神经又再度受到了雪上加霜的一击。


“不需要表现得那么惊讶吧?”谭小飞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值得奇怪的,他会发现是很平常的事情,只需要看一眼账册,账目中涉及的所有人对他来说就几乎都是透明的了。


“在座都是我和我父亲最熟悉的人,你们应该知道的。我和我父亲对数字都有那么点……”谭小飞眯起眼睛寻找着恰当的形容词:“敏感吧……你们也可以把这个当作家族遗传。”谭小飞继续说道:“对于我而言账册就像一本传奇小说,可以看懂无数个人,也可以找到无数有趣的故事,各位叔伯们还想继续听故事吗?反正你们的那些故事,也不敢拿出去让信不过的外人看。”


辛德勒的名单中有一句经典的台词,辛德勒对他的会计伊扎克说:我的父亲告诉我,人的一生要结识三种人,道德崇高的牧师,医术高明的医生以及精明的会计。谭小飞想,他的父亲,也许看过那部电影,也许没有,但是他却用自己的一生完美的扮演了那最重要的第三种人。


谭军耀是清华大学数学科学系毕业的高材生,从一开始,在这个团体中,除了核心智囊以外,他还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更加保险和安全的位置——全权负责所有帐目往来,一个堪称完美的会计。并且此后的二十年里,王博全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给自己再找一个新的会计。


而等到谭军耀死后,当王博全不得不为自己重新找一个会计的时候,他才发现他再也找不到像谭军耀那样有能力,同时他又信得过的人了。


一个完美的悖论,用中国人的话来讲就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这下屋内顷刻间便陷入了宁静,没有人再说话了,经过了杜世昌被扒皮的前车之鉴,谁都不想当下一个,毕竟他们谁人的手里又没有点猫腻在呢。王博全倒是想继续听下去,他想知道就他这个班子里头,到底还藏着多少偷偷挖他的墙角,贪得无厌永不知足的人!可是他不能对谭小飞示弱,那只会表现出他的无能。他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被谭小飞扰乱了视线,开始自己人打自己人。越是到了这种时候,他们这些人就越要团结在一起。


“小飞,别把话题扯远了。今天我主要就是想跟你谈谈益仁商贸、富源投资还有盛世金融这三家公司的事,其余的并不重要。”王博全终于开了口,并且一上来就直奔目的,半点废话都没有。


“这段时间以来你一直在不计成本的购进这三家公司的散股,股份持有率不断的攀升,到今天下午收盘为止,你在盛世金融的股票持有率已经突破了15%了,我希望你老老实实的收手,别以为你正大光明的出现,我就真的不敢动你。”王博全阴沉沉的警告着谭小飞,就他现在这一脸要吃人一样的表情,恐怕谁也不会怀疑这话的真实性。


这三家公司是王博全等人用来洗钱的代理人企业,每年他们通过非法集资的手段获取的黑色资金都会通过这三家公司的报账变成纯白的合法收入。为了分担资金,同时也是为了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他们选择了三家不同的中型企业。


益仁商贸做的是国际进出口贸易,在进口时,他们会采用高报进口商品价格的方式提高成本,同时以高价佣金支付给国外的供货商,以获取他们出具的供货价格证明。高成本也就代表着高利润,这样他们就可以将原本10元购进的货品写成100元,然后再以150元的卖出价走账报到上面去。一般都是跟东南亚小国方面进行合作,那里有大把的不法商人可以成为他们的目标。


富源投资做的是风投行业,其实说风投只是为了好听而已,说白了就是钱庄洗钱法的另一种形态而已,他们注册一个公司,在投资项目时候假造财务报表,虚报项目回报所产生的营业额和利润,不断缴纳各种税收和保险,以产生大笔的合法资金来源。


盛世金融,做的是证券,弄一批小企业在Q板上市,然后通过系统进行线上报价,但所有的交易和融资都是在线下进行的,由他们安排的人轮流吸筹洗盘,将价格拉上去,以产生合法的融资金额,几乎没有几个圈子外的小股东。


这三家公司不仅仅是洗钱,每年还能产生不少真正的合法收益,那些实际营业额还有上市后的融资金额,可以说是以钱生钱的金母鸡。但最为可惜也最为讽刺的是,这三家公司从创办之初到后来上市,所有一切的流程都是谭军耀操作的,王博全根本就是懵懵懂懂,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王叔,这三家公司是我爸的心血结晶,我只是想拿回我爸的东西罢了,这应该叫物归原主吧?”谭小飞的态度依然安之若素八风不动。


“况且,那些东西王叔您拿着,也只是浪费了而已。我这是好意啊,来替您分忧来了。我爸留下的东西,很不好控制的吧?您是不是也很头疼啊?”谭小飞镇定自若的反问着,因为他知道这个答案是肯定的。谭军耀是个活到老学到老的人,他非法集资的手段会随着日新月异的社会变化而变化,从最初的空壳项目套索连环,传销式经营,到现在的原始股诈骗,科技产业投资陷阱,至少也有七八种。光是这些,估计就已经足够让王博全晕头转向了,更别提那些洗钱所用到的商业知识和金融手段……如果王博全能放开手,大胆的网罗一些懂行的人帮他办事,也许情况还能好一些。但王博全的多疑和自负毁了他,他根本不会也无法容忍向别人求助。


当听到谭小飞的这句反问时,王博全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惶恐之中。因为谭小飞说得的确没错,王博全自己也不能否认这点。他是学哲学出身的,对于这些什么贸易什么金融,他根本就似懂非懂,谭军耀留下的摊子实在太多太大了,他非法集资的手段,还有他洗钱的方式……直到谭军耀死后,王博全才终于得以看到这些东西的全貌,他一瞬间就被迷住了,因为它们是那么的聪明,那么的完美,简直令他神魂颠倒!但可惜的是,不管他再怎么努力,他却依然还是不懂,不会,不明白……


自从谭军耀死后,王博全几乎日不能食夜不能寐,这些需要他殚精竭虑的东西已经让他不堪重负了。失去谭军耀的时光只教会了王博全一件事,那就是他永远永远,也别想比得上谭军耀!


所以当初谭小飞失踪,还有谭小飞现在的所作所为,才会如此的让王博全颤栗不已!他惊惧万分,他方寸大乱,只不过是因为他清楚,同时也没有人会比他更清楚,这些东西,这些谭军耀留下来的东西,他根本掌握不了。只有谭小飞能掌握,因为谭小飞是谭军耀的儿子!


如今,谭小飞来了,他第一个下手的对象就是他的三只金母鸡,他们用来洗钱的三家公司。谭小飞想要控制住他们合法资金的来源,这样他们的黑钱就永远只能是黑钱了,走不了账见不了光,那有跟没有还有什么区别!谭小飞这是要掐住他们的咽喉,让他们无法呼吸,而王博全几乎可以预见……谭小飞会成功……


“小飞,我知道你向来都对金融很感兴趣,在这方面也很有天赋,你如果喜欢玩儿,这个幅员辽阔的国家多得是东西可以让你玩儿!你为什么要偏偏要来找我的麻烦?你现在手里握着的,可都你爸当年耗尽心血创下来的事业啊,你就忍心让它们付之东流吗?”王博全双眼悄悄涌上了愤怒的血丝,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阴森可怖。


王博全的表现让整个吸烟室里变得鸦雀无声,大家静坐在原地仿佛一座又一座的石雕,甚至连呼吸都不敢用力,连眼珠都不敢转动。


唯有谭小飞例外,在看到了这些人的反应之后,他终于忍不住轻声的笑了起来,那种像大提琴一般低沉柔和的笑声,回荡在空旷的房屋内,并没有带给大家什么愉悦的享受,反而让人不由得更加紧张了。


“王叔,您这么怕我做什么?”谭小飞之所以笑,是因为他发现了王博全对他说的那些色厉内荏的话实际上是在怕他,于是他也诚实的把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我的样子,看起来有那么可怕吗?”谭小飞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般人,恐怕都会挺喜欢我这个皮相的吧……比如王叔您的女儿。”


“你想怎么样?”见谭小飞居然提及小薇,王博全登时便警觉的坐直了身子,他忽然的就想起了谭军耀以前对付不听话的人所采用的那些手段,难道谭小飞想用谭军耀的那种方式来对付小薇吗……孩子,永远都是父母的软肋。虎毒尚且不食子,王博全这辈子在意的也就只剩下他的女儿了。


“王叔,您放心吧,我不会动您的女儿一根头发。”谭小飞平静的说道:“今天我跟您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从以前开始,我就一直挺讨厌这个世界的,后来我进监狱后您的所作所为带给我的那些经历,就让我更加的讨厌这个世界了。曾经有一度我觉得我爸是对的,我想过我会用他的方式,那种最为残忍下作的方式去毁了您的所有,让你陷入最深的绝望。”


谭小飞永远不会吝于承认,他是个坏人。但同时,他不会羞于承认,他是一个想变好人的坏人。


“但我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谭小飞看着王博全的双眼,传递着自己的信念。张晓波说过的,他会牵着他的手,带着他走在正确的路上,永远不放开!


“我不想活成我爸那样,我爸教给我的那些不道德的手段,我一样都不会动。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合理合法的方式,光明正大的方式,打败您。”


谭小飞站起身来走到王博全身边,最后拍了拍王博全的肩膀,便迈着朗阔的步伐走出了吸烟室。


评论(63)
热度(607)
Top

© nite-ow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