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CP,就是不爱搞对象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33

第三十三章


“你们这么一大帮人围在门口,其他人还怎么进场啊?”


就在刘王二人彼此亮出了态度,让场面几乎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从会场后方却忽然传来了一道如洪钟般响亮的声音。


众人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但见一个穿着一身戎装,拄着一根龙雕手杖,苍髯皓首的老者,在一个年轻人的搀扶下,缓缓的走了过来。那老者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和动作,仅仅是拄着拐杖站在那里,但他的份量却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纷纷惊得倒吸一口凉气,连忙退向两边,拿出了自己最为谦逊的姿态颔首低头以表恭敬之意。


“池老!您怎么来了?”刘清江见来人顿时一副愕然的表情,都懵了,心说今儿这到底是吹得什么风啊,竟如此厉害,居然把这位主儿都给吹来了!池老都八十多岁的人了,早就已经不问政事,平常连等闲的国宴都不出席,今儿居然跑到这么一个小宴会里来凑热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听刘书记这话的意思是,我不能来吗?”池老也不客气,直接一句话就把刘清江给顶了回去:“就算是我年纪大了点,也总不能一天到晚的窝在家里等死吧,出来走动走动又有什么可稀奇的。”


“池老,您这就误会我的意思了。”刘清江赶紧摆手解释道:“我这不是太久没看着您了,心里高兴吗!一时激动就有些口不择言了,还请您不要见怪。”当年的老革命家都去得差不多了,这位池老可是如今硕果仅存的几位开国元勋之一,还是个小萝卜那阵就跟小兵张嘎似的打过日本鬼子,加入共青团那阵打过国民党,后来建国之后又参加抗美援朝,越南战役,基本这个国家经历的每一段浴血奋战的岁月里都有他的一枚荣誉勋章,这种主儿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得罪的。


“我人来了,就看到你们在大门口吵吵嚷嚷的。这堂堂一国战略峰会的现场,如此严肃的场合,闹成这样你们还像话吗!”池老用拐杖咚咚咚的敲打着地面,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江河日下竟越发的不长进了,都已经四五十岁的人了,又不是三岁的孩子,居然还会因为抢个糖果就摆出这幅几乎要撸袖子干仗的架势,简直不成体统!


“池老。”王博全这时候也忙不迭的开口说道:“这事是我们不对,不该在这样的公共场合里闹个人的小情绪,破坏了会场的秩序也扰了您的兴致。您的席位在哪里?我扶您过去吧。”


“我订了一个大长桌,就在舞台旁边。没事,你们不用扶我,我孙子还在这儿呢。”池老说着,转头看了看身边一直低着头的池国原,轻声叹了口气。


“难得今儿来了这么多年轻人,瞧着还挺面生的,都是谁家的孩子啊?”池老问了一声。


“池爷爷,我是小风啊,您要是认不出我,我可伤心死了。”陆风率先跳了出来,笑眯眯的站到了池老的身旁,正好跟池国原一左一右。


“你个泼猴,今儿倒是有正事了,平常不见你这么积极。”池老也笑了,抡起拐杖来就在陆风的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陆风是他小儿媳妇的表外甥,两家人平常来往很密切。池老很欣赏陆家这种明明可以去国外过好日子,却还是选择留在祖国为人民造福的儒商,也连带着挺喜欢陆风。这孩子跟他熟悉,总是没大没小的。


“当然是有正事了。”陆风揉了揉自己的屁股,仍旧是嬉皮笑脸的,指着谭小飞的方向道:“这位是我的好哥们谭小飞,您应该认识他的,池国原发小嘛!还有他旁边那位是张晓波,池爷爷您大概是没见过的,我给您都介绍一遍。”


“成,你要介绍就去我那桌坐着介绍吧。”池老说道:“把你的这些小兄弟们都带过去,也好热闹热闹。我人老了,腿脚不灵便,站不了那么久。”


听到这里,如果大家还不懂池老这是有意为谭小飞解围,那他们这些人就真的白活那么些年了。


“对对对,池少尉,你赶紧扶池老过去就坐,咱们有什么话都坐着说。”刘清江最是能屈能伸的一个人,见池老今日有意抬举谭小飞,他自然没道理去阻拦,反正该发愁的人又不是他……想到这里,刘清江格外幸灾乐祸的瞥了一眼王博全。


听到刘清江叫自己的名字,池国原微微抬起头往那个方向看了看,一下就对上了张晓波的视线,不知怎么的,忽然想起来那天两人在胡同里席地而坐喝酒的事儿,想起了那双在漆黑的夜空里比太阳还要亮的眼睛,脸色不由得一红,复又赶紧低下头去。


今天是他求了爷爷来这个会场的,逄叔说越是这种时候他就越要和谭小飞保持距离,以免被人看出端倪,所以他不能到场。池国原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帮忙,就干脆求着爷爷给他出主意。于是才有了现在池老爷子带着池国原一起出现,给谭小飞解围的这一幕。


会场为池老准备的那张桌子是中式大长桌,一般是吃流水席的时候才用的,是池老专门订的,夹在一堆的圆桌中间显得分外特别。池老自然是坐尊位的那个红木椅,而池国原和陆风作为跟池老有亲属关系的两个年轻人,就分别落坐在了池老左右两边加放的两张小椅子上,以便照顾池老用餐。


余下的众人不知道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分配座位,是按照辈分来啊?还是按照职位资产的大小来啊?池老不表个态,他们很难决定啊!其实,大家肯定都有自己的席位,就是看池老来了所以不乐意回去坐自己那个冷板凳的位置了,能跟池老坐一桌是身份的象征,等闲时候连陈国强想陪池老吃顿饭,也得看池老有没有那个心情呢,这种风头他们必定要争上一争。正当大家伙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做决定的时候,池老却开口了。


“谭小飞,张晓波,你们两个坐这边来吧,我想跟你们说说话。”池老指了指左右手两边第一张椅子的座位。


谭小飞和张晓波略惊讶的对视了一眼,心说池老这是有意抬举他们了,自是无不答应。迈步过去,老老实实的分别坐到了左右上首的位置上。


“剩下的人你们自己决定吧,我没有那么多讲究。”池老今天之所以会过来,就是为了给谭小飞做个面子,让元宝心里好受点。


“谭小飞,咱们也有挺久没见了,小时候你经常跑到我们家找元宝玩儿,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就闹翻了。其实,元宝一直挺惦记你的,怎么说你们都是发小,不管过去有什么矛盾,这交情总不能说断就断。”池老肃穆着神色,对谭小飞说了这样一句话。自从谭小飞入狱之后,元宝就天天魂不守舍的,仿佛总有无尽的心事,原来挺开朗活泼的一个人居然就渐渐的变成了如今这幅喜怒不形于色的闷葫芦样,他这个亲爷爷看了心疼。


“池老您说得是。”谭小飞点点头,又看了一眼脸上写满了尴尬的池国原。他跟池国原之间并没有什么大矛盾,相反的,他们彼此很有感情,只是缺乏理解。池国原总是企图控制他的思想,而谭小飞并不想被任何人控制,所以还不如干脆就少接触点,以免说多了又吵起来,把感情都吵没了。


说实在的,听到池老的这一番话,在场多数坐在次位上,白白落了两个年轻人一头的中年人都有些泛酸。不怪人家谭小飞一上来就能坐池老身边了,怪就怪自己没有一个给力点的发小。他们多少人如今腰缠万贯、坐享江山的也没能得到池老一句好话,可谭小飞却什么都不用做,就收获了池老的帮助。


“还有,你叫张晓波是吧?”池老看向张晓波,表情放松了一些。张晓波的那张脸,给人的感觉就是特别的暖,让人想不放松都难。


“我听元宝说,你特别能喝酒。”上回元宝被灌得醉醺醺的,让陆风给送回家了,进门的时候嘴里还嘟囔着什么:张晓波,来,干了这杯……池老问陆风说元宝这是喝了多少啊,陆风说就喝了三瓶啤的。池老当时听到这个回答,就开始憋屈闹心了……这也太不像话了,一个大男人,三瓶啤的给灌成这样,一点都没有他当年的风范!


“我还成吧!”张晓波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心说池老起的这个话头起得还挺带劲的。张晓波刚才还犯嘀咕呢,这么一位能让全部的大鳄鱼们都服服贴贴的重量级老人,一上来肯定得问点什么高大上的事儿吧?比如什么国家政策,金融危机之类的,张晓波还怕自己答不上来呢,谁知道人家一上来居然谈起酒来了,这不是他老本行么。


“我这酒量,打小练出来的,跟我爸比还差点火候,但跟别人比嘛,就不会写一个输字。我爸说过,这人喝酒,除了得有酒量,还得有酒品,有酒德。不管多少杯下肚,你该开心的开心,但不能酒后失德。三斤下肚,还依然能维持自己的品德言行,方为真男人!我一直都是按照这个标准,严格的要求自己,锻炼酒量!”张晓波说起喝酒这事儿来,那是能跟你说三天三夜不待重样的。


“好!”池老喜欢听这话,立时满意的点了点头:“你爸说得没错,中国人喝酒,得有酒德,得有酒品。咱们老祖宗留下的那点东西,得有人继承着才行。”


“我这个孙子啊,什么都好,就是不能喝酒。”池老拍着池国原的脑袋调侃了一句,紧接着又继续回忆道:“当年抗美援朝的时候,咱们国家是十月份出的兵,正赶上入冬,到朝鲜的时候那个冷啊,耳朵露在外面一会儿都能冻掉了。冷,还不敢点火,怕有烟,再让敌军发现了目标,那就只能喝酒了。我们骑在马上作战,就那种矮脚的蒙古马,适合朝鲜崎岖的山地。一边喝酒一边打美国鬼子,三斤烧刀子下肚,我一点事儿没有,还是一枪一个准!”


张晓波一听也觉得有意思啊,这种战争故事他最喜欢听了!张晓波打小就敬佩像池老这样戎马出身的大英雄,原本只能在电视剧里看一看的传说中的人物,没想到自己这辈子居然还能亲眼见着一回。而且不仅见着了,这大英雄还跟他说话了,张晓波心里头那是高兴得不得了。


“池老爷子,其实我们家也杀过日本鬼子,我爸有一日本军刀,是当年我爷爷在北平的时候,攮死了一个日本军官从人手上抢过来的传家宝,九八式尉官军刀。”张晓波彻底兴致上来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就开始嘴上没个把门的讲起了他们北京炮儿家族的那些事儿了。北京的顽主们,有本事的可以有二八大杠,可以有将校呢,但可真不是人人手里都有日本军刀的,扛把大砍刀也就顶天了!那得是家里祖上杀过日本人,身上流着抗日先辈的血,才有资格拿这把日本军刀的!


“我爷爷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就是北平一个小混混,炮儿局胡同的常客,但江湖人有江湖人的规矩。听我爸说,当年那畜生想在我爷爷混的那片地盘上把人家路过的小姑娘掳走,被我爷爷给瞧见了,那必需不能让啊。日本人不跟你讲理,况且人身上还有枪,我爷爷迎面走过去,干脆二话没说就用一把削尖的木棍把人给攮死了。攮死之后,从那家伙身上缴获了一杆三八大盖,两柄王八盒子,还有就是那把九八式尉官军刀。枪都给那小姑娘了,让她留着防身,我爷爷就把那把刀留下收藏了。”


“那后来呢?”池老感兴趣的接着问了下去,在北平沦陷区攮死日本军官,这可是大罪啊,后来张晓波他爷爷是怎么脱身的?张晓波喜欢听战争时期的那些传奇故事,池老又何尝不爱呢,这年头啊,已经没有多少年轻人愿意坐下来,听听那段往事了。


“后来日本人知道我爷爷是那片的炮儿头,过来找我爷爷算账,我爷爷觉得自己这回大概得交待了,就穿好了自己最称头的那身衣服,把头发也梳得盘儿顺的扛着那把军刀,搬了把长板凳坐家院子里等着,打算干脆能杀一个是一个,豁出这条命去了。谁知道那个小姑娘就找来了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下叫恩公,把我爷爷给吓一跳。那小姑娘说她们家是北平大户,地主阶级,在通州有个老宅,老宅里头有个地窖,让我爷爷藏进去,日本人就找不到他了。结果日本人还真没找着,再加上我爷爷运气也好,没躲几天,人四五年北平收复了,日本人都跑了!就是那小姑娘留着挺让人头疼的,天天跟我爷爷屁股后头转悠可执着了,这转着转着的,就穿上大红袍转成我奶奶了。”


转成他奶奶了?池老爷子闻言先是一愣,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竟开始哈哈大笑了起来,拍着桌子说着:“这就叫姻缘天定,好人有好报!”


“张晓波啊,你这孩子好,能喝酒,还有故事,我很喜欢。”池老毫不掩饰自己对张晓波的欣赏,虽然才刚见面,但这个孩子他是真喜欢,半点不掺假。他再怎么了不起,那也是年轻时候的事儿了,池老现在觉得自己啊,其实就是一个鳏寡孤独的老头子罢了。他一辈子也没什么别的经历,全是打仗的那点事儿,家里孩子们不爱听,一提就不耐烦,总说有这个要忙那个要忙的,好像特别赶时间,连陪他坐一会都得损失个几百万的……他也就渐渐的少说了,但心底里到底还是寂寞。


张晓波眼尖,一下就发现了池老眼底那股子寂寥感。别人看池老,总是带着距离感的,他们对池老的确是尊敬,但更多的却是恐惧,仿佛把人当成个怪物似的。但张晓波不是,他就没把池老当作什么大领导啊、大官儿啊去看待,在张晓波心目中,池老就是池国原他爷爷,一个跟二爷差不多的老年人,一个为国家付出了一辈子的老英雄。


“池老爷子,您以后要是想喝酒了,或者想说故事了,就让池国原带您来我这儿喝,他知道地儿。池国原不能喝,就我陪您喝,让他在旁边好好的看着听着,多知道知道老一辈人的故事也长长见识,我保证能陪您喝完全场不待趴下的!”张晓波大掌一挥,这话说得豪迈万千。心说人家老人也不是非要喝酒,非要拉着人讲话,不过就是希望池国原这些孩子们能多陪陪罢了,跟张学军当年拉着他扯他那些特牛逼的往事一样。他当年不懂事,非得等到人没了才想听……老爷子现在就这点小心愿,能废什么劲儿,分分钟搞定。


得,谭小飞听到这里是偷偷叹了口气,这位以后喝酒又找到理由了。


池老看人多准啊,都说人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池老深以为然。张晓波的那双眼睛亮堂堂,就像一弯清澈的溪流,顶天立地光明磊落。说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不含半点诡谲城府。不像有的人,百般心机口蜜腹剑的巴结,总是企图从你这里得到些什么,让他老人家一看就心里直犯恶心。


“好啊!张晓波,你就等我去找你喝酒吧!”池老张晓波的身上看到了一种精神,一种只有在老一辈人身上才有的坚持,极朴实又极真诚的品质,这种品质跟他那个扛着一把九八军刀就敢坐家里等日本人上门的爷爷一脉相承,在现代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非常难得。


“你这个年轻人,有血性,有骨气,你父亲把你教得很好。我听元宝说,前一段日子你舍己救人还上了报纸,咱们国家就需要多一些像你这样热心肠的年轻人。不然要是谁都只想着自扫门前雪,那国家还怎么继续发展下去啊。”池老就看不惯现在有些人自私自利的样子,把自己的个人感受凌驾于世间万物之上,好像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以外就没别人了。


“谭小飞有你这样的朋友在身边,我也能安心点。”池老一直对谭小飞的为人保留意见,因为谭小飞跟他那个父亲实在太像了,这种像不仅仅是表面的样貌,而是骨子里头一些对人生对世界的阴暗的看法。他们都有些愤世嫉俗,都有些冷漠麻木,缺乏同情心和同理心,所以在伤害他人的时候才会往往不加思索、毫不留情。这点很危险,会让人渐渐的丧失人性。


张晓波和谭小飞两人,就像这人间的黑与白、光与影,如太极两仪彼此相依而生,又彼此相伴制衡。如果有张晓波这样的人,在谭小飞身边看着他,引领他,或许谭小飞的智慧就不会像谭军耀一样迷失方向了,就能用到一些正确的地方上了。


池老这一番话下来,不仅仅是在场所有白白落了两个年轻人一头的中年人的尴尬不已,就连刚刚神定气闲的刘清江这会子都有点泛酸了。这谭小飞得池老的青睐他们还能找到理由,毕竟是人家亲孙子的发小,怎么也不能不给点面子。但是这个张晓波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怎么就入了池老的法眼了?三言两语的就把池老忽悠得喜笑颜开,原来能陪池老喝酒说话就是有血性有骨气啊?那他们这些天天捧着各种礼品在池家门口排着队,等着求着能跟池老喝一回酒,说一回话的,难道就都不是人了是吗?这都没处说理去!


评论(64)
热度(688)
Top

© nite-ow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