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CP,就是不爱搞对象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30

第三十章


屠兴华冷着一张脸,迈着急促的步伐走进家门,来在屠彪的房间,二话没说,照着屠彪的脸就是清脆响亮的一巴掌。


啪!


屠彪被打得整个脑袋一歪,也不生气,仍是摆出自己那副历来嚣张跋扈、不服管教的表情,瞪着自己的老爹。


“你疯了!”屠兴华一上来就给屠彪下了一个清晰而确切的结论,他这个儿子已经疯了。


屠兴华现在满心的愤怒简直无法言喻,他认为他是了解自己的儿子的,屠彪是个脑子不太够用的人,今天的事儿,若是没有谭小飞的怂恿,他自己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屠彪!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屠兴华得承认,他是真的开始不懂这个世界了,现在的年轻人,脑子里一天到晚的都在想些什么啊?


“我知道啊。”屠彪揉了揉被自个儿老子打得通红的脸,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爸,我看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人是你才对吧?”屠彪吊儿郎当的一屁股坐在在自己的书桌上:“我说屠兴华,这么些年了,你教育我的招数依然是除了打还是打,全世界都在进步,中国都加入WTO那么些年了,你难道就不能也有点进步啊?”


“屠彪!你现在翅膀硬了,居然敢教训起你老子我来了?”屠兴华瞪着俩眼珠子难以置信的指着屠彪:“到底是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觉得你可以跟王家两兄弟对着干?人蠢就要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待着,别净整些自以为是的东西出来。就你这种猪脑子,还去掺合人家的政治斗争,你可别逗我发笑了行不行?”


“屠兴华,我自己什么样我自己知道,用不着你提醒。”屠彪翻了个白眼,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他比不上小飞的城府谋略,比不上战勇的沉着冷静,比不上陆风的聪慧机灵,也比不上侯小杰那股软不拉叽却蔫坏蔫坏的劲儿。


战勇从小就说他对国际政治感兴趣将来想进外交部,陆风从十几岁开始就知道搞投资琢磨生意里头的那点事儿,侯小杰自己玩票开的那家娱乐公司现在都不知道培养出多少个大明星了。只有他,一直浑浑噩噩的,就知道瞎玩,因为他笨嘛,因为他的家人对他没有期待嘛,因为他对自己也没有期待嘛。


“屠兴华,小的时候,别的小朋友认大字只用教三遍就够了,可老师教我十遍我都还是记不住……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就觉得我傻,觉得我智商低,还去带我测智商……我知道,你一直都看不起我,觉得我这辈子就只能在家里当个二世祖,像猪一样被圈养起来,我都知道。”屠彪低着头,一下一下的用脚尖踢着凳子腿儿。从小到大,屠兴华就只知道打他,骂他猪脑子。尽管他现在都已经凭着自己的努力做得挺好了,屠兴华也依然认为他绝对办不成大事。有时候没事他就喜欢看阿甘正传,虽然他知道他肯定也没傻到阿甘那种程度,但是莫名的,他就是会从那个电影里得到安慰。


“但其实也没关系,反正我做事又不是给你看的,我自己看得起我自己就够了。”屠兴华那时候骂他,越骂他就越逆反,到最后他基本上就属于自我放弃的状态了。若不是后来发生的事情,估计他这辈子也就那样了……


屠兴华看屠彪隐忍的表情,这时候也知道了,自己平时生气情急时候的一些言辞伤害了他的儿子,人都有自尊心,就算屠彪真的比不上别人聪明,他也不能每天把什么蠢啊,猪脑子啊,之类的字眼挂在嘴边上骂……唉,说到底,他也只是不甘心罢了。他不甘心自己和老婆脑子都挺灵的人,到最后却生出了一个智商只有90的儿子,正常人范围内的垫底儿……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谁的儿子谁心疼,就算旁人用爱因斯坦那样的来换,屠兴华都不会乐意换。猴子的爸爸看自己儿子,那就是全世界最帅的。屠兴华只是希望,屠彪能够在他的保护下,平平安安的过自己的一生,因为他害怕啊,他怕屠彪这样的,一旦踏入外面的社会,就会被人吞得连骨头都不剩下,唉……


“阿彪啊,爸也不是那个意思……”屠兴华的态度软了下来,说到底,屠彪其实也没啥不好,不藏奸,直肠子,还挺孝顺的,就是脾气比平常人稍微暴躁了那么一点点,智商比平常人稍微低了那么一点点,但也不碍事嘛。


“阿彪,你现在不也做得挺好的嘛,你当年自己努力考上了警校,爸可高兴了。毕业之后都不用我做什么,你就自己进了监察局,还把自己的人际关系都处得妥妥当当的,一路高升,爸很欣慰的。我屠兴华的儿子,也没比别人的儿子差,那个什么狗屁智商测试都是骗人的。”屠兴华赶紧过去摸了摸自己儿子的脑袋,坐到人身边去安慰。像他们这样的人家,孩子也用不着多聪明。而且就算不聪明,屠彪不也凭着自己的努力走到了今天么,这说明人定是可以胜天的,情商比智商更重要,对不对!


“爸,知道当初为什么我能考上警校吗?你知道我为什么能顺风顺水的进了督察局,三下两下就搞定了那帮领导和同事,不用靠你的帮忙也能自己走到今天这步吗?”屠彪回忆起了谭小飞进监狱之前对他说的话。


“谭小飞他爸留给他的钱很多,他信我,所以进监狱之前,把他所有留在国内的资源全都摆我手里了。其实他可以有更好的人选,毕竟我总是傻呼呼的,自己那点事儿都弄不明白呢,又能帮到他什么啊。但他还是给我了,他说我可以利用这些东西,去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因为他相信他认准的好兄弟屠彪,绝对不会是一个像刘鸿那样只会吃喝玩乐的人。从那一刻起,我就觉得,我应该再努力点,起码我得对得起他这份儿信任!”屠彪就是打那个时候开始,觉得自己不能再浑浑噩噩的每天就当个二世祖了,再这样下去,他估计就真的跟刘鸿一样了。


“然后我就决定我要考警校,谭小飞知道之后特别高兴,他那时候还蹲号子呢,却还用一个月的时间给我整理出了一本复习资料和题库出来,所有的内容都加了注解,解释详详细细的,让我能看得明白……我死气白咧的读那些我根本看不进去一个字儿的书本,老老实实的去上学考试。是因为我想拿着谭小飞留给我的东西,做出点成绩来,等他出来的时候,我就让他看到,屠彪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除了逞凶耍狠以外什么都不会的屠彪了,屠彪也可以做得不比任何人差。”屠彪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如果没有谭小飞,就不会有今天的他。也许他会跟刘鸿一样,越玩儿越过分,越玩越失控,然后把自己的一辈子也玩儿进去。


“阿彪啊,爸知道,你跟谭小飞的关系好。你感激谭小飞对你的信任激励还有帮助,说实话,我也感激他啊。”屠兴华长叹一声,话说得是语重心长:“我也感激他把我的儿子从堕落的边缘拉了回来,让我的儿子可以凭自己的努力,做出一番成绩来。但是你也不能因为感激,就把命都卖给他了!”


“爸,我不是把自己的命卖给他,我也是在为我自己考虑。”屠彪冷静的说道:“爸,你真的觉得,就凭我和谭小飞过去和现在的关系,等以后王家上位之后,我还能捞到什么好吗?王博全为人多疑,做事又向来狠辣不留余地,我已经一脚踏进这个政坛了,以后的路你就算能帮我又能帮到什么时候,终究还是得靠我自己来走的。”除了谭小飞支持的那个人,屠彪不想站其他任何人的队,他更不想对王博全那种恶心的人低头。他已经长大了,哪怕他依然不够聪明,但是他有自己坚持,有自己的骨气,想让他对王博全低头只有一招,就是把他的头砍下来。


“这些话是谭小飞教你说的?”屠兴华有些吃惊,因为他并不觉得自己的儿子能有这种觉悟。


“爸,你也太瞧不起我了。”屠彪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知道吗?就这点简单的分析,还用得着别人教我啊,这不明摆着的事儿么。”


“我身上烙着谭小飞的印,王博全还能放过我?就王博全那人,对谭军耀他都能下狠手,还能对我手下留情?六年后,他要是真上位了,就连你都保不住我,到时候估计你能保住你自己都困难。”屠彪并没有说大话,屠家一早就不可能跟王家和平共处了,因为他爸当年办下的那些事,从根本上就打消了这个可能性。


“爸,当年你看好王博全的时候投到他麾下,后来谭小飞他爸出事,你眼看着事情不对,立刻就转投了陈国强麾下……你自个儿瞧瞧你办这事儿,好听的说你一句滑不溜手,不好听的那可不就是三姓家奴么。王博全那人多记仇啊,你以为,到时候他上位了,你再继续转投回去,他就会欢天喜地的迎接你吗?世上哪儿有这样的好事!”屠彪知道自己老子聪明得很,在政坛里素有银狐的美喻,以狡猾多变著称,可这银狐再厉害也毕竟只是犬科动物罢了,碰上狮子老虎这样的硬茬子,也得完蛋。


“屠彪,说什么呢!有你这样损哒自己老子的吗!我的事儿用不着你考虑……”屠兴华老大年纪了,这会儿被自己儿子的形容词儿闹了个大红脸。臭小子,什么三姓家奴,这叫敏锐的政治嗅觉和当机立断的决策力,到底会不会说话!


“屠兴华,我是你儿子,咱们是一家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我不考虑能行吗?”屠彪拔高了声线,他都纳闷了,要不是他跟屠兴华长得太像,他都得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屠兴华亲生的……你说这银狐一样的父亲,怎么就能生出狗熊一样的儿子呢?这都不是一个品种的!


“那你还想怎么样?”屠兴华今儿就是想搞明白,屠彪到底还打算做多少令他瞠目结舌的事情来:“还有,你个死孩子,叫什么屠兴华,叫爸!没大没小。”


闻言,屠彪无奈的点着头:“成成成,爸,爸,爸!可以了吧?”真是的,屠兴华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跟小孩似的。


“我最最亲爱的爸,谭小飞让我转告你。”屠彪说道:“王博全肯定会抓住这次的机会,想从你这儿得到点什么。而且王博全这次拉了王博文下水,那么以后也没道理会放过王博文,所以这次来跟你谈条件的人,很有可能会是王博文。”


“继续。”屠兴华正色下来。


“到时候,不管他们说什么,拿出什么证据来,你都不用理会,因为那些全都是假的,只管打哈哈混过去就好。打哈哈这招你不是最擅长了吗,我也不多说。但是有一件事儿,你可以答应他们,他们也一定会跟你提,就是雷州的那个海关缉私局局长的事儿。”屠彪把谭小飞想要传达给屠兴华的话都说了。


屠兴华闻言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在中国现行的公安体制里,铁道部、交通部、民航总局、国家林业局和海关总署缉私局,这几个部门中的公安配备也是列入公安部的管理序列的,接受主管部门和公安部的双重领导。最近发生了一件特别可笑的事儿,雷州半岛那一片的海关缉私部门的头头被人给暗杀了,走在路上的时候被一枪爆头,暗杀原因居然是因为黑吃黑。


简直笑死人,那个湛江海关缉私局的黎杰黎局长,他自己本身就是个最大的走私贩。仗着天高皇帝远,欺上瞒下玩儿得一手好牌,还组织了一个在当地势力颇为庞大的黑社会团体,把人家民办的黑社会挤得都快没地儿站了。结果就有这么一位绿林豪杰,实在忍不下去了,组织了这场暗杀,一颗子弹直接把黎杰送到阎王爷面前了。


好好一个官员,居然走大道上被人射死了,这么大的事儿,中央肯定得派人去查的。这一查方才知道,黎局长到底都干了些什么伟大到值得被人暗杀的破事儿。这种丧心病狂的党内腐败现象,自然不能让媒体大众知道了,所以剩下的事儿中央也不打算再查了,现在赶紧把土埋上做好后续处理才是重中之重。黎局长死的很突然,死前对未来继任他位置的人选也并没有做下任何安排,所以这个职位最终的归属,如今就成了多方势力争夺的焦点。


说到这场争夺战,就不得不提及一些地方保护主义的问题,中国有那么几块地方,是山高皇帝远,地方保护主义色彩浓郁,当地官员喜欢欺上瞒下不服中央管教的。第一个,当然就是西部少数民族聚居的区域,这是历史遗留问题,过去就很难解决,未来也很难解决。第二个,是东北地区,地域认同感强,外地人很难打入其中,他们官官相护拧成一股绳一起欺瞒中央的情况非常严重,你去查都查不出来。这第三个,就是东南部沿海地区,最早迎接改革开放春风的广东,刚刚回归没多久的港澳,自成一派的海南,以及压根就没有收复的台湾,这些地方也是足够让中央头疼的,那里的人多讲方言,高层领导也一般都是当地人。中央直派的官员过去了,常常都是吃了闷亏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作为中国最富有的地域之一,广东沿海这个地方能产生的利益实在太大了,湛江港又是广东大名鼎鼎的四大港口之一,湛江港的海关缉私局局长,这么诱人的一大块肥肉,谁又不想上去咬上一口呢。


现如今的情形是,广东的政坛局势整体排外,那边的领导班子想安排他们的人上位。中央这边的几个人,又都纷纷的想让自己的人上位,为自己增添筹码,这样他们就可以在广东这个一直以来都没处下口的地方安插一枚棋子。陈国强为人历来见弱则强,遇强则弱,最喜欢和稀泥奉行无为而治,死都不表态,任由各方人马你争我夺,总之现在情况特别乱。


而屠兴华,作为公安部部长兼党委书记,他的这一票,还有海关总署缉私局的廖局长的那一票,都非常关键,最近已经有不少人协礼上门的来暗示他了。


“谭小飞的意思是,让王博全的人上?”屠兴华问出这句话时是特别的摸不着头脑,你说这谭小飞跟王博全都已经闹得你死我活了,怎么谭小飞还要帮王博全的忙呢?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没错,反正陈国强又不表态,摆明了要维持自己不动如山的政策,不想掺合这事儿,所以您这一票投给谁都一样。现在主要的焦点就集中在王博全和刘清江之间,谭小飞想让王博全的人上。”屠彪道。


“靠谱吗?”屠兴华用怀疑的目光盯着自己儿子,说到底,他这一票真的是投给谁都一样,所以这个头他可以点。只是,他实在不明白各中的含义罢了。屠兴华左思右想,还是想不通谭小飞的打算到底是什么。


“谭小飞说了,雷州半岛这担子新生意,最后吞下的人不会是王博全本人,而是王博文。”屠彪解释道,今天小飞在车上的时候跟他说得很详细。


“王博文?他不是历来都不掺合王家的事儿吗?”屠兴华知道,王博文是传说中的清官,跟那个油盐不进的逄焕东一样,打上位以来就那样,清了好些年了。


“爸,谭军耀已经没了,再加上王博全有意跟自家哥哥联合在一起,你以为现在还有谁能挡得住王博文吗?”屠彪把情况跟他爹解释了一番,谭军耀当年两条腿走路的方针政策,王家两兄弟,一个负责搂钱,一个负责当清官。如果搂钱的那个没出事,一直爬到顶了,那么到时候就可以你好我好大家好,所有的财富兄弟俩共享。而如果搂钱的那个在爬的过程中出事了,当然也不会连累当清官的那个,而当清官的那个却可以立刻接手搂钱的那个留下的所有资金和人脉,代替搂钱的那个继续向上爬,把损失降到最低,然后想办法把进去的兄弟给捞出来。这样,王家,就可以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当年,谭军耀就是凭这一席话,彻底说服了王老将军,让王博全对他言听计从,让王博文不敢反抗。


“所以说,其实王博文不想当清官?”屠兴华再次感慨,谭军耀真是个人物啊,如果王家两兄弟能别那么自私,别那么贪,安安分分的按照谭军耀的给他们设计的路去走,这路子估计真的能走通啊。


“谭小飞说了,一个人,如果被压抑得太久了,就会像弹簧一样,压力越大,反弹力越大。王博文被迫着清汤寡水了二十来年,看着自己兄弟金玉满堂,而他自己却只能结草为庐,他早就受不了了。王博全想得很好,这回他们兄弟俩一起狼狈为奸,共做坏事,共享富贵。可是王博全却没考虑到,他自己到底有没有那个能力,制约住王博文的欲望。”屠彪今儿听小飞说他这回的计划的时候,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再次感慨,谭家父子的脑袋,就是长得跟平常人不一样,又好看又好使。


“爸,猫和老虎的故事听过吧,谭军耀的那本九阴真经,王博全只学了前一半,后一半压根不知道。所以,约束王博文的闸口一旦放开,老头子,你说,这会像什么啊?”屠彪反问。


“山洪海啸之势,一发不可收拾。”屠兴华笃定的回答,他明白了,谭小飞这招就叫做:若想取之,必先予之。天要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谭军耀这一生就收了两个徒弟,第一个是王博全,第二个是谭小飞。可惜啊,陪伴多年的大师兄终究还是比不过后来居上的小师弟,谁让小师弟是亲儿子呢。


“成,阿彪,你告诉谭小飞,这事儿,我答应了。”屠兴华笑眯眯的,一双细长的凤眼弯弯的,躲在银框眼镜的背后。


谭小飞接到阿彪电话的那阵,大概是晚上九点多了。电话那头只说了四个字,一切顺利。


“怎么样了?”张晓波眨么着大眼睛凑过去问道。


“你说呢?”谭小飞反问。


这个连环计中计是谭小飞在开车躲避王博全的追杀的时候想到的,当时他在想自己能脱身的方法,然后他想到了报警,从而联想到了阿彪,想到了屠兴华,想到了王博全,又想到了王博文,最后,他想到了雷州半岛发生的那件事儿。


王博全既然动了王博文的亲兵,那么想必就是抱着要把王博文拖下水的潜在目的。如果他动用阿彪的势力脱身,则必然会使得王博全捉住屠兴华的痛脚。王博全想要拖王博文下水,肯定要首先卖王博文一个好处,引人上钩。所以,王博全一定会把屠兴华的这个痛脚,交给王博文处理。而王博文的势力都在军部,他能够跟屠兴华合作获利的交叉区域,就只有武警部队。最终的结论就是,王博文一定会拿着阿彪的错漏到屠家,跟屠兴华提条件,要求屠兴华在雷州半岛的那件事情上,投王派一票,恩怨两清。


王博全这个人,本性里有贪婪和自私的一面,胆子也很大,就像王博文说的那样,王博全从小就喜欢抢别人的东西,从来不懂得分享。谭小飞早就说过的,当年,与其说是王博全选中了谭军耀,不如说是谭军耀选中了王博文,选中了他的家世,也选中了他的性格。然后,谭军耀需要做的就是,把王博全所有的缺点都无限放大。


人一旦过于贪婪,就会无法进行长远的思考,只能被利益驱使,变得欲壑难填。一旦失去恐惧,就会变得缺乏对自然对社会对权力的敬畏之心。谭军耀把自己变成王博全的缰绳,他通过二十多年的培养,把王博全变成了只能由他来控制的利刃。如果谭军耀活着,他会推王博全上位,这样谭军耀自己也就可以爬到他作为一个毫无资源人脉的,从四川贫困山区里赤脚走出来的农村孩子,所能达到的最高峰,一国总理的位置。


但人生没有如果,谭军耀死了。


“张晓波,等到咱们参加完战略峰会,我带你去一趟广东旅游。”谭小飞微笑着说道。


“我操,谭小飞,你别笑成这样可以吗?我心里头发毛。”张晓波搓着自己发凉的胳膊,旅游?旅个屁!给王博文下套去了还差不多。


王博文作为一个被压抑了太久的贪污界新手,想在广东那片政治局势复杂的土地上分一杯羹,而且做的行当还是走私……张晓波看着谭小飞那一脸迷之微笑,再次感慨,谭小飞这个人,都他妈快坏出花儿来了!


“到时候我可以带你坐船出海,咱们挑个小岛沙滩的,在海边大石头上做一场,你说好不好?”谭小飞迎面抱住张晓波愉快的建议,他向往这种露天做爱已经很久很久了。


“我说谭小飞,这么些年了,你怎么还没去看医生啊?我当年不是建议你去看心理医生的吗?”张晓波用指头推着谭小飞的胸膛,煞有介事的问道。张晓波以前就觉得,谭小飞这个人有喜欢向陌生人暴露身体的心理疾病。比如安排个什么透明的浴室让别人看他洗澡啊,比如在洗澡的时候做羞羞的事啊……


“反正我这病只对你一个人发作,看不看医生的,也就那么回事了。”谭小飞轻咬着张晓波的耳垂,心里美滋滋的计划着美妙的海边露天Play,以及推倒王家第一条腿的方针策略。正所谓快意恩仇,如花美眷,这才是侠客的终极追求啊。


============================

明天更番外3,浴室羞羞的事~

评论(90)
热度(709)
Top

© nite-ow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