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CP,就是不爱搞对象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28

第二十八章


“姜茶。”张晓波把一杯热饮放到廖凡面前,跨在长板凳上跟谭小飞并肩坐着。


廖凡端起杯子嗅了嗅那充满刺激性的香味,点点暖意驱走了身上的寒气。


“酒吧里还卖姜茶?”廖凡半开玩笑的问道。


“那当然!我这酒吧里,包罗万象。”一提起他这聚义厅,张晓波就特别的自豪,毕竟这是他和张学军的家,更是他们父子俩一同开创的事业。


廖凡喝了几口那辣嗓子的姜茶,轻轻放下杯子。


“谭小飞,当初王博全其实想得很简单,接你出狱,接风洗尘,好好的伺候着送出国去,这事儿就算是彻底的结了。”这也是廖凡最初接到的任务清单,根据王博全当时所言,他需要做的不过就是去群众点评上看看哪家酒店的评价高,哪家饭店的口味好,哪家KTV的音响效果超赞之类的事情,然后安排谭小飞的衣食住行,吃喝玩乐,最后送人上飞机。


“但王书记没有料到你会逃跑,我也没想到。所以我那个原本简单的任务,也因为你的突发状况,而变得越来越复杂。”廖凡有自知之明,如果一开始王博全就觉得谭小飞不会乖乖听话,那么安排谭小飞的任务肯定也落不到他的头上来。因为王博全信不过他,王博全是个太多疑的人,他总是谁都信不过。可世事就是这么奇妙,无数个巧合造就了今天的你我他,你永远不会知道在下一个转角等待着你的是什么。


“说到底,我还是不明白你干嘛要跑?”廖凡想不通,若是谭小飞不跑,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他会陪着谭小飞吃吃喝喝,然后把人送出国。谭小飞在国外做他的高材生、大少爷,而他会跟在王博全身边,继续他每天浑浑噩噩的工作。


“廖先生结婚了吗?”谭小飞问了一个似乎毫不相关的问题。


“结了,我妻子是我的大学同学。”提起自己的爱人,廖凡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可以看得出来他跟他的妻子感情非常好。


“你知道,王博全也有一个女儿,比我大三岁。他以前还经常跟我父亲说什么女大三抱金砖,希望我去当他的女婿。”谭小飞说到这里是极端讽刺的摇了摇头。


女大三抱金砖?张晓波玩味的目光探向谭小飞,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是比谭小飞大三岁吧!这谭小飞在他面前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有廖凡这个外人在张晓波也不好当场发作,于是就在桌子底下狠狠的踩了谭小飞一脚。


“我说谭小飞,你可轻着点忽悠吧!还女婿呢,王博全现在恐怕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段都不解气呢。”张晓波冷哼了一声。


那个王博全那女儿到底是何许人也啊?居然敢跟他张晓波抢人,不要命了!张晓波胃里头的酸水不停的往上冒,谭小飞的过去实在太乱了,居然还有这么一段,藏得够深的了,那女婿到底怎么回事儿等晚上关起门来他可得好好审审。


谭小飞偷偷蜷缩着自己无辜受伤的脚,无奈的看向了张晓波,那眼神仿佛是说着:你也知道那是以前了。谭小飞是真的从来没把王博全当初那话当回事儿的,谭军耀也一样,就王博全那种说话当放屁一样的人,他的话能信?


“廖先生,如果王博全说,你现在抛弃你的妻子,转而娶他的女儿,你就可以获得一切你想要的功成名就,你会愿意吗?”谭小飞问道,其实这是很容易回答的问题。


“不会。”廖凡摇了摇头,根本不需要考虑,肯定不会:“我很爱我的妻子。”


“没错,所以我也不会听他的安排。”谭小飞这样说,道理都一样:“因为我也有我自己的爱人,他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我们的家在这里,所以我也不能走。”


显然,谭小飞的这句话说得还算像样,让张晓波比较满意,刚刚愤愤不平的心态也略微好转了些,在旁边不住的点着头。


“王博全总觉得他既然做出了安排,那么全天下的人就都该顺着他的安排去走,你知道我对他的这个想法是什么意见吗?”谭小飞对王博全的这种毫无道理的自我陶醉特别的不屑一顾:“我想让他去死。”


廖凡闻言是禁不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也想起了王博全对人发号施令大呼小叫的那副样子,确实特别感同身受,谭小飞的这个观点他认同。他也梦想着可以在王博全骂他的时候,把那些文件材料通通都丢到王博全的脸上,然后跟他说你去死吧。


“谭小飞啊谭小飞,就因为你是这个样子,所以他才想杀了你。”廖凡从一开始就猜想过王博全的心思,其实那很明显,他只是不愿意去深想罢了。他不愿意深想的理由有两个,除了事不关己的冷漠以外,还因为他并不希望自己参与其中去承担那一份人命债的负罪感,所以故作不知是最好的选择……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虚伪和自私,非得等到自己的面具再也戴不住的时候,才肯把头抬起来,去面对现实。


“我想你们今天应该已经被王书记的人缠上了吧?”廖凡问道。


“是遇上了,不过那帮人并没有讨到什么好。”张晓波翻出了手机,把微博上的信息给廖凡看了一眼。


廖凡浏览着那些新闻,对于谭小飞和张晓波两人这回折腾出来的事件显得很是吃惊。看来这两个小伙子胆子非常大啊, 而且能力也不弱,难怪王博全提到谭小飞就总是一副焦躁的样子。


“你们这一下子把王家两个兄弟都得罪了个彻底,以后有什么打算吗?”廖凡又问。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法制社会之下总不能让他们永远这么无法无天。”张晓波这话说得是铿锵有力,虽然对方来头不小但他也并不犯怵。不管当初到底是什么原因,张学军的那封举报信到底还是起了关键的作用。所以张学军说的话也终究是没错的,咱们的确是小老百姓,但是有些事,咱还得干!


廖凡听到张晓波的回答,不由得是钦佩又自嘲的叹了一声:“我也希望我能有你们这样的勇气,实际上我现在也是自身难保,王博全肯定不打算再用我了,他的那些事,我也根本做不来……”很多时候,王博全吩咐的那些事情,并不是廖凡真的无能到办不好,而是他根本不想去办,他不想因为向上爬而让自己变成那种他最看不起的人。


“做不来更好。”张晓波说道,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事。


“是啊,其实我也觉得做不来更好……我早就想脱身了,只是很害怕……”廖凡这样说不是没有理由的:“王博全炒我不要紧,我怕的是他会把我的路彻底给堵死。为了寻找谭小飞的下落,王博全前一段日子给了我挺大的权限,我查阅了很多机密资料,也知道了他不少事儿……那些事,我越看就越胆战心惊,我怕我自己下不了船,我怕他不放过我。”廖凡说着,手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我女儿才刚上幼儿园。”廖凡眼眶泛红:“你们年轻人没有孩子,不能体会这种心情。我想做个好父亲,我们家不需要什么大富大贵,我只想给我女儿衣食无忧的生活罢了。但王博全不会给我这个机会,他只会一棒子打死我……”廖凡一点都没有危言耸听,在他之前王博全用过的那三个秘书,最后全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奇葩理由被开除党籍了,所以他也不会例外。


“我的仕途完了……我今年都三十多岁了,想要重头再来,找其他的工作或者出去做生意,又谈何容易呢……”廖凡用手掌捂住了眼睛,打他大学毕业考上公务员一直到今天,他已经不知道自己除了这份工作以外,还能做些什么了。


尽管如此,廖凡也仍然不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代价也许沉重,但他们一家人活得顶天立地、无愧于心,这点比什么都重要,不是吗!


“谭小飞,张晓波,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们,我不是王博全那样的人,我希望你们不要怪我这段时间以来对你们的骚扰。你们放心,我不会告诉王博全任何跟你们有关的事情,我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你们,我也是为了我的女儿,我想成为能够让我女儿感到骄傲的父亲。”廖凡慎而重之的说出这句话。


所以,他才更加不能违背良知的去和王博全一起同流合污。因为廖凡想要的那个骄傲,从来都不只是物质层面的,也是精神层面的,崇高的追求和高贵的人格。廖凡要告诉他的女儿,去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抛弃人性中善良正直的那一面。相信他老婆如果知道了,肯定也是支持他的。


廖凡的这一段话,让张晓波很受触动,这个世界总是有种种的坏人,就像今天中午在红港的那几个迷彩服,也许会让你感到失望。但你永远不要放弃希望,因为总会有像廖凡这样的好人,忽然的出现在你的面前,告诉你这个世界其实并不如你想象中的那样无可救药。真希望中国能多一些像廖凡这样的当官的,如果谭小飞他爸当年也能想想谭小飞的感受,想想孩子将来提起自己的父亲会有多么的痛苦,那么也许他就不会做那么多的错事了。


“我可以帮你。”此刻,一直低着头的谭小飞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他想帮廖凡。一个想当好父亲的男人,一个想成为自己孩子的骄傲的男人,他想伸手拉他一把。


“你愿意离开北京吗?”


“什么意思?”廖凡不是很明白。


“我可以安排你外放,不是平调而是降级,狠狠的降,让王博全产生一种你永远都不可能再爬起来的错觉。你可以带着你的老婆和你的女儿,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也许是很贫困的地方,但我保证在那里你能成为你想要成为的那种人,让你女儿感到骄傲的父亲,等风头过去之后再重新回来。”等到这个官场开始适合像廖凡这样正直的人去发展的时候,再回来!谭小飞相信,那一天,不会太远……


廖凡想了想,自打他从政以来,他就一直很清廉,他不怕什么贫困,他的妻子和女儿也不怕。


“那个很远的地方,具体是哪里?”廖凡问。


“陕西。”谭小飞道,逄焕东的出生地,他政治生涯的起点,那里是逄焕东的地盘,政治清明,民风淳朴,最适合廖凡这样的人。


人这一生,总要在关键的时刻,做某些关键的决定。而此刻,廖凡也下定了决心,做出了他人生中最关键的那个决定。他希望,未来的他,不会为了自己现在的这个决定而后悔。


“我去!”


与此同时,在北京城的另一端,当王博文终于踏破九九八十一难,从公安局把自己那几个下属拉巴出来的时候,他真的是窝了满肚子的火,立刻就打电话把王博全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王博全,你怎么能做出如此不谨慎的事儿来呢?”王博文现在都不搞不懂他这个弟弟了,明明以前都好好的,可自从没了谭军耀之后,就整个人都变得不可理喻了。


“你想要杀人灭口也好,想要做什么都好。云贵新疆那边多得是拿钱就能帮你办事的人,你怎么就能随随便便的从我这里调兵,还拿着枪去红港那样的地方瞎逛,你到底还有没有脑子了?”王博文不想放马后炮,但是他也五十多岁的人了,今天因为御下不严被军委那帮人训得跟个孙子似的,这笔账总得有个人负责吧。


“哥!我知道我只要拿出钱来,多得是人帮我办事,但是那些人我不放心啊!”道理王博全都明白,他只是太不放心了。


以前,上到几百亿生意这样的大事,下到用什么秘书这样的小事,谭军耀都能帮他办得妥妥帖帖的。谭军耀看中的人,从来就没出过错。自他二十五年前认识谭军耀,把人收到麾下,一直到三年前谭军耀去世,他依赖于谭军耀那种宛如再世诸葛一样的能力太久了,久到他已经不知道除了谭军耀以外,他还能信谁了!


以前,如果他想除掉一个人,只需要打个电话给谭军耀,谭军耀就能立刻给他想出一百套可靠的方案来,而且半点都不会牵扯到他本人,也不会遗留下任何后续的麻烦。可现在只能靠他自己想办法,他倒是想随便从西南那边找几个亡命徒帮他解决谭小飞,可是谁又能保证那些人不是刘清江或者其他的什么人给他下的圈套呢?谁又能保证那些人会对他的事情守口如瓶,以后不会因为一点点的蝇头小利就把他供出去呢!


“那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对我手下的几个亲兵如此信任啊!”王博文听到王博全这话都气笑了,合着他弟弟这是找不到别人祸害,就专门祸害他来了!如今倒看出是一家人了,真不客气啊!


“哥,那毕竟是谭军耀的儿子,我不可能放心让外人动手……”王博全并不知道谭军耀是不是还留下了什么其他的后手保护谭小飞,比如在他的人马里安插了什么随时可能会背叛他的亲信之类的。所以,他谁都不能信!在动手之前,必须得首先确保自己的安全。


王博全其实心里头藏着一句话没有跟王博文说,他之所以找王博文的手下,除了信任问题以外,还有一个更关键的因素,那就是万一出事了,王博文总是首当其冲被责难的人,所以哪怕仅仅是为了自保,王博文也得替他把事儿兜住了,这样他就能拉一个有力的战友兼挡箭牌了……这就是王博全所谓的,首先确保自己的安全。


只要让王博文帮他扛雷,那么他不就安全了么。


正如同谭小飞在车上的时候跟张晓波提过的那句话,以前,谭军耀从来不让王博全拉王博文下水,不管多大的事儿,都不行。因为谭军耀说要考虑长久之计,万一出事了,王家的两个顶梁柱,只要能保住一个,那么另一个就不会失去希望。


但是现在,王博全却忘记了谭军耀当年对他说过的话了,他第一次的,将王博文拉下了水。


评论(54)
热度(641)
Top

© nite-ow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