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CP,就是不爱搞对象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22

第二十二章


“小飞啊,其实我以前一直特别羡慕王博全。”

 

此时书房里,传来隐隐的对话声。谭小飞坐在椅子上用余光瞟了一眼那人,他从堆积如山的公文中抬起头来,双眼隐藏在金框眼镜的背后,笑容和蔼可亲就像个慈祥的弥勒佛。

 

“我羡慕他的身边总是能人辈出,尤其是你父亲。我一直希望他能过来帮我,可惜……”刘清江言语间不无遗憾的叹了口气。他多希望当年率先发现谭军耀这颗明珠的人是他啊,那样的话,也不会白白让王博全占了这么多年的鳌头。


“刘书记,我父亲他已经去世很久了,您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也不必兜圈子。”谭小飞说着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毕竟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


刘清江闻言点了点头,也不恼,仍旧是笑眯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小飞今年也22岁了吧,跟你父亲当年刚到深圳的时候一个岁数。”刘清江的视线投向远方,仿佛回忆着什么……


在刘清江看来,谭军耀是个擅长玩弄权谋的不世人才,当年谭军耀刚从清华毕业,被分配到了深圳市文化部第二办事处实习。踌躇满志的谭军耀踏上了南下的火车,随身携带的只有一个破布口袋和口袋里的30块钱。而三个月后,谭军耀兜里的30快钱,却已然变成了300万。


要知道,当时谭军耀的职位仅仅只是一个没名没份,负责泡茶和整理文件的小杂工罢了,连个最低等的办事员都不是。他设计了一个圈套,说服了他那个只会朝九晚五喝茶写书法的顶头上司,拉拢了深圳文协的部分成员,成立了一个以策划大型活动推广中华文化为宗旨的社团。然后又以这个社团的名义向深圳商会募资,忽悠那些从福建、潮汕等地前来深圳捞金,连大字儿都不认得一箩筐的土老板,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掏腰包去办那些根本不存在的“全国文化推广活动”……而实际上,所有的资金却已经悄悄通过伪造的账目,流向了谭军耀自己的腰包。


钱到手之后,谭军耀连动都没动,直接将它们又散了出去,让资金流向所有社团成员的账户……等到谭军耀哄着那些大书法家、作家、音乐家们在深圳那个销金窟里歌舞升平,把钱都花了个精光之后,才将事情的真相跟那些文化人挑明。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如梦方醒的反应过来,他们这段时间花的都是什么钱。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那些平日里自视甚高的文化人就算再傻也明白,如果这件事情被拆穿,那么他们奋斗了一辈子的名誉和地位就全都毁了,甚至还会难逃牢狱之灾。要想维护他们奋斗了一辈子的东西,摆在他们面前的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继续听谭军耀的指挥,把这个局做得更大更真,继续骗下去。创造更多的财富,同时领取属于自己的那份酬劳……


谭军耀成功了,就像套索游戏,他先设了一个局,然后再利用这个局变幻出无数个局。从零到有,从一到十,从十到百,套住了所有第二办事处的高层,在那里一路高歌平步青云。等到实习期结束之后,谭军耀直接被二办的处长以一封评价极高的推荐信举荐到了湖南省文化部任职,一上来就是副科级。而那一年,谭军耀也仅仅只有22岁罢了……跟现在的谭小飞一样大。


刘清江一辈子经过的事儿,看过的人,着实是不少了。但像谭军耀这样的人才,可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刘清江一直挺后悔,当年他从北京外放的时候如果选择了湖南而不是浙江,那么像谭军耀这样的人才怎么也落不到王博全的手里啊。毫无疑问,谭军耀绝对是王博全智囊团的核心,所以当初刘清江才千方百计,不惜损兵折将的也一定要除掉谭军耀。因为只要王博全没了谭军耀,他就会像失去了触角的蚂蚁,连方向都分不清。刘清江并不是在贬低自己的老对手,他是真的这样认为。结果却没想到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倒让陈国强那个面瓜钻了空子。


“小飞,你长得跟你父亲很像,跟我们这些歪瓜裂枣相比,你父亲当年可是出了名的官场美男子啊!”刘清江指着谭小飞打趣的笑了两声,随后又感慨万千的道:“看到你,就让我想起了一句话,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也许,你也可以像你父亲一样了不起,甚至做得比你父亲还要出色。但是,你要吸取你父亲的经验教训,跟对人很重要。”刘清江若有所指。


“刘书记的意思难不成是,您就是那个对的人?”谭小飞不以为然的冷哼了一声。


“小飞,做人最重要的是要识时务。如果今天晚上我向王博全透露了你的藏身所在,恐怕明天你就会连尸体都找不到。”刘清江言辞中隐含威胁的意味。


“而如果我愿意保你,那么就算你明天光明正大的出现在王博全面前,他也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这,就是对与不对的区别,你自己想想吧。”想要控制住一个人,就得打一棒子给一个甜枣,刘清江对于此已经是驾轻就熟了。


谭小飞笑了一下,刘清江说得倒是挺美好的。可惜了,他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天真的谭小飞了。


“刘书记,您也不用吓唬我,我知道您的目的是什么。”谭小飞安逸的向后靠了靠将双腿交叠,对刘清江悄悄的张开了自己的网。


1990年12月1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开业,当时正在距离上海不远的浙江建德,任地委书记的刘清江知道了这个消息。那一刻,刘清江仿佛看到了一扇新的大门正在向他敞开,从那个时候起他就下定了决心要做点什么,就利用这种叫做“股市”的东西。


“刘书记,十年前,您拉拢了中石化和中石油的高层,在股市上大肆吸筹进行洗盘,套牢了不少的小股民,然后突然放货把人家害得倾家荡产,肥了自己的腰包。您满心以为自己摸到了一个生财的聚宝盆,却没想到,在这股市里头被套牢的人,却不仅仅只有小股民,还有不少大人物以及与大人物相关联的亲友家眷。一下子得罪了太多人的结果,就是您这些年不管做什么都迈不开步子,因为总有那么一些人看您不顺眼。”作为一个操盘者,刘清江可以说是大获全胜。但作为一个政治家,刘清江却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这个错误使得他一夕之间增加了无数的敌人,而他甚至不知道这些敌人究竟是谁?


股市里头的那点事,谭小飞对自己还是有些自信的。这件事情只能说是刘清江考虑不周,没有预料到所有的情况,但是他操盘的方式却是没有错误的。当你开始操盘的时候,你很难去控制所有的损益对象,因为操盘时你绝对不能将你所设计的大盘走向泄露出去,一旦有消息走露,引起持股者的警惕,他们纷纷出货,那你就完了。


刘清江的触角再长,也不可能碰到全国的每一个角落,他只能顾着跟他联合在一起操盘的那些伙伴还有他自己的亲友家眷。至于那些他根本不熟悉,甚至根本不认识的持股者,他就照顾不到了。


当时中石油和中石化在刘清江一伙人的洗盘下,拉升的速度非常快,势头相当猛烈,中了圈套的富商官员不再少数。所以当刘清江忽然出货的时候,受害者除了那些跳楼的小股民以外,自然也包括这些没有摸到消息的富商官员。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怎么可能会放过那个害得他们损失惨重的罪魁祸首呢。


“陈国强上位之后,一直在调整国内的金融政策,屡次破坏您的计划,而且他还改组了中石油和中石化,企图找出当年您操盘留下的证据。您迫不及待的想甩掉这个已经让您付出了太多代价的沉重包袱,但是却不知道下一条生计究竟在哪里?所以您看中了我,看中了我父亲留下的东西。刘书记,我说的对吗?”谭小飞直言把刘清江的心理道了个一清二楚,直接让对面的刘清江变了脸色。


刘清江不动声色的用手指点着桌面……谭小飞知道的东西不少,看来谭军耀对自己儿子的教育还是蛮成功的,这个谭小飞小小年纪,思维缜密,逻辑清晰,还很懂行,倒是真有那么点谭军耀当年的风采了。从这点上来说,谭军耀值得他去学习,如果他也有谭军耀那一手教育儿子的好手段,小鸿也不致于长到今天这么个蠢样子,简直让人头疼。


“刘书记,我能体谅您急切的心情,但您真的把这件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谭小飞无奈的摇摇头。


“王博全经营这摊生意已经有十五年的时间了,虽然大部分时候都是我父亲在帮他料理,但您不会真的以为王博全会对我父亲完全放心吧?我父亲的摊子铺得非常大,一年能运作出来的资金高达数十亿甚至上百亿,来往人员上到稳坐钓鱼台的国务委员和全国知名企业家,下到镇县里一个小小的办事员和乡村暴发户,多达数千人。这些往来的账目和关系,王博全就算是脑子再好也不可能记得住全部,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他手里还有一份备用名录和账目。”


“你的意思是?”刘清江颦眉道:“王博全会狗急跳墙?”


“没错,您大可利用我拉王博全下马,但您想要的最关键的那个东西,却很有可能会跟着王博全一起随葬。而且,我父亲做下的局,除了他本人以外没人能控制住,王博全估计现在也正焦头烂额呢。”谭小飞眼中带着点点寒意,也许王博全还正在纳闷呢,为什么这些人没有以前那么听话了?为什么他们创造的财富没有以前那么多了?


“刘书记,这个局里面层层的关系,用金钱和罪恶堆积出来的“信任”,那些心照不宣的平衡,可不是区区一个名录一本账册能够控制的。我父亲最擅长利用人性的弱点来达到他的目的,如果没有弱点他就会制造弱点。您知道这里面的人,有多少是中了我父亲的圈套才不得不从的吗?而这些圈套又分别是什么?”谭小飞说到这里讽刺的笑了笑。


“您一个“外来人”什么都不知道,却妄想利用一个名录一本账目,就将王博全的东西全盘接收过去,是不是有点太天真了?”


刘清江听到这里,是面沉如水的闭上了眼睛。他在思考谭小飞的话,不得不说,还是有点道理的。刘清江一直都知道,谭军耀这个人做局非常精巧,局中一环扣一环的关卡,那是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哪都不能出错。若有一环没有运作好,就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全盘皆输。这也正是这个局最吸引人的地方,它会让局中所有的成员都无法独善其身,不得不为了自保而警惕彼此,互相监督。如果任何人有背叛的苗头,就会立刻被身边的同伴做掉。刘清江毫不怀疑,当年谭军耀如果不是为了保谭小飞,他绝对会把第一张骨牌推倒,让整个牌局彻底垮塌,把王博全也一并拉入地狱。但可惜的是,谭小飞撞死人的事情曝光了,让谭军耀不得不选择用他的第一张牌,换取儿子的平安,这才让王博全得以人模狗样的活到了今天。可想而知,要控制这样大、这样精妙的一个局,到底有多难了……


“那,小飞,你认为……你有办法能够控制住这个局吗?”刘清江问道,这个局之于他意义太重大了,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它也是一张巨大的关系网,只要利用得当,再加上他如今的地位和他的头脑,他就可以所向披靡。


“您觉得呢?”谭小飞稳如泰山的反问了回去,其实刘清江刚刚有一句话,谭小飞还是认可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谭军耀能做到的,他也能做到,而谭军耀做不到的,他就更要做到!


“小飞,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跟我说,我都可以满足你。”刘清江大方的摊开双手道:“只要你能过来帮我,一切都好说。”现在这第一张牌落到了谭小飞的手里,那么只要他能握住谭小飞,想必控制住整个牌局,也就不再是梦了。


“说实话,到底要帮您,还是帮其他的什么人,我现在还没想好。”谭小飞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谭军耀说过的,做局就是这样,越期待对方上钩,就越不能着急,越要表现得无所谓,甚至不屑一顾。永远要等别人来求你,而不是你去求对方。


刘清江闻言真是一口气噎在心口,费了好大功夫才咽下去。这么关键的问题,谭小飞怎么能还没想好呢!这么长时间都干嘛了!


“刘书记,毕竟陈派的人,现在势头也挺猛,我对常石磊很看好。”陈国强以前虽然不及刘王二人,可这天下他毕竟已经坐上去了,那么他扶持的接班人也必然会一改过去的灰头土脸,重新杀出重围,占领一席之地。


经过谭小飞的一番话,刘清江现在颇有些投鼠忌器,尽管谭小飞在他面前如此放肆,他终究还是选择了忍让。实际上,刘清江并不认为常石磊是个好的选择,终究是经营的时间太短了。这种事情就像是马拉松竞技,他跟王博全两个人都已经跑完全场,就差最后的冲刺了,而常石磊才刚刚从起跑线上出发,这种情况,就算给他安一个四轮驱动的发动机都没用。至于陈派以外的人,就只剩下逄焕东那么个倔头了,那个家伙就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更没可能。所以刘清江是真的不认为,除了他以外,谭小飞还能有什么更好的选择。


“那……小飞你觉得,你什么时候才能想好呢?”刘清江耐着性子问。

 

“那就要看,刘书记能够付出多大的诚意了。”谭小飞道。

 

“我的诚意你很快就会看到。”刘清江爽利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决定下注了,毕竟想要马儿跑,总得让马儿先吃点草。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谭小飞说完,再次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时间也不早了,刘书记,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情的话,我也想回家休息了。”谭小飞今天一共看了两次手表,实际上这是一种心理上的战术,会给刘清江一种他很不耐烦,很无所谓的错觉。


“好的,没问题,我让司机开小鸿的那辆奔驰送你和你的朋友回去。”刘清江说着站起身来。


当谭小飞和刘清江二人有说有笑,你好我好的从书房走到客厅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景象却狠狠的打了刘清江一巴掌,脸疼得不得了。但见自己儿子跟个大乌龟一样趴在地上,脖子上还架着一把刀,而那个拿刀的人此刻就吊儿郎当的靠着茶几坐在旁边,居然还轻松的吃苹果呢!真是岂有此理!


“小鸿,你在干什么?”刘清江看自己儿子被人用刀威胁着,不怪罪那个拿刀的人,反而却一上来就狠狠的呲儿了刘鸿一句:“怎么能对贵客如此失礼呢!”


“这他妈哪儿是我失礼啊?爸!你赶紧救我啊!”刘鸿一见到自己老子来了,瞬间哭得叫一个震天响,一脸鼻涕眼泪的混合物蹭在地毯上。


“这位刘大爷是吧?您好!”张晓波笑眯眯的看着刘清江,特有礼貌,说着话的功夫咣咣几口把剩下的苹果啃完,还很有素质的把果核扔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那是一个漂亮又准确的抛物线,得益于张晓波多年的三分球生涯。


“您儿子口臭,我替您给他刷刷牙。这年头的孩子都是独生子,您舍不得动手的心情我能体谅,所以啊,我就替您动手了。您也不用谢我,我这人做好事从来都是不留名儿的。”张晓波言罢,终于是把刀拿开了,刘鸿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被张晓波的下一个动作又给吓了一大跳,但见张晓波拿着刀,砰的一声将刀插到果盘里的一枚榴莲上,瞬间穿了个通透,整个榴莲都对半劈了,刘鸿瞪大了眼珠子,吓得连滚带爬的跑到刘清江的身后躲起来了。


“你啊你!”刘清江指着自己的儿子,恨铁不成钢,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自己的儿子玩儿不过谭小飞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连随便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京城小混混都玩儿不过了,还被人威胁得毫无反抗能力。


刘清江很委屈,不是说虎父无犬子吗?这刘鸿到底是不是他的种啊?这么些年了,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呢?


刘鸿更委屈,心说自个儿老子好容易出来了,不说替他做主吧,居然还骂他!他到底是不是刘清江的儿子啊!


得,这父子俩啊,就互相怀疑吧。


谭小飞强忍住笑意,板着脸走到了张晓波身边,两人并肩而立。


“谈完了?”张晓波一看谭小飞那眼底的笑意,就知道谈的结果应该不错,所以也放心了下来。


“嗯,谈完了。”谭小飞点点头。


“那成。”张晓波转脸又看向了刘清江:“那什么,刘大爷,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就先走了,您晚安。”


张晓波说完,扯着谭小飞胳膊,就在保镖的护送下大摇大摆的上了电梯,还冲刘清江摆了摆手告别。一系列动作那是十分流畅,刘清江愣是连插句话的功夫都没捞着,气得刘清江反手就给了刘鸿一巴掌。


“刘鸿!我的老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评论(78)
热度(806)
Top

© nite-ow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