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CP,就是不爱搞对象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18

第十八章


距离挟持事件过去已经有五天了,李老头自然是被逮进去了,现在是刑拘等待公诉的阶段。虽然最终没有杀人成功,不过李老头想要上报纸的心愿倒是真的达成了,不仅仅是上报纸呢,他甚至还上了电视。李老头的遭遇得到了很多人的同情,社会上有很多爱心人士为李家捐了钱,还有做义工的小姑娘小伙子来到李老头家里帮忙照料瘫痪的李大娘。张晓波也按照说好的那样,给李老头请了个口碑很不错的律师,是个专门为社会上的弱势群体打官司的大好人,大家都在努力帮李老头争取最轻的量刑。


那个被张晓波救了的姑娘也带着全家人携礼来感谢张晓波,老两口在张晓波面前又是跪又是哭的,就没差把张晓波当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一样供起来了。更有意思的是那姑娘,谭小飞认为自己绝对不是在乱吃飞醋,那姑娘看张晓波绝对是有那么点含情脉脉的意思在里头!气得谭小飞当时在旁边一张脸都快冷成冰碴子了,最终使用了必杀技之我用眼神杀死你全家,才把人姑娘给吓跑。


虽然过程磕磕绊绊,但在各路好心人的帮助下,李老头的问题最终也算是圆满的解决了。所以说,这个世界,到底还是好人多的,张晓波这样想着。人的信念是一种很神奇的存在,心中有花则满目皆花。因为张晓波始终都坚信着人性里好的那一面,所以在他的身边,也就自然而然的真的聚集了许许多多的好人,大家一起齐心协力,把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谭小飞喜欢张晓波的这种神奇,就像童话故事书里的小飞侠。小时候,谭小飞曾经在许多寂静的夜晚,带着满身被母亲打出来的伤痕,推开窗户祈祷。他祈祷属于他的那个小飞侠能够快点到来,带他飞到天空尽头的另一个世界。在那里没有冷漠的父亲,没有歇斯底里的母亲,没有那些疯狂的殴打和苦痛。


后来谭小飞长大了,也知道了童话故事里都是骗人的。但令人意外的是,他最后还是等到了他的小飞侠,就是来得晚了点,但也总比不到强,是不是?


“哎呦,你轻点,疼着呢。”张晓波不满的抗议了一声。


谭小飞拿着棉花棒正帮张晓波那脖子换药呢,闻言是没好气的白了张晓波一眼,只是手上的动作却放轻了许多。


“现在知道疼了,人家拿着刀子比划你的时候,你怎么就不知道呢?”谭小飞反问了一句,跟无敌铁金刚似的,脖子都哗哗淌血了还在那儿跟人家贫。


“谁说我不知道了,那时候更疼,都吓死我了!不过我就想了,咱输人不能输阵。心里头再害怕,这面子也得撑住了。”张晓波就这样,典型死要面子活受罪,跟六爷一样一样的。


此刻,张晓波心里头其实还有一句话保留着,没说。当初谭小飞把他关起来的时候,实际上他也是有那么点害怕的。那乌泱泱的一群富二代权二代,个个都屌得飞起,他能不怕么。不过他张晓波活了二十来年,这辈子就从来没服过软。他当时就想着,我绝对不能在谭小飞面前露怯,所以就一直撑着一口气,没给谭小飞一点好脸色,是不是特勇敢!


“是是是,您老那面子最重要,什么时候都不能掉。”谭小飞无奈的说着,把最后一片胶带贴好,在张晓波包得严严实实的脖子上亲一下:“好了,换完了。”


“谭小飞,这都三五天了,我看我这伤也没什么问题了,要不从今天起咱就别忌口了吧。”张晓波跟谭小飞那儿打商量,自从他这脖子开了个口子之后,谭小飞就跟拿了尚方宝剑一样,大刀阔斧的给他列了个忌口清单,还不允许他有任何反对意见。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酒也不能喝,饮料也不能喝……他这日子过得都快回到解放前了,三座大山都没这么压迫人民的。


“不行。”谭小飞板着死人脸,别的话那是一个字儿都没多说。只一句不行,就直接把张晓波造蔫儿了,无精打采的独个儿蹲墙角数蘑菇了去。


“唉……你说我啊,怎么就折你手里了呢?”张晓波在那儿感天叹地的,特别沧桑。一想到以后他很有可能会一辈子活在这种管制之中,就觉得前途无亮,仿佛看到了许许多多油腻腻的大肉和香喷喷的美酒扇呼着小翅膀就这么离他而去了。


“虽然口还是必须得忌,但运动可以先停一停,等你彻底好了再继续。”谭小飞补充了一句。


真的?张晓波闻言又乐了,背过身去暗搓搓的比了个V字手,这心情就跟坐过山车似的,刚刚还在人生最低谷呢,现在就一下飞上九霄云了。


“今天周日,晚上我有点事儿,要出去一趟。”谭小飞忽然说道。


“我知道,你要去见一人嘛。”张晓波记得,上回池国原来的时候说过,什么逄叔之类的,晚上六点鼓楼老菜馆。


“我送你吧。”张晓波提议道:“正好你去见你那逄叔,我就去宽店吃个烤翅儿,等你完事儿了咱们一起回家。”


谭小飞是完全没想到张晓波会突然这样说,遂当即便抬眼盯着张晓波直看,神色略显惊讶。因为张晓波平时对他的去向,一般都是不怎么太管的,他要是出门的话,只需要跟张晓波说一声去哪儿就可以了。当然了,谭小飞基本也不怎么出门,他所有的工作都可以在家通过电脑通过网络远程操控。但张晓波总是给他很大的自由度,这一点经常会让谭小飞患得患失,觉得自己就像可有可无似的。


“那什么,我就是觉得吧,那天池国原说得神神秘秘的,那意思好像今儿晚上这顿饭,对你来说挺重要的,所以……”张晓波说到这儿,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并不想解释太多。平时他基本不怎么管谭小飞,本来嘛,俩大老爷们凑一起过日子就够那啥的了,要是还学人家小姑娘腻腻歪歪的,这脸还要不要了?张晓波记得他以前曾经交过一个女朋友,那姑娘就是,一天三顿电话的查岗,晚上还得加一顿当夜宵,时时刻刻的怀疑着什么,怀疑得让张晓波自己都产生了困惑,难道他看起来就那么不靠谱、不能被信任吗?


所以张晓波决定跟谭小飞在一起之后,他就告诉自己,他应该相信谭小飞,给对方多一点自由,别总是人一不在眼前儿就疑神疑鬼的,那日子还怎么过了。


但自由归自由,该关心的还是得关心。今天晚上对谭小飞来说意义重大,他总不能任由谭小飞孤家寡人单枪匹马的就去了。孩子高考的时候,家长还得跟着呢,所以今儿晚上他也得跟一下,有用没用的也总归是个心理上的支持。


“当然好啊。”谭小飞点头回答着,一股暖意悄然涌上心头,泛出微微的甜。


看着谭小飞因为他的话,突如其来那惊喜的小表情,张晓波也莫名欢欣了起来。


“那成,咱也早点出门先去逛逛商场,我再给你买身新衣服倒饬倒饬。”张晓波笑眯眯的说着,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谭小飞,我这人吧,有点大大咧咧的。以后我要是有什么地方不对,或者没做到,让你觉得不开心了,你一定要跟我直接说,我会改的。你对我这么好,我得回报点什么,总不能让你因为我不高兴。”


张晓波自己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但他知道,谭小飞的心思却很细腻。有很多他注意不到的东西,对于谭小飞来说却很可能是大事。所以他想,他以后是不是也得变得细致点。两个人在一起互相磨合嘛,总得学会调整自己,去配合对方的步伐。


谭小飞闻言走了几步上前,轻轻将人抱住,闭着眼睛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张晓波身上干净的肥皂香气。对于他和张晓波的这段关系,谭小飞其实一直非常紧张,因为他知道,张晓波并不是同性恋,相对于硬邦邦的男人来说,张晓波更喜欢那些漂亮可爱的、香香软软的女人,是他硬生生的把人家给掰弯了的,所以他怕张晓波总有一天会被一个有眼光的女人给抢走。


“张晓波,其实我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好,真的……我只想你快快乐乐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需要去改变。”


张晓波忽然觉得,谭小飞说这话的语气有点奇怪,但到底也没多想,只是轻轻拍了拍谭小飞的后背,就一笑而过了。


“成,那我去看电视了。”谭小飞这个人啊,总是事事都以他的感觉为优先,把自己摆到很低很低几乎低到尘埃里的位置上。张晓波心里头其实也挺纳闷的,你说这两个人要处对象,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咱们得是平等的对不对。不是有那么一首诗么,说我如果爱你,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谭小飞有谭小飞的铜枝铁干,像刀,像剑,也像戟;那他张晓波也得有他张晓波的红硕的花朵,像沉重的叹息,又像英勇的火炬啊。


得,来日方长,以后慢慢调教吧,谭小飞这个性子太别扭,不好说他。


谭小飞望着张晓波乐呵呵打开电视机的背影出神,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就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谭小飞了解自己,所有好的一面,坏的一面。上次池国原羞辱张晓波的时候,他甚至没有为张晓波辩解一句。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有时候谭小飞会希望全天下的人都不要发现张晓波的好,就让他们这样认为吧,就让他们觉得张晓波一无是处,这样他们才不会跟他抢。


以前有很多人喜欢谭小飞,对谭小飞趋之若鹜,他们是真喜欢谭小飞这个人吗?连谭小飞自己都知道不可能。他们喜欢的是他的钱,他的权,或许还有他的脸……在他们眼里谭小飞只是一个符号,象征着豪车名牌,象征着无所不能。只要具备这些外在条件,管他是谭小飞,还是张小飞李小飞,对于他们来说都并没有任何区别。所以当有一天,这些光环全部离他远去的时候,当他再不是那个无所不能的谭小飞的时候,那些人跑得比谁都快。


但张晓波不同,喜欢张晓波的人也很多,有男人也有女人,但他们个个都是真心实意的。比如他那个前女友大乔,明明只有短暂的几天相处,却愿意冒着彻底得罪他的风险,背着他放走张晓波。也比如……他自己……不管张晓波是一无所有也好,是家财万贯也罢,喜欢他的人都依旧会喜欢他,不离不弃,风雨同舟。因为张晓波有一种让人幸福的能力,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你总会觉得这个世界是很美好的。


所以,谭小飞不希望别人发现张晓波的优点。张晓波是个什么样的人,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就够了。


张晓波觉得他对他好,但事实上他对他并不好……如果他真的对张晓波好的话,他就该放开手,让张晓波自己去面对这个社会,让张晓波自己在失败中学着成熟,学着在自己的坚持和现实之间寻找平衡点。经过一番痛苦的蜕变,成长为一个崭新的他,一个更加优秀的张晓波。可是他偏偏不,从一开始,他就用自己的能量为张晓波打造了一个仿佛乌托邦一样的巨大监狱,把张晓波关在里面圈养起来。让张晓波渐渐失去对现实正确的判断能力,让他只能依靠自己而活着。


池国原说要张晓波有自知之明,但在谭小飞看来,该有自知之明的人恐怕应该是自己才对吧……他说服所有人,他的做法是最正确的,只有跟他在一起,接受他的保护,才是对张晓波最好的选择,说得连他自己都快相信那就是事实了。但其实,一切都只不过是托词而已,因为他害怕失去张晓波,怕到不愿意冒一点点的风险,怕到非要把可以翱翔九天的雄鹰,折断羽翼关起来,变成笼子里的金丝鸟。


他即将要做的事,非常危险,一不小心就会丧命,同样也会连累身边亲近的人,尤其是像张晓波这种无权无势的平民百姓,随时都有可能会在炮火下灰飞烟灭。但出狱之后,他却还是选择来找张晓波了。他住在张晓波这里,让张晓波渐渐爱上他,跟他在一起,把张晓波暴露在危险中,让别人知道他的弱点就是张晓波……他总是在反复的矛盾着,一会儿想着要为张晓波留下后手让他快快乐乐的活一辈子,一会儿又想着他不能留张晓波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即便是死也要拖着他一起死!


而这样阴暗又可怕的心情,又有谁会知道呢……


“你饿了吧,我去给你下碗面。”谭小飞说着,转身走进了厨房。


评论(71)
热度(891)
Top

© nite-ow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