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CP,就是不爱搞对象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15

第十五章


出了老菜馆,时间已经到了八点左右。池国原疲惫的靠在车座上,将自己严严实实系到脖子军装扣子解开。半晌后,把车往后海的方向开去。华灯初上,窗外的街景不断的后移,从宁静的小区到喧闹街市,随着时间的流逝,池国原翻涌的思绪也逐渐平静了一些。


今天逄叔的疑惑和愤怒他是能够理解的,毕竟在逄叔和家里人眼里看来,他是个品行端正、前程似锦的少年,理当跟谭小飞那种盖世太保保持距离才是。家里人都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他们都希望他可以像爷爷一样,成为一个能为国家做出贡献的、了不起的人。所有人都在他的耳边不断的跟他强调着什么前程、前程,殊不知如果没有谭小飞,又何来他的前程呢?


就在他穿上军装戴上肩章,享受众人艳羡的目光时。谭小飞却穿着囚服,在监狱里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而谭小飞经历的那一切痛苦,本来应该是属于他的。他的前程,是用谭小飞的血换来的……


今天常驻在聚义厅的那个乐团的主唱感冒了,特别严重不能发声的那种,临到头了才通知了张晓波说他今天不能来。抓瞎的张晓波没辙,只能自己顶上,顺便把认识的五音全的朋友也都强拖过来撑场面,否则唱一晚上下来他这种非专业的肯定受不住。


霞姨友情奉献了几首歌,包括民谣版的《花房姑娘》,震颤吧的美女老板娘亲声献唱迎来了场面的一个小高潮。弹球儿也搞了几首老歌,什么《朋友》、《你到底爱不爱我》之类的,唱得勉强算是及格。


连弹球儿都上了,谭小飞自然也逃不了。被生拉硬拽到了台上,最终只能无奈的点了头。其实谭小飞不是不会唱歌,正相反,他唱得还挺好的呢。只是谭小飞历来不喜欢在别人面前表演罢了,那会让他觉得自己像个耍猴的,这也是为什么当初他那钢琴没学下去的最关键原因所在。


“你赶紧的,唱什么?”张晓波抱好了吉他,乐队的鼓手和键盘手也已经站定就位。


“得选个我们都会的啊,别整那些没听过的。”张晓波提醒道,他就怕谭小飞来那些太高端的英文歌。


谭小飞仔细想了想:“我记得以前有个老电影,叫《夏洛特烦恼》,里头那个主题曲挺好听的,我会唱。”


“成!那就来那个吧!”张晓波笑了起来,其实他也挺喜欢那歌的,还挺默契。


当池国原皱着眉头走进那个人声鼎沸的聚义厅时,乐声已经响起了。池国原四下寻找着谭小飞的身影,视线不经意的扫过舞台,发现了那个此刻站在台上,穿着酒保服握着立式麦克风的人正是谭小飞。


真是没有一点点防备啊,池国原觉得自己的眼珠子都已经要掉出眼眶了,他想,这是末日了吗?他妈的谭小飞居然在唱歌!瞬间,池国原对自己身处的世界都产生了怀疑。


谭小飞站在灯光的中央,专注而优雅的低吟浅唱着那旋律,张晓波在他身边安静的弹着吉他。


我会在你身边你左右,绝不会回头

你的一举一动像心跳,牵动我所有

我会在你身边你左右,绝不会放手

无论昨天今天和以后,一直到尽头


谭小飞静静的唱,张晓波静静的弹。他看着他,他也看着他。台底下的小姑娘不断的发出激动的尖叫声,时间仿佛放慢、静止,空间也似乎逐渐的在缩小,小到最后只剩下了谭小飞的眼睛,还有他浮浮沉沉的歌声。张晓波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张学军埋在院子里老槐树下的那坛子陈酿,那调皮的孩子偷偷的将它饮尽,一点一滴,直到酩酊大醉,直到忘掉整个世界。


这个人总是这样厉害,好像无所不能。张晓波真的不知道,他还能在谭小飞身上挖掘出多少的惊喜来。


一曲歌罢,张晓波轻声在谭小飞耳边道:“行啊小伙儿,深藏不露啊。以后要不你就常驻我这儿唱歌得了,挣得比调酒师多。”


谭小飞闻言亲昵的将自己的额头抵在张晓波额头上蹭了蹭:“那可不行,这歌我只想唱给你一个人听。”


池国原僵硬的站在酒吧门口,木呆呆的跟个人形雕塑似的都傻了,那个表情温柔的仿佛能滴出水来的人真的是谭小飞吗?死人脸谭小飞!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以,谭小飞身边那个抱着吉他的,就是传说中让谭小飞爱得死去活来、生死不顾的人吗?池国原用挑剔的目光在那个傻呼呼的小卷毛身上打量了一番,然后冷哼了一声,还以为是什么倾国倾城的人物呢,原来也不过如此。


刚为谭小飞赴汤蹈火回来的池国原,此刻见到舞台上那俩人腻味的样子,只觉得满心都是不忿啊。敢情他在那儿为谭小飞四下奔走苦逼得跟条落水狗似的,谭小飞就在这儿跟他的小情儿热热乎乎的闷得儿蜜!还有没有点兄弟情手足爱了!


“谭小飞。”池国原挤过熙熙攘攘的人堆,走到谭小飞面前。


“你来了。”谭小飞知道池国原是那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看来是那件事情有结果了,还挺快的。


池国原对谭小飞点了点头,而后犀利的眼眸转向了一旁,尤其着重的关照了一下谭小飞身边的张晓波,同时冷笑着道:“谭小飞,这位先生吉他弹得不错啊,你不介绍一下吗?”


谭小飞一见池国原那表情,就知道这人肯定是又犯病了。那病的名字就叫做:谁都配不上谭小飞综合症。顿时,谭小飞开始感到有些头疼……


张晓波被池国原那种冷漠的、鄙夷的、仿佛看垃圾一样的目光看得是心火上扬,不等谭小飞开口就自己站出了一步,吊儿郎当的扬着个下巴:“我自个儿长着嘴呢,用不着谭小飞介绍。”


“鄙人张晓波,怎么着?您哪位啊?”


“池国原,谭小飞的发小。”池国原骄傲的回答,发小这个词儿可不是放到谁身上都配的,需要很多特殊条件,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不能缺。


“哦,原来是发小先生啊。”张晓波笑得格外的不以为然,他妈的,发小了不起啊。


“我说谭小飞啊,你有这么一个位一杠一星的发小,当初还他妈趴我们家门口?什么成算啊?”张晓波拿胳膊肘使劲儿搥了一下谭小飞的肚子,心说回去再跟你算账。


谭小飞无奈的捂着发疼的肚皮,看来这人是被池国原激得脾气上来了,且得哄着呢。


“你别生气,我趴你家门口什么成算,你真不知道啊?”谭小飞若有所指的在张晓波耳边求饶。


“咳!”池国原见状,在旁边厉声的咳嗽了一下,简直太不像话了,他已经看不下去了。这个张晓波,他居然还敢打谭小飞!而且最奇怪的是谭小飞他居然还不生气,依然在那小卷毛面前眼巴巴一脸讨好的样儿,这还哪儿有点男子汉的尊严了。


“张晓波先生是吧。”池国原看着张晓波不悦的警告着:“请你停止你刚刚的行为,君子动口不动手,不要以为谭小飞宠着你,你就能在他面前耀武扬威。我个人认为,像你这样的人呢,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自知之明。”


池国原始终认为不管是现在的这个地方,还是眼前的这个人,都配不上谭小飞。在池国原看来,张晓波这种人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混混罢了,北京城酒吧里一抓一大把的那种。他帮不了谭小飞,也不能理解谭小飞这个阶层的人都在想什么,他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也就是长得好看了些,所以,谭小飞究竟喜欢他什么呢?


张晓波听这话都他妈快炸猫儿了,心说这都什么人呀,跑到他家门口骂街,真把自己当盘菜了!什么叫像你这样的人?他怎么了?有手有脚有正当职业,长得还挺帅,差哪儿了?


“发小先生,你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送还给你。”张晓波瞪着眼态度十分嚣张的指着池国原:“请你也有点自知之明吧,你管天管地还管得了别人拉屎放屁吗!我他妈就乐意在谭小飞面前耀武扬威,你管得着吗?”


瞧瞧这谭小飞一天到晚交得什么朋友啊,跟他妈邪教似的。


“谭小飞,我刚才打你了,你有意见吗?”张晓波威胁的瞥了谭小飞一眼,敢有意见的话就打到你没意见为止。


“没有,我哪儿敢有啊……”谭小飞哭笑不得,赶紧回答,不然这人还不知道要怎么生气呢。


“谭小飞,他为什么那么嚣张?”池国原看向谭小飞的眼中充满了费解,这个问题他问得非常严肃认真,并不是一个抒发不满的感叹句,而是真真正正的疑问句。他是真的不明白,像张晓波这样条件的人,怎么会养成这样一幅嚣张的性格?他凭的是什么?这根本是完全不符合逻辑的好吗。


“好了,池国原,差不多行了,你别越说越过分了。”谭小飞皱着眉头开口告诫,他知道如果任由池国原再继续胡说八道下去,张晓波肯定就该摔酒瓶子动手了。


见谭小飞发话了,池国原也不想闹得不愉快,遂止住了话头,最后不屑一顾的瞄了一眼张晓波。他都懒得跟这种人计较,太掉价。


“谭小飞,事儿我已经办妥了,这周日晚上六点在鼓楼老菜馆,记得别迟到。”池国原正色说道。


“这回真的谢谢你了。”谭小飞不知道池国原究竟是怎么求得逄书记答应见他的,但想也知道不可能简单,所以这句谢,谭小飞说得格外的真心。


“池国原,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以后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我随时恭候。”


“你不用谢我,本来就是我应该的。”池国原可没想要谭小飞的感谢。


“逄叔他对你有些成见,所以对你来说,要过他那关并不容易,你自己自求多福吧。”


谭小飞笑着点点头,意料之中,逄书记要是能对他有好印象那才是奇怪呢。


“如果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池国原觉得自己始终还是不怎么喜欢酒吧里这种闹哄哄的氛围。


“我们送你吧。”谭小飞说着,拉起了张晓波的手。


张晓波虽然挺烦这个叫池国原的,但是听刚才那段对话的意思,这个池国原似乎是帮了谭小飞一个很了不得的忙。所以张晓波也愿意压下自己的不满,给谭小飞一个面子,送一送人。


池国原看着谭小飞和张晓波两人交握的手,神色变了变,他明白谭小飞这样说的意思了。谭小飞这是在告诉他,张晓波跟他以前那些玩玩就算的对象不一样,谭小飞是把张晓波摆在了身旁最重要的位置上,共进共退,不分彼此。


池国原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三人沉默的绕过人群,走到门口。直到来在了院子里,池国原离去的步伐稍稍顿了顿,他停在原地许久,最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回过头来。


“谭小飞,我还是觉得,你的眼光并不怎么样。”


评论(122)
热度(955)
Top

© nite-ow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