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CP,就是不爱搞对象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14

第十四章


在鼓楼附近的一个胡同深处,有这么一家不起眼的老店。生意颇有些冷清,已经是热闹的晚饭点了,可小小的菜馆里也仅仅只坐了两位客人,沉默的对峙让空气都仿佛凝固了起来。


池国原那一脸不成功便成仁的表情,看得逄焕东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沉重。两人中间的桌子上摆着简单的三菜一汤,还有一瓶红星二锅头。不是什么珍馐佳肴,不过是些家常的吃食罢了,但却是逄焕东最喜欢的菜。


这家小店有年头了,是一对老夫妻开的,店名就叫“老菜馆”,现在已经传给了夫妻俩的儿子。逄焕东在这里吃了一辈子,他平常请客吃饭,又或者是别人要请他吃饭,他都会带人来这家店。不点什么贵菜,当然了,这里也根本就没有什么贵菜可以点。最好吃的就是大盆的砂锅白肉,还有红烧桂鱼,再来盘青菜,叫上一瓶二锅头,绝对管饱。


逄焕东一家人都不喜欢在外头吃饭,除了国宴以外,逄焕东这辈子就没有吃过1000块钱以上的酒席,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这点。所以当池国原给他打电话,说要请他吃饭的时候,他就把人叫到了这里。却没有想到小孩儿一开口,竟然说出了那样让人不可思议的请求。


“元宝,你今天是代表你爷爷来的,还是仅仅代表你自己?”逄焕东叫着池国原的小名严肃的问道。


因为池国原的名字里有个原字,又是全家人的宝贝,所以家里的长辈在他出生之后便给池国原取了个小名叫元宝。池国原长大以后最烦的就是家大人叫他那个小名,一叫他就得炸。本来他大名叫池国原就已经够土够丢人的了,要是再让人知道他小名叫元宝,那他就真不用出去见人了。但也有那么两个长辈例外,随便他们怎么叫,池国原都绝对不敢炸。一个是他爷爷池泽生池老将军,另一个就是逄叔逄焕东。


逄焕东当年刚到北京来的时候,因为性格“不合群”的问题被人整得很厉害,几乎快到了前途尽毁、山穷水尽的地步。多得父亲生前的故交池老将军一手提携,为了他跟上头领导拍着桌子理论,一力为他保驾护航,他才能走到今天。元宝这孩子逄焕东从小看到大,就跟自己的儿子一样没什么差别,根本舍不得去怪罪。可是就今天这件事情来说,逄焕东还是得承认,他感到非常失望!


“逄叔,这件事情跟我爷爷没有关系,是我自己非要这么做的。”池国原难堪的低着头,如果不是为了谭小飞,换了其他任何人,他都不会心甘情愿的在这里遭这份儿罪……池国原这辈子最怕的就是让家里的长辈失望,那是一种精神上的打击和压力,他是宁愿流血也不愿意让家里长辈失望,而这个长辈的范围,自然也包括从小看他长大、对他期望甚高的逄叔。


“那你也应该知道,没有利益冲突,我不想跟王博全还有刘清江那两派的人扯上任何的关系,也根本没必要跟他们扯关系。”逄焕东并不想参与那两个人的斗争,四年前换届的时候,那两头争得是你死我活,最终都成功的扯了对方的后腿,着实是下去了好大一拨人,谭军耀就是其中之一。不过最有趣的地方也正在于此,刘王二人斗得热火朝天两败俱伤,自高自大的满心以为那个位置就是舍我其谁,最后却被陈国强悄无声息的拔了头筹。刘王二人竹篮打水一场空,赔了夫人又折兵,想想都觉得可笑。再过六年,可就又到时候了,肯定还得斗起来。而且依那两人现在的年龄来说,六年后也应当是他们政治生涯里的最后一次机会了。所以看着吧,且有一场好戏呢。


“不论他们是好还是不好,与我而言都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我也根本找不出答应你的理由。”逄焕东也是五十而知天命的人了,他这辈子走到今天这一步,从没有违背过自己原则,从没玷污过自己的胸前的党徽,为国家为人民做了他自己觉得对的事儿,他已经觉得很知足了,不想……也不可能再有继续往上的机会了。所以,那些人爱怎么争就怎么争吧,他便在岸上看着他们千军万马的挤独木桥,又何苦去插手呢?没有必要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


“逄叔,我懂您的意思,甚至……连我自己都找不出任何的借口说服您。但这件事儿我必须做,如果您不答应见他,那我就自己想办法保他。就算是拼了我的前途,甚至我这条命,我也在所不惜。”池国原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非常幼稚,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没有买到心仪的玩具便扯着大人的手的坐在商店门口哭,以此来要挟爱着自己的长辈去完成自己的心愿。对于孩童来说,这样的行为是可以被原谅的,因为他们不懂事。但他已经不是孩子了,再这样做便只有无耻二字可以形容。


“您要么就看着我万劫不复,要么就见谭小飞一面吧。”池国原倔强的说着,他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


“臭小子!你!”逄焕东闻言当下狠狠的一拍桌子,指着池国原,气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


“池国原!那个谭小飞,他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了?你给我记住,这是政治,是残酷冰冷现实的,不是你们那些热血沸腾的兄弟义气!究竟要到什么时候,你才能长大一点?成熟一点呢?啊?”逄焕东听这话真是愁得连头都嗡嗡直疼。


“逄叔,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知道,这是政治,不是头脑发热的地方。但今天谁我都可以不理,唯独谭小飞,我不能不理……这是我欠他的。”池国原没办法把内心最大的秘密跟任何人去分享,所以他只能自己一个人品尝苦果。


“你到底欠了他什么?”逄焕东就不明白了:“你欠了他什么那么严重?值得你用自己的前途去搏。我来帮你还,他要钱我们就给他钱,他要东西我们就给他东西。但这件事,不行!”


逄焕东都奇怪了,明明当年元宝跟那个谭小飞的关系并不怎么样的。甚至有一段时间两个人还经常的打起来,互相搞些个什么小团体,彼此针对。怎么一夕之间,就变成了如今这幅生死好兄弟的样子了呢?这简直没道理嘛!


“逄叔,我求您了,我这辈子没求过您什么,以后也不会再求您什么。您要我做什么都行,您就见他一面吧!他跟他爸真的不一样,他跟王博全和刘清江也不一样!您信我一次,好不好?”池国原急切的哀求着。


“要你做什么都行?那我要你跪下磕头,行不行啊?”逄焕东这说得也是气话了,却没想到自己话音刚落,那头池国原便站起身来,作势就是要下跪的样子。


逄焕东见状吃了一惊,连忙上前把人拉住,心说这个傻孩子啊,这是要干什么啊……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个道理,难道不知道吗?说跪就要跪,他好歹也五十岁的人了,就不怕给他吓出心脏病来。


池国原的性子到底有多强硬,逄焕东太了解了,也正因为了解,所以才更加难以置信。小时候,池国原淘气,池老将军拿着军皮带抽他,他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可是现在,却二话不说就要跪他,这个冲击力对逄焕东来说太震撼了。


“逄叔,您要我跪我就跪,您不答应,我就求到您答应为止。哪怕您要我跪在您家大门口求您,我都乐意。”池国原知道自己这个举动根本耍无赖,但他今天必须要帮谭小飞把这件事儿办妥!


“您见他一面吧逄叔,我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想跟您说什么。但是我了解谭小飞,他是个永远不会让自己人吃亏的人。当年,不管他的那些兄弟惹出了什么祸事,他都愿意一力承担。今天,他把我当兄弟,就不会让我的家人难做,他会付出足够的代价,而那个代价绝对会让您心动。所以我相信,见了他,您一定不会后悔。”池国原足够相信谭小飞,相信他的能力,也相信他的为人。当年谭小飞愿意救他,今天就绝对不会坑他。


“元宝啊!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逄焕东的口气略有松动,他看着池国原,眼神里满满都是无奈:“我是不知道,你口中谭小飞的那些所谓代价,到底会不会让我心动,我也不指望。”但逄焕东知道,今天要是他不答应池国原,池国原明天早上估计就真要到他家门口跪着了。若是真那样,他还有什么脸面对池老将军啊。


谭小飞那孩子逄焕东是见过的,聪明呢就的确是够聪明,可是逄焕东并不喜欢,太过愤世嫉俗,太过目中无人。逄焕东这一生经的事儿太多了,不敢说自己多么慧眼识人,但起码看人的能力还是有的。小孩子,不怕他愤世嫉俗,也不他怕目中无人。就像公安部一把手屠兴华的那个儿子,虽然看着跟冲天火炮儿似的,其实能惹出来的麻烦很有限,因为他头脑不够。而最怕的,就是谭小飞这种,足够聪明,足够有钱,足够有权,同时又足够厌恶这个世界……这种性子的人,若是不能好好的扳回来,等他长成了,一定会为人民带来很大的危害。


“唉……”逄焕东无奈的长出了一口气:“那就这星期天晚上六点吧,叫他来老菜馆来找我。”


逄焕东终于点头答应了,紧接着又道:“元宝你就别跟着了,我要单独的和谭小飞谈一谈。我要好好的问一问他,到底是怎么蛊惑你的。”


逄焕东是不知道谭小飞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哄得他这个傻侄子为了他抛头颅洒热血的,但如果仅仅只是见一面的话,其实也的确并不妨碍什么。至于谈的结果到底怎么样,那就要看谭小飞自己的本事了。


评论(69)
热度(734)
Top

© nite-ow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