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CP,就是不爱搞对象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10

第十章


自从打了黄五之后,张晓波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别看他打人的时候挺帅挺霸气,可时过境迁之后也会觉得害怕。如果黄五真的报警了,要告他,那他该怎么办呢?不过说起来也挺稀罕,都过了这么多天了,黄五居然还没有到他家来闹事,这简直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不会还在医院里没出来吧?”张晓波摸着下巴猜测,难道他真把人给打坏了?


最后张晓波实在忍不住了,终于下定决心,拉着谭小飞一起壮胆,两个人到了月亮酒吧前边那条大马路上遛弯,在月亮酒吧门口探头探脑。张晓波其实就是想看看黄五究竟回来了没有,结果就正好看到黄五拎着一袋包子,一瘸一瘸的从巷子那头口走过来。那头包得,跟印度阿三似的,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右腿居然也打了石膏,可怜兮兮的拄着拐杖,特别狼狈。


一抬头,张晓波跟黄五俩人打了个照面,黄五登时吓得一哆嗦,差点没坐地上,那张惊恐的脸就跟蒙克的呐喊似的。张晓波见状真是纳了闷了,以前他跟黄五也动过手的,还不是屁用没有,黄五照样天天找他麻烦,怎么这回却怕成这幅熊样了?


“黄五,我说你丫那腿怎么了?”张晓波几步上前,绕着黄五打量了一圈。就几天没见而已,怎么憔悴了这么多啊。


黄五低着头不说话,直挺挺的僵硬着身体,豆大的冷汗湿透了全身,恨不能地上有个缝能立刻钻进去逃走。


“我去,瞧你丫这揍性,我不就抡了你一酒瓶子吗,怕成这样你至于么?”张晓波挠挠头,不懂啊。


张晓波当然是不懂了,他不知道,黄五这哪儿是怕他怕得混身直哆嗦啊,黄五那是冷不丁的发现张晓波身后站着的小跟班儿,居然就是那天晚上断他腿的小子,这才吓得混身发抖的好吗。


黄五时不时的抬眼偷偷的瞄那小子,但见那小子仍是面无表情的,给他打了个意味不明的眼色。黄五不知道那小子给他打眼色是希望他干嘛,不过想一想,无非也就是让他不要在张晓波面前乱说话吧……


“我自己在路上跌的……”黄五难得说话这么规矩,居然都没带一个脏字儿,纯洁得简直都他妈快赶上露鸟的小天使了。


“你这可真跌得够呛。”恶人自有恶人磨,黄五这整条腿都给包上了,估计真是跌了好大一跤呢。


“成了,你人都快成木乃伊了,我也不跟你一般见识。”主要是张晓波觉得黄五如今这造型,也跟他见识不起来,再见识下去这人估计就直接见阎王了。


“不过我还是得警告你,以后你甭跟我这儿一天到晚的使坏,你敢来,我就敢抽!”


“成成成,张大爷,您是爷!您说什么就是什么……”黄五哪儿还敢再惹张晓波啊,这才刚断了一条腿,他可不想再把另外一条也折进去。


“那什么,我还有事儿,先走了。”黄五一边说一边拄着拐瘸着腿忙不迭的往家跑,他是真不想再继续跟张晓波扯皮了,顶着对面那小子的那小刀子儿似的眼神,他压力太大,受不了了。


黄五也是奇了怪了,你说那小子,一出手就是100万一点都不心疼,就跟那钱是厕所里擦屁股的纸一样。断人腿只需要一只手,那叫一个干脆利落,连眼都不眨啊。就这种主儿,居然跟在张晓波身后,屁颠儿屁颠儿的跟个拎包小弟似的,这他妈上哪儿说理去啊!


张晓波满脸的莫名所以,看着黄五的背影疑惑的皱了皱眉,总觉得不太对劲儿。


“谭小飞,你说这黄五究竟是怎么了?”


谭小飞不甚在意的摇摇头,相对于那种已经不重要到连名字他都快忘记了的人物,他的注意力从头到尾都只在张晓波的身上打转而已。张晓波因为思索而微微嘟起的嘴看起来好可口啊,好想啃啊……


得,想不出就甭想了,张晓波可不是那种自寻烦恼的人,见自己居然把黄五给彻底造熄火了,心情骤然好了起来。拉着谭小飞,哼着小曲,笑得美滋滋的。


“走吧,我今儿心情好,叫上弹球儿、霞姨,还有闷三儿叔、灯罩儿叔,咱一起吃涮锅去!”


在这北京城里,如果没去过东来顺,那就不叫吃过涮羊肉。根据张晓波多年蹲点的经验来说,前门大街那家店是最好的,菜量大,划算。虽说装修是旧了点,可是旧也有旧的好,小时侯张学军经常带着他去这家,里头满满都是回忆。


外头秋风瑟瑟吹得人骨头都发冷,坐在暖呼呼的屋里,炭炉铜锅这么一摆,蒸腾腾的汤香喷喷的羊肉,再来一杯热辣辣小酒,我去,真是快活似神仙啊。


闷三儿这一整顿饭都觉得自己特别不得劲儿,当然了,他也不是一个人,同样不得劲儿的还有灯罩儿以及话匣子。大家集体端着碗,伸着筷子,看着对面那俩起腻的人发呆。倒是弹球儿没心没肺的,吃得满头大汗。


“这杯不能喝了,你刚就喝一杯了。”谭小飞把酒盅撤到一边,晚上还一顿呢,这酒的量一定要控制住。六爷当初为什么得的心血管动脉梗阻,还不是因为太任性,饮食结构不当,酒又喝太多,把自己给搞得五十来岁的人七十来岁的心脏。他可是准备要跟张晓波快快乐乐的一起活到七老八十呢,所以张晓波的身体一定要照顾好。


“你丫真事儿妈。”张晓波虽然有点不满,但见谭小飞那态度坚决,最后也只是不咸不淡的抱怨了两句,就认命的从了。


得,酒没得喝了,肉总能吃吧。张晓波把自己的视线依依不舍的从酒盅上移开,伸筷子下去叨了满满一碗肉,刚准备造起来,碗里又被盖了一勺子的大白菜,堵得张晓波没快食欲了。


“谭小飞,我今儿就想问问你,我究竟还可不可以愉快的吃饭了?”


“没不让你吃啊,我还给你添菜呢。”谭小飞假装不知道。


“我又不是兔子,你给我添这么些大白菜干嘛,多占地方啊。”张晓波几乎是完全继承了张学军的口味,喜欢吃肉,牛羊不忌,尤其好那种肥嘟嘟满是胆固醇的大猪肉,与满人饮食习惯一脉相承典型的北京口儿,就是不爱吃菜。


“张晓波,你说你这一天天的,晚睡晚起生活没规律,爱喝酒、爱抽烟、爱吃肉、还爱吃糖,就是不爱锻炼身体、不爱喝水、不爱吃蔬菜水果,你这是慢性自杀你知道吗?”


“谭小飞你别跟这儿危言耸听,要按你那说法,敢情我这一天天的没别的事儿可干,净自杀玩儿了。”


“我不是危言耸听,这都是有医学理论依据的。”


“那我都自杀二十来年了,你就让我继续自杀下去又能怎么样。”


“你乖乖的别闹,都多大人了,还跟蜡笔小新似的,吃口菜能要你的命啊。”


这对话硌应的,闷三儿都快反胃了,把筷子往桌上一拍。我去!这饭没个吃,太他妈腻味!


“灯罩儿,我怎么觉着这事儿有点不大对头啊?”话匣子一脸尴尬的在灯罩儿耳边小声嘀咕。


“嗯嗯!我也觉着有猫儿腻在里头。”灯罩儿愣了吧唧的跟着点头。


“我瞧着他俩这景儿特眼熟……”话匣子努力的想,就是想不起来究竟在哪儿见着过。


“嗯嗯,你能不眼熟么,原先你跟六哥吃饭那会儿,也老跟谭小飞这样式儿的,腻味着呢。”灯罩儿心说你也甭眼熟了,那就是你曾经做过的事儿,一顿饭这也不行那也不让的,可烦死人了。


张晓波实在拧不过谭小飞,最终不情不愿的端起碗蹭蹭几口把那碗大白菜造了进去。张晓波脾气虽然又冲又倔,但其实跟爸一个样,不涉及原则问题的小事儿顺毛捋一捋也就消停了。尤其是枕边人为他好的那些话,听着呢。用六爷的话来讲就是:老娘们不跟你一般见识,惹不起我总躲得起。


“慢点吃,明天也不能再窝家里看电视了,我带你出去运动。”谭小飞办了两张健身卡,打算把张晓波也操练起来。本来开酒吧从客观条件来讲,生活作息就不健康,要是自己再不多注意,那还能有好?


“咳!”闷三儿实在看不过眼了,使个劲儿的跟那儿假咳嗽,就差没把扁桃体都咳出来了。


“闷三儿叔,你嗓子不舒服啊?”张晓波关切的问了一句。


我他妈岂止嗓子不舒服,我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好么。闷三儿特别想知道这俩人到底怎么回事儿,什么关系,咕咕啾啾跟闷得儿蜜似的。这是兄弟的范儿么?这他妈都快赶上兄贵的范儿了。


别说,闷三儿还真挺潮,连兄贵都知道。


“没事儿,我昨儿着凉感冒了。”闷三儿语意不明的回答道,他已经打算好了,等会吃完饭他就要把谭小飞单独拎出来好好练一练,问问丫臭小子到底想干嘛!


话匣子跟着也忍不住,若有所指语重心长的道:“波儿啊,你爸临走的时候把你托付给我,我就得把你看好了。你要是有什么事儿,觉得困惑、苦恼,一定要跟霞姨说,别不好意思张嘴。”


张晓波被大家那焦虑的眼神看得是满头雾水,心说我也没事儿啊?没有困惑,也没有苦恼,都挺好的啊。


“霞姨,你放心吧。”


张晓波还没反应过来该回答些什么,倒是谭小飞稳稳当当,率先喧宾夺主的开了口。


“有我照顾晓波呢,肯定会让他好好的。”谭小飞说着,众目睽睽之下,就伸出手揉了揉张晓波的卷毛,动作那叫一个自然流畅。


“呃……”这下连话匣子都不知道该说啥了,你什么身份啊你就照顾?还有你那手干嘛呢?还不赶紧拿下去!


谭小飞看着对面排排坐吃果果一样呆在那里的中年三人组,会心一笑,虽然岳父岳母已经先走一步了,但是看看张晓波这些个爱操心的叔啊姨啊的,想过他们这一关,似乎也不是那么容易呢。


不过那句肉麻兮兮的话怎么说来着,这大概就算是所谓“甜蜜的负担”了吧。


评论(51)
热度(816)
Top

© nite-owl | Powered by LOFTER